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阎君的独宠小魔妃 > 第二十九章 我知你的一切,你可曾了解过我?
    “想让我抱你?想都别想。”李旺绝情的说到,仿佛刚刚的温情只是孙淼淼的错觉。

    蓝芷月像是想到李旺会这么做一般,站起来自发坐在椅子上。

    “都要离婚了,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把实话都告诉你。”

    “我跟踪了李煜博半年多,终于让我逮到了机会。我找人破坏了刹车,所以他才会出车祸身亡。”

    “我苦修五年终于学成医学硕士学位,我费劲了心思以秦娟的假名字在s市市医院任剖腹产主刀医生。就在你送李煜凯来复查的时候,他的黄疸是高倒不至于丧命,留院观察几天再经过精心治疗就可以出院,我以主治医师的理由支走所有人,当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我给他注射了一针空气。”

    “我对外说是黄疸过高致死,虽然当时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可是碍于我权威专家的身份,加上我明里暗里的施压,也没有人敢调查,所以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至于林芸…她接连丧子导致神经衰弱,每晚睡不好,她来我这里接受治疗,我每次给她注入少量可致人患精神病的药物。所以她才会自杀。”

    “我只是太爱你了,我不允许有任何阻碍到我们在一起的威胁存在,所以我才会残忍杀害她们。”

    对于蓝芷月以爱的名义杀害了这么多人,还依然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孙淼淼几个只觉得遍体生寒,从头凉到了脚。

    “你不是已经如愿嫁给李叔叔了吗?为什么还要如此歹毒,对李煜博下三血夺魂针。”王嘉伊愤愤不平的问到。

    “本来我也不想这么做,他死了就该乖乖去偷胎。谁知道他会不知死活的带着他那死鬼弟弟缠着我。那天我被他吓得跌下床,碰肿了双腿。任凭我怎么赶都不走,要不是我保着林芸的古筝,威胁他,在不走,我就毁了古筝。他才不甘的走了。”

    “我找了道士求了一张符,那死鬼倒也安生,没在出现过。可是我害怕夜长梦多,所以我才会深夜偷偷取了阿旺的血,求道士帮我永除后患。”

    蓝芷月癫狂的大笑:“我有什么错?我只是为了和你永远在一起才这么做。”

    “住口,你个丧心病狂的畜牲。”说着一脚踹破了蓝芷月的脑袋:“我要你为我的爱妻爱子付出代价。”

    李旺伸脚再次踹向蓝芷月,孙淼淼和嘉王伊拉着他的胳膊,二货从背后抱住李旺的腰。仨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没能拉走李旺。

    蓝芷月多次被踹后,终于忍无可忍:“李旺,你口口声声说要我为你爱妻爱子偿命?那谁有为我们的孩子买单?”

    蓝芷月凄厉的声音回到在屋子里。孙淼淼等个犹如被施了定身咒般,当场石化了。

    还是二货先反应过来:“李叔叔?这……”

    李旺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到:“我……我们的孩子?”

    “对,你一点都不记得了?相处了这么久难道你没发现我很像一个人吗?”

    看着蓝芷月希冀的眼神,李旺思考了片刻,终是摇摇头道了声:我不记得。

    蓝芷月悲怆的闭上双眸,可是泪水依然不停的肆意拍打着脸颊。

    “不记得了,一点也不记得了。是谁说?要带我去吃遍世界美食?是谁说?带我去巴厘岛给我一场浪漫的婚礼?又是谁说?等我们老了,一起骑着三轮车摆地摊看尽世间百态?”

    “呵呵。”她自嘲的笑了笑:“所的誓言都在嘲笑着我的天真。你忘了吗?你都忘了吗?你忘了我为了给你买生日礼物,一天打三份工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只为了给你买你心爱的那双运动鞋?你忘了你失业的几个月里,我们穷的吃不起饭的时候,我去餐馆偷馒头,次数多了,最后被店家发现。惩罚我在那洗了一周的碗,那个冬天好冷,我手指都被冻肿了,你看呀。”

    她摊开双手,仨人才发现她的手指虽然极力保养缺依然有些肿胀,想必是那时候烙下的病根吧。

    “可是那又怎样?在努力的付出,依然抵不过你要的荣华富贵。我都说等孩子出生了,我就带着孩子离开,不会阻挡你的幸福。可是为什么在我即将临盆时狠狠踹我一脚?孩子没保住,我也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你知道我看到别人抱着孩子一脸的幸福时,我的心有多痛吗?我不能做妈妈了,一辈子都不能。”蓝芷月凄厉的声音,感染了所有人。

    “阿雪,是你……我以前不知道是你。”李旺蹲下身想要去拉她蓝芷月的手。

    可是却被蓝芷月挥开了:“以前不知道?我们相恋了九年,即使我变了脸,一个人的生活习性也不会改变。这九年,你是对我有多不上心才没有注意我的习惯和爱好?我记得你爱吃糖醋鱼,不爱吃辣。别人爱听歌,可你独独爱听戏,其中最爱听的便是霸王别姬。睡觉的时候,无论冬天夏天,总会不经意间抱着被子睡,害怕你被冻醒,我每晚都是浅眠保证第一时间帮你盖好被子。你出门总是爱忘带钥匙,害怕你进不了家门,无论多晚我都等你回家,有时一等就是一宿。”

    “你一舔舌,我便知你口渴了。你一抱双臂,我便知你冷了。你一挠头,我便知你又有难处,想我出面替你解决。我知你喝水时总要发出声音,你说这样才有男子汉的气概。我知你吃饭时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你说这样才能健康长寿。我知你穿好衣时,最爱拍打衣面。你说小时候,妈妈洗不干净衣服所以习惯了。”

    “知道你的一切爱好习惯。那你可知我的爱好习惯?”蓝芷月直视着李旺。

    李旺一脸羞愧的低下头,刚想开口,却被蓝芷月打断了。

    “好了,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答案了,看来终究是我失望了。”

    “阿雪,我……”

    “我对不起你。”

    “阿雪,其实……”

    “其实,你是一个好女孩,是我误了你。”

    “阿雪,我知道……”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不该伤及无辜。”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抱抱我,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知道。”

    李旺想了想,将蓝芷月抱在了怀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