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亦风流 > 第二十八章、梦疑
    “为什么没有进入你编织的欲望中是吗?”夜歌雨看着妍妍,摇头笑了起来道:“在我看到这个村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这绝非人类的村子。我想走,可是我已经被你们这些幽魂野鬼看到,根本走不掉了。所以,我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被你骗入房间,让你吸干我的阳气。”一切都是在演戏,毕竟他也是和修仙界有些联系的人,只是因为他已经没有退路了才将错就错。

    “你知道又怎么样,难道你还以为你可以出得了阴阳村。”妍妍又恢复成原先的模样,美艳无双,却冷冷地看着夜歌雨。

    “走不走的了,没有试一试怎么知道。”夜歌雨心里也没有底,他只知道没有试一试就放弃那绝对是输,而今天输了就再也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了。他可不能死的啊,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他,似乎内心中还有某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只是他忘记了,怎么去回忆也记不起来。

    “我现在让你平跑,如果在我数到十下你可以出了阴阳村我就放过你,而且别的幽魂也不会伤害你,怎么样?”妍妍看到夜歌雨,觉得这少年十分有趣,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听到这么异想天开的话了。

    “好,这是你说的。”夜歌雨说完就跑,也不管妍妍是否已经开始数数。

    “哼,你以为你跑得了,那简直是做梦。”妍妍的笑容更加浓郁,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夜歌雨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村口,知道他已经被这里的阵法所困,不由咬破舌头喷出鲜血,才看到一条被杂草掩盖的山路,而四周的房子也消失不见了。

    夜歌雨心中大喜,以为走出了阴阳村时,妍妍的娇笑已经传来,道:“数已经数完了,你是跑不出去的,还是乖乖地被我吃掉吧。”

    夜歌雨没有犹豫,转身完后跑,可还没有跑远就看到妍妍再次站在前方。如此,夜歌雨走到那里,就看到妍妍站在前方大笑像戏鼠的猫般,直到他奄奄一息没有任何力气,妍妍才一闪来到他面前。

    纤长的手指捏住夜歌雨的脖子,粉红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就要朝他脖子上咬去。

    可是,她还没有咬到,一道光华就袭击而来。妍妍身形一闪,可还是被光华击中。

    “天羽……”看到袭击自己的人是天羽后,妍妍怒道:“是你。”妍妍怒眼看着天羽,他却满不在乎,直接走到夜歌雨面前把他扶了起来。

    “我们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好事?”妍妍已经很久没有吸食人类鲜血,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却被那水晶道观的木头人破坏,她怎么不气。

    “妍妍,他的血是你品尝不得的,不然你会后悔,他们都不会放过你的。”天羽淡淡地说,眼睛依旧明亮并没有惧意。

    “你……是他的安排?”怒气的妍妍突然一顿,想到了一个她绝对没有胆子冒犯的人来,不由吸了口冷气,“这小子是他要找的人?”

    天羽点点后却又马上摇头道:“他们之间的战争,我们最好避开,免得倒是站错便就后悔莫及了。再说,不说那人,就单单一个红线雪绒儿你都得罪不起,怎么敢吸他的血呢。”天羽拉起一头雾水的夜歌雨,转身而去,只留下妍妍站在那里,久久无语。

    夜歌雨回到水晶道观后,坐在夜歌雨面前,道:“你认识那个女鬼?”

    “认识。”天羽不理会夜歌雨的怒火回答道。

    “那你与她是一伙的了。”夜歌雨心中充满了怒火,却无处发泄,只能猛锤桌子。

    “不,我和她从来都不是朋友,但也不是敌人。”天羽淡淡地说,“在这里的人,亦敌亦友,可以为了利益成为朋友,却也可以为了利益成为敌人。”

    “你们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与他纠缠于那个问题,也没有意思,夜歌雨便想到他们说的那个人。

    “你不该知道的。”天羽看了看夜歌雨,“很多事情是注定的,你就算不想卷入也得卷入。我现在只能告诉你,希望你认识的那个雪绒儿,不会在遇到他的时候抛弃你。不然,你必死无疑。”

    “他是谁?雪绒儿!”夜歌雨问道。

    “不知道对于你比较好。”天羽依旧冷冷地。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夜歌雨已经发怒,朝天羽挥去一拳,却在击中他的时候,眼前白光一闪,他已经做到对面。

    “好了,已经不早,你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就送到梦陀山下,那里可以找到一个出口,也许你能通过那里回到属于你的世界。”天羽淡淡地说,也不生气。

    “不,我绝对不回去,我要去雪绒儿。”夜歌雨怒叫,可天羽已经人影闪动,一指点在他的额头上,夜歌雨便闭上了眼睛,昏睡过去。

    “这里不属于你,外面的世界才是你的世界。”天羽王子哦天空,叹息道:“如果你不回去,当你最后知道了真相,你一定会后悔的。人类,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呢?”

    天空,一颗流行划破虚空。

    夜歌雨紧闭眼睛,但眼角的一丝光泽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虽然他被天羽点中昏穴,但心神还是存在。

    他要离开这里回到他的世界,从此不再踏入梦陀山一步,永远和雪绒儿不得相见?

    他虽然不愿意,但他能抵抗的了天羽吗?

    虽然他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世界,但他知道,这里绝对不是他熟悉的世界。这里发生的没见事情都无比的诡异,仿佛置身一个虚幻的国度,根本不存在于现实之中。

    他能在这样的世界里继续走下去吗?他的内心已经有了动摇,他是不是该回去,那才是正确的选择。

    一夜在他胡思乱想中过去,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

    夜歌雨的身体已经可以活动,他要去找天羽,他要离开这里,但绝对不是回去。

    他还是要去寻找雪绒儿,哪怕他会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他从前或许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更是一个从不关心他人的人,但这几天所发的事情已经让他成长,不再是从前那个一遇到挫折就逃避的人。

    所以,当他认定这件事后,他就会按照自己的心走下去。

    “天羽,就算你可以把我送回去,但你可以阻止我第二次、第三次、甚至许多次吗?”天羽来到他面前,夜歌雨就开门见山地对他说,他不想拐弯抹角,更不喜欢哀求他。

    “相信你也已经感觉到这片区域的异常,难道你就不害怕吗?”天羽依旧是冷冰冰的脸,冷冰冰的话。

    “如果是从前,我一定会很害怕,可是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心已经变的坚强。所以,天羽,我一定要找到雪绒儿,哪怕她真是什么妖魔鬼怪,我也要找到他,请你不要在来阻拦我。”天羽的眼神开始转变,冰冷的吓人,并说道:“如果你不离开这里,你会没有生命,你会离开你的家人,永远见不到,不愿意吗?难道,除了雪绒儿,你心中就没有想再见一见的亲人”天羽冷静地说,让夜歌雨的心不由一同,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很出破碎的画面,似乎有两个人特别的提出,可他想要看清楚,却怎么也无法显现了。

    “家人?我的家人。”想到自己的父亲,他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天羽没有再说话,只是冷冷地打量着夜歌雨。

    “天羽,你相信梦吗?”突然,沉默中的夜歌雨对天羽说道。

    天羽听到夜歌雨的话,微微一怔,道:“不相信。梦就是梦,怎么可以当真。”天羽的语气微微有点颤抖,这点夜歌雨已经听出来了。

    “天羽,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他可以感觉到他来这里并不寻常,因为他心中总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存在。

    “我什么都不知道。好了,我可以送你下山了。”天羽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希望可以把他快点松下山,再结个强大结界,阻止他再次进入梦陀山区。

    “这几天,其实我一闭上眼睛,我就会梦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每次都在争吵。可是,有时候,另外一对男女会出现在梦中,四人有着无比发杂的关系,而我就是其中一人。”夜歌雨看着脸色微变的天羽,继续说道:“他们似乎是敌人,又似乎是最亲密的同伴。”天羽强忍着自己的颤抖,仿佛他说的梦是一个咒语让他感到害怕。

    “当我看到雪绒儿的时候,梦中一半的人就出现了。所以,我要找到雪绒儿,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似乎不仅仅我所知道的这样简单。”

    “你真的想知道真相吗?如果那真相会让你付出代价,你还要执着地去寻找真相吗?”天羽脸上露出担忧,不单单是为了夜歌雨的安危,还有那冰封的人。

    “我不后悔,我怕我离开才会后悔。”夜歌雨一脸坚定,天羽也知道再也无法阻难他了,“好,竟然这是你自己的决定,那我也不再阻难你,只有你往后不要后悔。”天羽说完,便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叫道他手里,道:“这算是我送你的礼物,希望倒时你受的伤害小些。”

    夜歌雨接过天羽递过来的东西,那是一件无比精致的金饰物品,上面有很多古老的文字,但夜歌雨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这是奉天轴卷,当你受到危险的时候可以帮你一次,你要保管好。”天羽说完就转身而去,只有几字传来:“这里到你要找的雪绒儿所在的天水湖的路很艰难,希望你能成功。我也不会再帮你,你小心了。”

    天羽离开,夜歌雨也没有必要再呆在水晶道观,很快就下来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