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亦风流 > 第三十九章、流光一箭
    巫渺息看到逐渐变得透明的独角魔狼,脸色变得和月光一样苍白。

    好在,出现变化的只有一头魔狼,如果其他出现这样的变化,那她根本没有一点儿抵抗。

    变成透明的独角魔狼慢慢接近巫渺息,其他的魔狼倒不再动作了,只是用一只只绿莹莹的眼睛盯着她,防止她朝湖面逃跑。

    如果被她逃到湖面或者湖水中去,那它们想要抓住她就要很麻烦了。不是说独角魔狼们害怕水,毕竟不管是什么生物,除了水族外都惧怕水火。

    巫渺息的双眉皱成了一团,死死地感应着周围的微弱变化,聆听着风中的力量波动,探查独角魔狼首领到底要从什么方位朝自己攻击。

    周围突然间变得异常安静下来,就连那些独角魔狼也慢慢朝一个方位退开,一双双绿莹莹的眼睛盯着被自己隐身的头领盯上的人类女人。

    巫渺息双手紧紧地握着剑,紧绷着神经。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分身,不然那头已经隐秘在虚空中的独角魔狼就会狠狠地朝她扑来,一口咬掉她的脑袋。

    握剑的手,已经被慢慢浸出的汗珠给弄得有点滑了。可她不能分身,哪怕汗珠进入眼睛里,也只能忍住。

    就在她被咸咸的汗珠弄得眼睛几乎要睁不开的时候,那头独角魔狼终于发动了攻击。它的方位,就在巫渺息的后方,以一种排山倒海的真实突然冲破虚空,露出巨大无比的身体来,朝她扑来。

    巫渺息急速转动身体,然而她还是慢了,那双巨大无比的爪子已经狠狠地按住她的双手,让她无法动弹。

    腥臭无比的唾液从那些锋利无比的牙齿间流出来,滴在巫渺息的脸上,那股腥臭几乎让她昏厥。

    独角魔狼终于抓住了巫渺息,不由朝天一吼,似乎在宣告他的胜利。

    一阵悠长的巨吼之后,独角魔狼那双血红的眼睛终于盯住被自己抓住的人类,不由呲牙利嘴起来。

    巫渺息想要挣扎,可那比她大腿还要粗好几倍的爪子却让她无法动弹,只能狠狠地盯着。

    独角魔狼玩弄了她一番,终于扬起巨头,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无比锋利的一排锯齿形牙齿,就要朝她的脖子处咬去。

    然而,就在这瞬间,天空突然出现一道散发着耀眼无比的流星,朝魔狼和她射击而来,带着让人窒息的气势……

    看到那“流星”朝自己射来,巫渺息的眼睛睁的极大,如果被那流星钉住,绝对没有生路。

    然而,死在这流星之下,也总比死在这畜生口中好。

    所以,巫渺息闭上了眼睛。

    她闭上眼睛,不代表独角魔狼甘心等死。这道流星它太熟悉了,它的父亲就是死在这种流星上的。所以,在其他独角魔狼的呼叫下,独角魔狼首领没有多想,就找一边急速跳跃,然而这流星是在太快,就算他依靠了一些,可身体还是狠狠地被这流星给抓穿,从腹中透出一段箭镞,差一点就刺到了巫渺息,鲜血更是染红了她的脸蛋。

    独角魔狼负伤,不由巨吼连连。如果它刚才的反应再慢一点点,就要死在这一箭之下了。现在,箭没有刺入它的心口,只是腹部。

    独角魔狼纷纷后退,它们知道它们的敌人来了,如果在留在这里,那真的只能死无葬身之地了。

    然而,独角魔狼首领看到巫渺息,双眼突然凶光大炽,张开巨口就要朝她咬去,然而远处光芒闪烁,又一道箭光闪来,吓的它不敢再去咬巫渺息,转身而去。

    独角魔狼全部退入树林,消失不见。

    巫渺息挣扎起来,可肩膀却被独角魔狼锋利的爪子给爪的血肉模糊,几乎要起不来,只好继续躺在地方,休息一会儿。

    当她正要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不由张开眼睛,却看到远处有一群人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少年,手中正拿着一张古朴而霸气的巨弓,正一步步走进她。

    巫渺息知道,定是这少年射上了独角魔狼,才救了她。她很想感谢这个少年,可她还没有等到少年走进,就以为伤口无比剧烈的疼痛,让她昏迷过去。

    醒来的时候,巫渺息发现自己在远处温暖的帐篷内,外面已经是大白天了,传来众多人的欢歌笑语。

    “孩子,你醒了。”当巫渺息挣扎着要起来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看到她这样子里忙跑过来帮她坐在床上。

    “这是什么地方?”巫渺息的声音有点沙哑地问道,这把她都吓了一大跳。就算以前的声音不算天籁之音,可也比现在这仿佛破风的声调动听千百倍。“我的声音怎么了?我的声音怎么了。”巫渺息慌张地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妇人却一把按住她,并慈祥地说道:“姑娘,你别着急,你的声音很快就会好的,不用担心。”

    巫渺息不是三岁小孩,怎么会相信妇人的话。

    “孩子,我知道你不相信,可你要相信我如大妈,真的是有药可医好的。”妇人如大妈耐心地和她讲解,才让巫渺息安静下来。

    原来,巫渺息变成这样,主要是被独角魔狼的爪子抓伤了肩膀,把巨狼体内的毒性传播到她体内,才让她失去声音,甚至……

    如大妈看到巫渺息安静下来,便说道:“孩子,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我想你的肚子也已经很饿了,我去给你端点稀饭来,这样会舒服点。”巫渺息没有回答,只是两眼痴痴地看着前方。当她听到自己昏迷了三天,整个人就呆住了,难道那魔狼体内的毒性,就如此剧烈?

    巫渺息想要起身,可肩膀上传来的剧痛让她无法动弹。而且,发现自己的双手上,布满了黑色的点,密密麻麻,十分恐怖。

    一声尖叫,让如大妈和一个少年走了进来。

    巫渺息认识那个少年,就是他拿着巨弓射伤了独角魔狼,才让她捡回一条命,是她的救命恩人。可现在,巫渺息被自己身上不满的黑点给吓的全身发抖。

    “纳铁,去交医士过来,帮她看看这狼毒。”如大妈朝那少年说道。少年纳铁答应了一声,便快步走出帐篷,去找那个大叔了。

    “孩子,这是狼毒在你体内扩散了,才让你的皮肤看起来很恐怖。不过,你放心,纳铁这两天已经到雪山那边去找雪莲了,会帮你把毒给驱除的。”妇人说道。

    “大妈,我这……毒只有雪莲才可以解吗?”巫渺息痴痴地望着夫人,见她点头后问道:“在什么地方,我立马就去。”

    “就雪莲花,还是不够的,还得……魔狼的内丹,研磨成粉,才能解去你身上的毒。”妇人没有欺骗巫渺息,说的确确实实是真的。只是她没有告诉巫渺息,如果这毒在一个星期之内没有找到解药,她的身体会慢慢溃烂,那时候她会死得很痛苦。

    “阿妈,医士大叔来了。”过了一会儿,少年纳铁就带着一个中年走了进来。中年帮巫渺息把脉之后,说道:“狼毒已经在她的五脏六腑了,得快点找到雪莲花和狼丹,不然……”医士的眼神变的悲哀起来,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一半。

    “我会死吧?”巫渺息问道。她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害怕自己这样死了,会再也见不到夜歌雨了。

    “阿妈,我不会让她死的。狼丹我们随时可以得到,雪莲花稍微麻烦点,但我会想方设法把那朵雪莲花采摘到的。”纳铁只有十七八岁,充满了朝气。尤其那张朴质的脸让他看起来十分英武。巫渺息对他的话,无比的感动,不由说道:“雪莲花我自己去找。”

    “你找不到的。”如大妈看到巫渺息要挣扎起来,不由握住她的手说道:“这花虽然百年一开,一次只有一朵,可就算在你眼前,你也未必能采摘得到的。”

    “为什么?”巫渺息不明白,花都已经在眼前了,怎么还采摘不到呢?

    如大妈笑了起来,说道:“这话是神话,不仅仅我们人类垂涎,就连山精鬼魅都垂涎不已,早已经潜伏在附近,只要有其他人物靠近,就会狠狠地攻击。”

    原来如此,巫渺息便笑道:“我不怕,只要我知道雪莲花在什么地方,我可以自己去寻找。”至于狼丹,巫渺息相信自己总能逮到一只独行狼的。

    “姑娘,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这些我们可以帮你的。”如大妈是一片好心,巫渺息却笑道:“大妈不要替我担心,我会成功的。我这条命,现在还不能没有。”

    看到巫渺息如此的执着,如大妈和医士都暗暗叹息,这姑娘可真倔强啊。

    “姑娘,我陪你去吧。”一直没有怎么开口说话的少年望了巫渺息一眼,便对自己的母亲说道:“阿妈,我也已经成年,正好我也要去阿娜嘉山寻找洪荒古祭坛,射杀九头雕,可以帮她一把。”虽然不是同路,却也多花不了什么时间。

    “儿子,你……”虽然不舍的儿子去雪山冒险,可她是有个善良的妇人,怎么能让她见死不救呢,便说道:“你自己决定吧,你已经这么大了,是有个大男子汉了,阿妈不能帮你出主意了。”

    纳铁点点头,明白母亲的意思,便对巫渺息说道:“姑娘,我们等下就走吧。”巫渺息的毒已经三天,如果还拖延几天,那她就要毒发身亡了。

    妇人勉强笑了笑,便找为他们准备干粮为借口出去了,只是偷偷用衣袖抹眼泪的动作却无法瞒住他们。

    “大妈,我叫巫渺息,你叫我渺息吧。”巫渺息知道,等下她会和少年去找雪莲花,只怕她就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小村庄了。

    医士朝他们笑了笑,便告辞了。

    “我叫纳铁。”知道巫渺息的名字之后,纳铁说道。

    “我知道,刚才你母亲已经叫过你的名字了。”巫渺息说道。

    “你的狼毒,只能维持七天,所以你还有四天时间,就会毒法身亡。”母亲不在这里,纳铁便没有隐瞒巫渺息。

    “为什么要告诉我?如果不告诉我,那我还可以快乐四天。”巫渺息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眼角更是含着笑意。

    “你得知道,我这是尊重生命。”纳铁望着天空,做着一个古老而什么的姿势,说道。

    巫渺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了起来,虽然脸色苍白,却美丽异常。

    纳铁不由看待了。

    她真的很美!

    很美,就像雪山女神阿绰拉一样美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