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亦风流 > 第二十八章、人生绝镜
    伽罗的话,仿佛是世上最好的灵丹妙药,就算被困在天罗地网内而遍体鳞伤,魔尘也觉得心是暖暖的。

    伽罗对他的心,他一直都明白,而自己也把她当成是自己这一生一世——甚至是生生世世的爱人,天荒地老也不会和他分开。

    “你们真是让我讨厌。”莫诺天是仙是神,是不能和任何人有感情的,这一切都是天母定下来的规矩,哪怕他非常受天母的器重,仰或他的地位很高,一样要遵守天界的仙规,不能对任何人动感情。所以,长久以来,天上的一些神仙,心态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甚至对一切有情人进行残害。

    莫诺天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看不惯任何人在他面前表现的如此甜蜜或者幸福,因为他身上也有过不行,更看不到一对你情我愿的男女走到一起。正好,他是天母的一条走狗,很多事情都又他来完成。虽然他知道这样对自己的名声不好,但莫诺天很上手拆散一堆堆有情人的乐趣,尤其看到那些私下凡尘而被她拆散的情侣,心中就不由的兴奋。

    “把这小青鸾给我抓起来,等下去见天母的时候,定要重重处罚。”虽然给了伽罗一个机会,然而她不珍惜,明香也就无法怪责他了。要怪就怪伽罗还太年轻了,以为爱情真的就是人生的全部。

    伽罗自然不会束手待毙,乖乖的给他们抓住。但是,天兵天将众多,她只是一只小青鸾,修为很弱的很,哪里是这些参加过神魔大战而存活下来的天兵天将的对手。可是,她不能被他们抓住,她知道一但她也被抓住,那他和魔尘就真的完蛋了。

    他们不怕死,但也要死的轰轰烈烈,而不是这样窝囊的死去。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

    “好大的胆子,有我在你还敢反抗?难道,你想你们青鸾整个租都要受你牵连,而灭族吗?”莫诺天的话带有重重的威胁,虽然未必真会灭了整个青鸾族,也许还真会因为伽罗的事情而让他们受到影响。

    “你要杀就杀,要刮就刮,少在这里罗里吧嗦。莫诺天,我的母亲已经因为我而……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的了,你因为你拿青鸾族来威胁我有用吗?笑话,青鸾族都是一切自私自利的家伙,他们为了他们自己,可曾帮助过我半分,我为什么要顾忌他们的死活。”伽罗的话,让莫诺天一愣,似乎她说的不错,伽罗确实没有顾忌青鸾族的必要。因为,青鸾族是神兽一族,一直就是神仙的坐骑,高高在上的种族,自然也有他们的骄傲,似乎永远瞧不上别人一般。而对于族人,他们也冷漠的态度,只有为族人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才能得到半丝的好处。

    “你以为没有顾忌,我就不能制服你吗?你别忘记了,你除了母亲之外,你可是还有父亲的。难道,你连他的安慰也不顾了吗?”伽罗的父亲,可只是一个小小的仙人,如果莫诺天要动,自然不是不可能。

    伽罗大笑起来,道:“莫诺天,你别吓唬我了,如果你真想动我的父亲,那你要承受的可是太上老君的怒火,他老人家可是连大帝和天母都要顾忌三分的,你敢动他的人?再说,我们青鸾一族,父辈都是其他的种族男子,对于我们这些冷血的青鸾女子而言,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人,根本就不会在乎他们的生死,你要以那个我从来就没有见过的男人来威胁我,你太天真了。”

    天真?莫诺天听到这样别人评论自己,眉头不有皱了一下,脸色也变了,这句话让他的内心火焰燃烧的更加猛烈。

    “不论死后,给我抓住她。”莫诺天的命令,让那些顾忌是捉活还是死的天兵天将松了口气。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估计伽罗的死活了,可以一起上,把她乱刃分尸也不会怪罪到他们身上了。

    伽罗的脸色大变,这群天兵天将可都不是什么善良的茬,他们在毫无顾忌的情况下,自己如何能抵挡的了这群虎狼。

    可是,魔尘还在他们手中,伽罗不去救他,他就根本没有希望活下来,甚至连转世的机会也没有。她们这辈子完蛋了,难道永世也没有机会吗?

    “不!”伽罗的脸色变了,她可以天地不惧,却怕失去魔尘,更怕他们从这一刻之后,就再也不能见面。

    “不知死活的东西。”莫诺天也是真的动怒了,不在和伽罗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和那些天兵天将做殊死搏斗。

    天罗地网内的魔尘,看到伽罗身上的血红色喜服变的破碎,露出里面一道道伤痕,整个心都要碎了。然而,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那些天兵天将欺负,被一次次的伤害。这仿佛比砍在他身上还要他难受,如果可以替换,他情愿是自己和那些人在殊死搏斗,而不是伽罗。

    一名天将,再次施展出一道雷电诀轰击在伽罗的背上,这差点让她站不起来,口中更是鲜血直流。

    “魔尘……”不顾身上的痛楚,伽罗笑着朝魔尘看去,她是要死了,救不了魔尘了,只想在死前好好的看看魔尘,要永远的记住他的样子。

    可是,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力量支撑她走到魔尘面前了。而那些天兵天将与莫诺天也不会让她有机会和魔尘走到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利剑深深的刺入到她的体内,从前腹伸展出来,带着那触目惊心的血红,暴露在欲绝的魔尘面前。

    伽罗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的笑容,可她却没有力气了。

    她只能用两只眼睛盯着魔尘,看着他在天罗地网内痛苦的样子,吐出自己有她自己才能听清楚的话道:“魔尘,我最爱的人,我就算是死了,我也会永远把你记在心里,生生死死不会忘记。”

    她用最后的一丝力气,一点点的朝魔尘爬去。这时候,莫诺天竟然“慈悲发现”一样,竟然没有让人阻止她。

    伽罗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想要加快朝魔尘爬去,想再次摸摸他的脸庞。然而,短短的距离,却让她觉得眼前是刀山火海,银河一般的宽敞,仿佛用永生永世也无法爬到他面前一样。

    魔尘也不顾那些天兵天将的折磨,挣扎着朝伽罗靠近。

    莫诺天示意,让他的属下不要阻止他们。

    如此,伽罗一步步靠近魔尘,在他们的手即将要接触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虽然,满脸的血污,但伽罗却笑的很开心,能在死之前,最后接触一下他的脸庞,是最幸福的事情。

    然而,就在两只要接触到的那样刹那,一只脚却在这个时候,重重的踩踏在她手上。

    娇嫩而细白,却被血污所覆盖了大半的手,在那只金丝缠绕的华贵角靴给压在地上。

    伽罗咬紧牙关,没有发出痛楚的声音。能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魔尘,她已经很满足了,而那点痛对于已经快要死的人而言,算不了什么了。

    魔尘的手握成拳头,一双眼睛几乎欲喷出火来。

    “是不是心很痛?”莫诺天看着魔尘,笑道:“如果你能回答我的一个问题,我或许能放过你们也说不定,这也是你们能活下去的唯一机会哦。”

    魔尘的脸色在他的这句话之后,变了一下,却很快恢复平静道:“你少拿话来骗我了,你会放过我们?”

    他是魔,是天界的死对头,每次他们抓到魔族,不都是折磨死的。这几千万年来,什么时候有魔族从他们手中活着回来的。

    “你不想你和他活下去,永远在一起?其实,你知是一个小魔而已,我杀了你也没有什么用途。”莫诺天的话,让魔尘的心抽动了一下,然而他却笑了起来吗,道:“别骗我了,你想要问我什么就直说吧。能回答你的,我自然会告诉,只希望你能让她活下去。”

    他知道莫诺天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而伽罗却是天界人马,活下去的机会要大很多。

    莫诺天没有回答,只是说道:“我要你告诉我,你们魔界的出入方法。”

    魔界是一个什么的世界,虽然出口存在于三界,可这么多年,天界却根本无法打入到魔界内部去。所以,他想从这个小小的魔口中知道一切消息。

    以前,也不是没有问过一些俘虏,可那些魔却硬气的很,根本无法撬动他们的嘴巴。而眼前这个小魔,虽然还很弱,他却看出这是魔族中一个高贵种族的后裔,或许能知道点东西。并且,他和伽罗的事情,更是给了他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来逼迫他。

    如果知道了如果出入魔界,那他莫诺天,在天界的地位,只怕要进入前十了。

    想到自己也会有那么风光的一天,他就想大笑起来。

    “我不知道。”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魔尘的脸色都保持的很平静,这让莫诺天根本无法猜测出他的真假。

    之后,不管莫诺天说什么,魔尘都是不知道回答。而伽罗的脸色却越来月苍白,似乎撑不了多久了。

    看到自己所爱的人,生命一点点的流失,而自己却有自己不得已的理由无法救他,这让魔尘的心很难受,一丝眼泪竟然从不会流泪一族的魔眼中流了出来。

    看到魔尘竟然流下了眼泪,这让莫诺天很是好奇,难道这魔也会对其他种族的女子动情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