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亦风流 > 第四十二章、脱离虎口
    孟辰缓缓张开眼睛,眼前的世界很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许久,他才明白自己想要去就那条小白龙,却被球形闪电给击中,然后就昏迷了。

    现在他是在地狱还是天堂?

    孟辰想要坐起来,可还没有做起来就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按了回去,恐怖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你身体很弱,需要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我帮你去做。”

    “我这是下地狱了!一定是的,不然我怎么会碰到那只恐龙呢。”孟辰内心苦笑,为什么那杀猪般的声音还在耳边响起,这不是第二次要他命。

    “有我许空珑在,你小子哪里会那么容易死。”听到许空珑这个名字,孟辰像被电击一般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当他跑下床后,因为房间里只有一盏散发着豆大光芒的油灯,什么也看不清,许空珑便听到一阵啪啦啪啦的椅子倒地声和呻吟声在房间内响起。

    许空珑连忙去拨油灯灯芯,光线才好点,却看着被几把凳子压在身上,身体摆成大字的孟辰,连忙和一旁的妹妹去把椅子搬开,把他扶起来。

    “你跑什么跑,我又不会马上吃了你。”看到被那些椅子砸到而立马变成青紫色的伤痕,许空珑伤心的快要掉眼泪,肥嘟嘟的手就要去碰他的伤痕,孟辰却叫道:“你别过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看到那张大猪脸靠近,孟辰这修仙者都有点恐惧了,而双手更想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衣服?不对,他明明穿的休闲T恤,怎么变成大袍子了?难道……难道在自己被雷电击中的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想到自己十八年的清白之身可能被这猪头女人给玷污,孟辰就想伤心的大哭起来,为什么自己会在昏迷中和这样一个丑陋的恐龙做出那等事情来。

    许空珑与妹妹许玲珑面面相觑,他们并没有对孟辰做什么,连他那被烧焦的衣服也是隔壁他爹换的,他难过什么呢?

    “喂,你哭什么?要不是我姐姐去林子里找蘑菇,你就要被火给烧死了,你还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们,早知道就不救你了。”许玲珑有点瞧不起他的样子,脸上更没有什么表情。

    “你们……你们有没有对我做什么?”孟辰裹好被子,不让自己春光外泄,并狠狠地瞧着她们问道。

    “我们对你做了什么?”许玲珑今年也就十六岁,因为姐姐还没有嫁掉,一直没有人敢上门来提亲,不然早就结婚生子,也不会不知道男女之事。虽然许玲珑不知道,可许空珑却是明白的,听了孟辰的话后,肥大的脸上露出笑意,对他说道:“放心,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一定会负责任的。”许空珑脸上的淫笑让孟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立马倒桌上要次昏了过去。

    “姐姐,你把他吓晕干嘛?”许玲珑白了眼许空珑,准备把他扶上床去,却扶了半天也没有把他从桌子上扶下来,只能泄气地看着许空珑。

    许空珑嘿嘿一笑,抓着孟辰的手臂就朝半空一弹,刚好落在她怀里,抱着放到床上。

    “姐姐,你就别逗他了,你们不配的。”许玲珑见姐姐把他放到床上后,双手支撑着下巴,若有若无地说道。

    “不,不,他是唯一一个愿意抱我的人,如果我不赖着他,就没有人愿意娶我了,你不是很想让我早点嫁出去,好有人上门提亲吗?”许空珑已经二十六,在他们这里已经是老女人了,原本就丑,现在是又老又丑更没有人愿意上门提亲。每次有人上门向许玲珑提亲,都被她吓走,搞的他们两姐妹经常闹矛盾。

    “可人家长的玉树临风,细皮嫩肉的,怎么会……会喜欢你,勉强的婚姻是不幸福的。”许玲珑一边看着自己的芊芊玉手,一边对坐在床边看着孟辰发痴的姐姐说道。

    “我才不管幸福不幸福,只要有男人要我就满足了,我已经不奢望他爱我了。这些年来,我也相通了,长的太俊俏又非常有钱,家世背景好的男人已经不适合我了,我得适当把要求放低点。”看到那张俊俏的脸蛋,许空珑只感到自己的心也要蹦出来了,嘴角的口水也产点滴落到躺在床上的孟辰脸上。

    就在这时候,屋外响起了急促敲门声,许家老父亲已经在门外叫道:“大丫头二丫头你还不出来,都不看看什么时辰了,要是别人看到了又要闲言闲语说你们没有家教了,一个个黄花大闺女守着一个陌生小白脸,这成何体统。就算他想娶你们,也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快点,给我出来。”许空珑巨大的嘴唇已经与孟辰十分接近,听到老父亲的话后,才咽了咽口水,从床边上站起来。许空珑一站起,睡在床上的孟辰身体便往上弹了起来,过了一阵才平静下来。

    “亲爱的未来相公,你等等我,我很快就会……就会如你愿成为你的妻子了。”许空珑傻笑着,依依不舍地离开,只有躺在床上,脸色扭曲起来,似乎做噩梦了。

    许空珑与许玲珑一走,没有那股腥风,空气也变得清新了,孟辰也很快就清醒,活动了下筋骨,便小心翼翼地下床,准备逃走。孟辰从床上下来,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后,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他细心地在门后听了一阵子,已经没有动静,看来许家恐龙和其家人已经入睡,可以行动。

    孟辰悄悄地把房门打开一条缝,看了看院子里没有人后,才把门打开,快速地走了出去。

    从房里出来,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门正在大前方。四周并没有灯火,静悄悄的,孟辰便快步朝院门走去,可才刚踏出房门,就听到哈哈大笑声,“我就知道你醒来后会逃跑,果然被我猜对了。爹娘,你们快出来,我未来相公要逃跑了。”巨大的嗓门一响起,不仅仅他家其他的房内亮起灯火,附近的邻居也被吵到,正纳闷邻居家的姑娘又发什么疯了,都半夜叫了十多年了。

    孟辰看到原本只有淡淡月光的世界瞬间被灯火照的明亮起来,不由身体一弹,可半空却被什么东西给挡了下来。原来,许空珑知道他会“轻功”后,就注意了这点。

    许空珑依旧站在那里哈哈大笑,她才不怕孟辰跑掉,因为她早就不下天罗地网了。

    “妈的,竟然把院门给锁住了。”孟辰从围墙跑的路给封死后,又去开门却还是失望,不由坐在院门前,看着许家其他人朝他走过来。如果真逼急了,那就大开杀戒了。

    “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怎么三更半夜不睡觉?”许家老爹是一个六十几岁的普通老人,拄着拐杖,当他走到孟辰面前,眯起眼睛打量孟辰,可惜看了半天也看不清。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是绑架吗?”孟辰不想再跟他这样玩下去,不把事情说清楚,是不行了。

    “绑架?小伙子,我们可是大宋良民,怎么会绑架你,这可是天大的罪名啊,不要乱说话啊。”许老爹听到绑架这字眼,身体不由一阵哆嗦,要不是许玲珑眼明手快,只怕老头子已经瘫倒在地。

    “我一个外地人来路过你们这里,却无缘无故地被你们关在家里,你们看看,还大锁把院门也给锁住了,这与绑架我有什么区别。”孟辰指着那上了大锁的院门让许老爹去看。许老爹看了半天才看清楚,不由朝身后的女儿叫道:“空珑,你跟爹爹把事情说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人听完孟辰的话后,脸色气的铁青,龙头拐杖指着许空珑问道。

    “爹啊……”许空珑知道再也无法隐瞒父亲了,不由一阵大哭,“二十六年了,都没有男人愿意抱我,只有他愿意,所以我就想嫁给他,才把他带回家的,但又怕他突然离开,才出此下策。”

    “我可以没有抱你啊,我是抱小白,更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请你不要再纠缠着我。”孟辰连忙解释,他可不能再和这疯子女人有什么瓜葛了,要是不解释清楚,只怕事情变得更纠结了。

    “大丫头,你……怎么能这样做,你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何况你一个女孩子家,却去倒追一个男人,你让我这老脸往哪里搁啊。”许老爹朝女儿怒道。

    “爹啊,我并没有对他做什么啊。”许空珑又气又急,鼻涕眼泪迷糊了整张大脸。

    “是啊,小伙子,我家闺女也没有对你做什么,你也没有损失就算了吧,我这就让你走总可以了吧?”许老头毕竟是袒护自己的女儿,听她说什么也没有做,便朝孟辰看去,希望这件闹剧到此为止。

    “你们……他对我做……”孟辰想着自己的处男身会在许空珑身上,气便不打一处来。

    “公子,到底怎么了。”许老爹问道。

    “他毁了我的清白。”孟辰有点晕,那事怎么不好说出口啊。

    “爹,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是吓唬他的。”被许老爹一瞪,许空珑连忙站出来解释。

    “真的是这样吗?”孟辰听说他还是处男身,心情不由大好起来。

    “公子,这是真的嘛。”许空珑看着他,有点失落地说着,脸上满是委屈。

    孟辰看到一个庞然大物乔装委屈的表情,庆幸自己肚子空空的。

    “我想闹剧也演完了,你们是不是该放我走了?”孟辰不想和这群不正常的人再呆在一起,他得离开这里。

    “公子,现在已经午夜十分,外面已经没有客栈了,你要走也等到明天再走吧。”良久未语的许家老妇人终于开口。

    “谢谢你的好意了,我可不敢住在你家里,我怕……”孟辰看来眼老老实实呆在许老爹后面的许空珑,“又有什么意外发生。”

    “公子放心,小女给你带来不便,老身在此向你道歉,我保证她不会在打搅到你。”老夫人看了看天空,乌云已经遮蔽的天空,“天很快就要下雨了,外面的客栈也打烊了,又是因为小女才闹成这样,你就安心住下吧,明天再走也不迟。”

    “不用了,我在城内有定客店。”老夫人说的客客气气,孟辰的态度也稍微好起来,谎称自己有地方住。老夫人见他执意要走,也只好让许空珑去开院门的大锁。

    许空珑不情不愿地把大锁打开,对孟辰柔声叫道:“公子,我会想念你的,你要常来看我啊。”说着说着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无法控制了。

    孟辰看到她那样子就感到呕心,只好朝许玲珑问道:“小姐,可不可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刚才找了一下也没有找到,现在竟然可以名正言顺地出去,当然要把自己的东西要回来。

    “公子稍等,我就去拿。”许玲珑拉着许空珑离开,去给他拿包裹了,便只剩下孟辰与许家老夫妇了。

    老妇人看着孟辰,脸上露出慈笑,问道:“公子哪里人,姓啥子啊?”虽然眼前的老妇人也穿着奇装怪服,但给他感觉还想个正常人,“我姓玉,叫孟辰,东港人。”

    许玲珑很快就他的包包拿出来还给了他,却在交给他的那瞬间朝他笑了笑,道:“公子,记得有空来我家坐坐,要记得前面有棵大槐树的才是我家,不要走错。”

    孟辰也不多想,当做没有听到,只想离开这可怕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