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亦风流 > 第四十九章、鬼妇人
    老更夫一阵叹息,淡淡道:“那你跟着我吧,一切看老天爷的了。”孟辰便跟在老更夫后面,一直往前走,也终于看到灯光与游人,整个世界变得热闹起来。

    “哇,这里真是灯火辉煌,好热闹。”孟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排排高挂的大红灯笼,小贩子在大声介绍自己的货品,更有无数穿着暴露的靓丽女子依靠在楼拦前朝过往行人招手,这便是那些青楼女子了。

    看着这热闹的世界,孟辰真想好好看看,见识见识,但老更夫却对他说:“不要乱走,跟着我,看到些什么东西也要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更不要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任何你看到的东西。”老更夫淡淡地说着,可孟辰却依旧东瞧西望的,这是他第一次在夜晚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哪里还在认真听老更夫的话。

    更夫依旧在敲着他的更,仿佛前面那些人不存在一般,直直走了过去。

    那些人听到更声,纷纷避让,仿佛这更声是很可怕的东西。可那些人看到跟在老更夫后的的孟辰后,脸上却顿时露出贪婪的表情,原本和善的面孔也变得狰狞起来,欲朝他扑过来。

    孟辰看到原本一面灯火辉煌的世界瞬间变得阴冷森森,不由感到一阵凉飕飕的,低下头跟在老更夫后面,心中暗想:“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哎,自从修为几乎为零后,他对那些妖邪已经无法感应了,变成一个普通人一般。

    “不要说话,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继续往前走。”正当孟辰地拉着脑袋感到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老更夫突然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可孟辰根本没有听清楚,这里很吵闹,无数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在这里响起,让人汗毛直竖,不由问道:“你说什么?”

    “坏了。”老更夫还没有回答孟辰,眼前的景象便发生了变化,漆黑的天空突然有一道道黑色光芒从天而降,伴随着强烈的劲风,刮的地面上的人与灯笼狂摆不止,更有一声尖利刺耳之极的女声响起:“老头,休要多管闲事了,不然不要怪我不遵守约定。”

    风停下来后,刚才那些行人已经消失无踪,只有那些残破的灯笼发出微弱的红光。老更夫看到黑光后,脸色便变得更难看,冷冷地瞧着,双手却微微伸开,把孟辰护在身后。

    “你马上走吧,他竟然来到这里,就是我的了。”黑影中的人说话十分冰冷、刺耳。

    “姥姬,你不能杀他,难道你没有看到他眉心有什么吗?”老更夫扬了扬头,看着眼前浮在半空的黑雾说道。

    黑暗中的姥姬没有在出声,只有一双放射着红色火焰的眼睛露出黑气之外,默默地打量着站在老更夫背后微微颤抖孟辰。

    孟辰真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这样就该听老更夫的话回头。现在看到那浮在半空的黑影,他就知道这绝对是厉害的妖魔,他不知道他还能不有命见到明天的太阳。

    他真的不知道怎么那么倒霉,到哪里哪里就有妖魔鬼怪,难道他是老和尚会所的祥瑞之气惹的祸吗?

    “竟然真是佛门弟子,可那又怎样,姥姬我今天就看上这小子身上精纯的阳气,只要吃了他,功力便可以再进一个层次,就连那些秃驴也耐我奈我不何。”看到孟辰身上的阳气环绕,精纯无比,姥姬就忍不住想一口把他吞了下去,这么好的货色,哪里能让他白白走掉。

    “姥姬,几百年的约定你不能不顾,不能杀与佛门有关系的人类,不然有什么后果你也知道的。”几百年前,佛教高僧无法切底消灭姥姬这千年妖怪,只好达成协议,不能伤害人类性命,更不能对佛教有关的弟子动手,之后便把姥姬所在的阴界入口封印。被佛教高僧几乎打回原型的姥姬便潜伏了几百年,只在这建立在临安城内的阴界。

    因为高僧当年受伤严重,封印并不牢固,几百年来已经有许多人在夜间进入阴界,死于非命。而老更夫是世代世袭的职业,他们具有穿透阴阳的能力,而阴界的生灵无法伤害到他们。

    “哼,只要我吃了他,我的功力便可以恢复到九成,还怕那些和尚。”这些年,她早就想出去,杀掉那干碍事的秃驴,只是这封印太强,她还无法出去,“老头,你要是识相就立马给我滚开,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你。”

    “放心,不要怕。”孟辰看到半天黑雾之中的姥姬话语更加尖酸刻薄,而有点紧张,老更夫不由对他安慰。

    孟辰点点他,让老更夫不要担心。

    “姥姬,虽然我不少你的对手,可你要杀他,也不是那么简单。”老更夫紧紧握住大红灯笼,看着姥姬所在的黑雾。

    “就凭你那一盏破红灯,也想阻拦我,痴人说梦。”放射着红色火焰的眼睛突然扩大一倍,光芒更胜,而黑雾则慢慢收缩,并缓缓下降。当黑雾降落到地面,也缩小到一个人形般大小,幻化为一个黑衣年轻女子。姥姬一落地,便环视周身,并仔细地擦看起芊芊玉手,并无瑕疵后才看着老更夫,道:“要不是这几百年来,你们更家能出入阴阳两界给我传递信息,我早就灭了你们,岂会让你们救走那么多迷路人。”美丽的双眼,突然变得阴毒起来,连长长的指甲在雪白的手上一划也毫无自觉。

    “我真后悔,这几十年来,我不应该给你传递那些消息,让那么多无辜之人丧生。”五十年的更夫生涯,多少次出入阴阳界,他都在天亮前带着姥姬的信息出到阳界。

    “你后悔?”姥姬冷笑,“那你就把命留在这里吧。”姥姬脸上尽是狂戾之气,手中是更是有一团黑气环绕成球状,并不断扩大。

    姥姬突然大笑起来,看着两人道:“从今天起,我再也不需要呆在这暗无天日的阴界,而你们便是我出关的祭品。”姥姬话音远处,手中黑色球体便急挥而出。老更夫脸色变得苍白,可也不会坐以待毙,见那黑色球体刚刚壮大的时候,便已经捏紧红色灯笼的提杆,在姥姬朝他们下手的那刹那,只见他把红色灯笼往空中一抛,孟辰只感觉红光一闪,红灯笼瞬间变得巨大,并把他们包裹在其中,阻挡住灵活的黑色戾气。两人在灯笼内,看外面的事物很清晰,仿佛透过一层玻璃。此时,黑色戾气仿佛一条条灵蛇,朝那变得红的几乎透明的巨大灯笼内钻。

    “捂住耳朵。”黑色戾气越来越多,红灯笼很快会承受不来,只要两人一沾,便会七窍流血,魂魄被姥姬吸食,永远成为他的努奴隶。

    现在,只能搏一搏了。

    孟辰连忙把耳朵死死捂住,虽然不知道老更夫要做什么,他竟然要他捂住耳朵,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做。他不是笨蛋,这时候不听老更夫的话,只能自找死路,他是自己唯一的希望。

    “哼哼……你们这是螳螂挡车——不自量力。”姥姬双眼红光一盛,手中的黑气便源源不断地朝前输送,那红色灯笼也逐渐被黑气完全覆没,渐渐变得暗淡起来,只要再过片刻,红灯笼便会失去防护力量,他们便是他囊中之物。

    很久没有闻到拥有那么纯正阳气气息的人类了,今天,她一定要把他吸食的一滴不剩。

    就在姥姬得意万分,等着收获的时候,巨大红灯内突然窜出一条金色巨龙,张牙五爪地朝她袭击而来。金龙张开血盆大口,几乎可以让姥姬瘦弱的身躯站立在其中,姥姬不由一笑,道:“这点本事也想和我斗,不让你们看看我的本事,你们是死也不会瞑目的。”姥姬双手黑气顿时停止,围绕着红灯笼的戾气也消失无踪,却只见姥姬突然嘴唇张开,一股蓝色光芒从其中直射天际,脸黑乎乎的天空也被映照成蓝色。

    “不好了,想不到几百年后,她还有如此深厚的修为。”老更夫呆在红灯笼内,双眼望着外面的世界,双手不断用小棒槌敲击铜锣,没敲击一下,便有一点金光闪出,化为金色巨龙的一部分。

    “我来帮你敲吧。”老更夫连续不断地敲,双手渐渐变得麻木无理,孟辰看到不由大急,要是没有金龙阻击,他们很快就要成为姥姬的美餐了。

    “你不会的。”汗从老更夫黝黑的额头上滴落,咬牙使劲地敲击铜锣。

    孟辰立马不做声,不再说话让老更夫分神。

    姥姬口中喷射而出的蓝色光束直切云霄,便如同灿烂烟花,变成一粒粒光球,转头往下袭击。看到漫天光粒朝红灯笼落下,老更夫瞳孔骤然胀大,身体不由微微颤抖,这个场面他许多年前也见过,在他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你怎么了?”看到老更夫突然停下,看着漫天光球。

    虽然他也感到不妙,可并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被孟辰的话惊醒,老更夫突然转身就把孟辰抱住趴到在地,用自己的身体紧紧护住他,就算这是多此一举,也不像让他也和他一样在内心留下恐惧的种子。

    姥姬冷冷地笑着,看着漫天的光粒落下,慢慢地变得细长。她看了眼那条逐渐变得暗淡的金龙,知道红灯内的老更夫被唤起了多年前的一幕,脸上的笑意更是浓了一分。

    光球急速落下,便化成一条条蓝色光线,仿佛一道道蓝色闪电,纵横交错地朝红色灯笼袭击而去。

    金龙一阵咆哮,张开巨口想吞噬掉落下的蓝色闪电,却在吞下后,身体如同漏筛,蓝色闪电直穿气体继续往地面的大红灯笼击来。金龙被千万跳蓝色闪电穿体,发出一阵悲鸣之声,身体便渐渐消散。

    蓝色闪电一闪而至,孟辰他们也终于看清楚,那根本不是什么闪电,而是一个如同蛇一样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怪物。他们两端细小,中段比两端稍微圆大,而朝他们袭击的这面明显是脑袋位置,在与地面离得极进时,原本尖尖的一端突然分叉,一张巨大的血口突然出现,一排排雪白的牙齿锋利无比,寒光四射,一双小眼睛凶光毕露。而这些也不是最恐惧的,最让人心惊的是那怪口中的一个管状吸管,长满倒勾,却灵活无比,仿佛蝴蝶的吸管。

    “那是吸食脑髓的妖怪,它们又出现了。”老更夫看到这一幕成千上万的食脑怪出现,喃喃自语。

    孟辰看到天空全是让人毛骨悚然的食脑怪,脸色发白,吓得目瞪口呆。

    食脑怪一接触到红灯笼,便想玻璃陪石头轻轻一砸,瞬间化为无数碎片。

    我要死了吗?看到那一只只食脑怪接近,孟辰不由在心底绝望地想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