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亦风流 > 第二十七章、反抗
    明香安静的躺在女儿怀里,看到她满是泪痕的脸庞,不由笑道:“伽罗,娘真的只希望你幸福。然而,青鸾一族的女子,自古就注定,不会得到幸福。所以,我希望你幸福,然而……”

    今日的事情,只怕他们会没有善终,会被莫诺天这帮人给弄的灰飞烟灭。

    “娘亲,孩儿真的很喜欢他,就算死也愿意。可是因为这个而连累到母亲,女儿的心……”想到因为自己而害了母亲,伽罗的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她真的很恨自己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自私,如果不是因为他和魔尘在一起,自己的母亲会生活的很好,不会惨死。

    明香笑道:“伽罗,娘不怪你。其实娘真的很想死了,因为你不知道很多事情而不知道娘的心里其实真的很痛苦。活着,对我而言,不是快乐,而是折磨。现在,我终于有勇气解脱了,我感到很轻松。现在,我唯一的就是放不下,你和他可能会死。”

    伽罗就这样抱着自己的母亲,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话语,完全不在估计莫诺天等天兵天将就在身边。甚至,她没有去注意魔尘现在的处境是怎样的。

    此时的魔尘,已经被几名拥有强大修为的天将给包围着,而莫诺天正一脸冷漠的盯着他。而他的嘴角,已经荡漾着一丝冷酷而残忍的笑意,似乎魔尘已经成为他的瓮中之鳖,只要他一声令下,就能手到擒来。

    “小魔,你能乖乖束手就擒,我还考虑给你留个全死,不然我会让你痛苦的死去。”莫诺天有很多办法折磨他,只要落入到他手中的人,没有一个能完好无损,就算是灵魂也要一样。

    魔尘笑道:“就算落入到你手中那又怎样,我们魔族的子弟,就算是灰飞烟灭,也不会害怕啊。今日,就算是死,你也休想抓到我。”

    “你爱她吗?”突然,莫诺天指着抱着奄奄一息的明香的伽罗说道:“难道,你想她也和你一样会魂飞魄散,消失在宇宙之中吗?难道,你对她的爱,就是要她和你一样消失成烟灰?”

    魔尘看着抱着明香,痛苦无比的伽罗,他的表情变得坚定了。可是,他的内心,却感到难受。

    他们魔族和其他的种族不一样,生下来就没有父母的,一生也不会知道谁是他们的父母,被魔族专门抚养的部门养到能独立成活的年纪,就会让他们出去找工作,也许会成为魔族和神族的战场上的战士。

    而伽罗等其他种族,都是有父母的。

    他不能理解,父母在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地位,为什么伽罗可以把母亲看的和自己一样重要,甚至比自己还要重要。

    “你不做声,为什么?”莫诺天也和魔族很多的人打过交道,对他们的习俗也是知道很多的。所以,看到魔尘看着明香和伽罗的样子久久不语,不由说道:“你是不是很难理解,伽罗为什么会对她的母亲比对你还要好是吗?”

    魔尘不做声,但他确实很想知道。

    “你们魔的没有心的种族,根本不知道亲情是什么。”莫诺天知道魔族的心从来没有,就算他们爱上一个异性,也不过是大脑中产生的一种感觉。

    虽然,他们和其他种族的女子也会产生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这样的爱情不会太长久,因为他们大脑内存储记忆的时间会很短暂。然而,爱情只要拥有过,何必在乎他的时间长短呢。所以,很多女子会不去考虑这一点,只要和他们拥有过爱情就足够了。还有很多,根本不会在乎他们是否爱自己,只会看中他们那无比完美的脸庞罢了。

    “你对她是真的爱吗?你知道,爱是什么吗?”莫诺天似乎很想看到魔尘难看的表情,竟然说道:“你从来就没有过父母,自然不知道父母对于伽罗的意义有多么的重要。在她的生命中,你只是三个重要人——甚至更多人中的一个。而你甚至是唯一可以放弃的一个,而那些人,是她生命中不可割舍的。”

    魔尘的眼睛瞬间睁大,等着莫诺天,表情不断变化。他很想知道,是什么比他还要重要。

    他曾经听人说过,世上最为大的是爱情,没有什么能超越爱情。

    当两个人相恋之后,他们的爱情会超越一切,凌驾于亲情之上。

    可莫诺天为什么要那么说,难道这一切都不是那么回事,一切都知是骗人的话语吗?

    似乎,莫诺天看穿了魔尘的心思,不由继续说道:“很多时候,或许你所想的爱情是伟大的,但他再大也大不过亲情。血脉相连的亲情,是无法割断的。而爱情,只不过是你们这次痴男怨女头脑发热时所产生的一种情绪,也许会在很快的时间内忘掉。就算能坚持几年,也有可能会慢慢变得淡忘,甚至成为仇人,是可以割舍割断的。所以,爱情根本就不能和亲情相提并论。”

    莫诺天的话,仿佛天上的一道炸雷,把魔尘的心震的六神无主。而莫诺天要的就是这样的机会,虽然魔尘只是一个小魔,但他不敢大意,魔族总是有让人大吃一惊的地方,别看这是小魔,万一具备强大的法力也说不定,上次他参加神魔之战,就中了一个小魔的绝招,疗养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所以,莫诺天并没有小巧魔尘。

    魔尘此时脑海里幻想着伽罗心中重要的不是自己,而是她的母亲,这让他原本单纯认为他在伽罗心中是至高无上的信念几乎破碎,让他陷入疯狂的地步。

    天罗地网,时间套在了魔尘的身上,让他疯狂的大脑因为痛而逐渐清醒。

    可是,这个时候的魔尘,已经被莫诺天给控制住了。

    “果然,恋爱中的男女,都是愚不可昧的。如此,就让我轻易抓住了他。”莫诺天说完,得意的朝不远处的明香叫道:“好了,人已经抓到,你也就不要辛苦抓死了。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到的。”莫诺天朝明香看去,可明香在听了他的话后,依旧软绵绵的倒在伽罗华丽,这让莫诺天脸色微变,不由家中语气说道:“明香,我说你可以起来了,如果你在这样抓死,那我可是要改变主意了,会把你的宝贝儿女而这小魔头一起处死。”

    “莫诺天,你是神吗?竟然如此狠毒,我娘已经奄奄一息,你以为她是装的吗?”伽罗泪眼婆娑的看着莫诺天,眼中充满怨恨的说道。

    莫诺天脸色大变,这明香明明和自己说好了演一出戏,让伽罗吸引住魔尘的注意力而抓住他。可现在魔尘已经抓住了,戏也就该结束了。但事情怎么发生这样的变化?

    莫诺天并不像明香死,虽然她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神兽,天界可是养育了万万千千的神兽,死一只并不算什么,但这明香,可偏偏是天界因为官位较大的神仙的坐骑,如果死了,那大神怪罪下来,莫诺天也担待不起啊。

    所以,莫诺天走到明香面前,想看看她是不是装的,然而他才刚刚靠近,就感觉到一丝死亡之气围绕在明香面前。这些,莫诺天脸色变了,这明香竟然在刚才那一掌下没有抵抗,而是生生接受了,难道他真的想死不成。虽然他那一掌用的力道不大,但他是神仙,就算轻轻的一拂也会产生巨大的力量。

    “莫诺天,你杀了我的母亲,我要杀了你。”伽罗看到莫诺天就在眼前,似乎还有一丝丝的出神,这让伽罗知道,这是杀这可很的人最好的机会。伽罗突然身体飞起,抓住插在发间的一根尖利的发簪,就朝莫诺天刺去。

    虽然,她知道这根本不能伤害到莫诺天,但只要刺到他,也算是给母亲报仇了。

    不然,真要伽罗那点力量去杀莫诺天,就算把他的头砍下来,他也死不了。神仙,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不然,神仙就不是神仙了。

    莫诺天没有抵抗,也不要他的属下来阻挡伽罗,就让她把那锋利的发簪刺在了他的眉心。

    眉心,是一个人较弱的地方,就算是神仙,被刺中也要修为减失。然而,莫诺天这是在换对明香的歉意。等伽罗刺了这一下,一切就了清了。

    发簪刺在莫诺天的眉心,然而他却仿佛安然无恙,这让伽罗心中的恨意更大,想再次拿剑来此他。然而,这次莫诺天却没有乖乖的等他杀,而是一把抓住她的手道:“刚才我已经还清我的歉意,现在你就老老实实的跟我走,接受你和一个魔族成亲相爱的惩罚吧。”

    “我又没有错,天界为什么要惩罚我?莫诺天,你这条走狗,你这个变态,你休想抓我去天界。”伽罗的身体竟然在莫诺天的控制下,化为一阵烟雾,消失在他眼前。

    莫诺天的脸色微变,伽罗竟然在这个时候使出了十分伤神伤身的乾坤大挪移,把自己从他手中移走。

    不过,这乾坤大挪移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她只能使出这一次,就再也使不出第二次,不然她就要透支而亡了。

    “魔尘,就算死我要和你死在一起。”伽罗朝那些控制住魔尘的天将跑去,想要解开困住魔尘的天罗地网。

    然而,她才刚刚碰到天罗地网,就爆发出一阵阵炸雷一般的爆响,并真开伽罗。

    伽罗的身体再次被爆飞,嘴角也流出一丝鲜血,这让被困住的魔尘痛苦不已,叫道:“伽罗你快跑,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而不是陪我死。”

    “不,我死也要和你在一起。”伽罗不顾一切,再次想要用剑去砍开那天罗地网。

    然而,一把普通的剑,哪里能砍动天界的天罗地网。

    可是,魔尘在里面,伽罗不会放弃,哪怕让自己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