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怒天衍 > 第四十八章 怕死了吗?
丹阔海与成不就见浪天狂面带笑意一路向西,不由有些疑惑。这成不就还好些,以为浪天狂要躲入一个人口密集的地方,来拖延时间。但丹阔海却知道,自这里一路向西,不远处就是一片山林,此刻浪天狂去那里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但他们不了解浪天狂,也不知道浪天狂心中所想。现在他已经生出杀意了,心中也在想着;你们这些修士,置平民苦难而不顾,只想着帝斋山中的异宝,这样的修士死了也就死了吧。

    踏出城镇的时候,浪天狂冲天而起,成不就等人也是急追而去,他们当真怕这小子再一次的离开了他的视线。

    行过三十里,当真有一片山林,浪天狂停住脚步,落到地面,满含笑意的看向了丹阔海等人,说道:“我还活着的消息,是不是童震岳告诉你们的?”

    丹阔海微微一怔,随即说道:“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把自帝斋山中得到的宝物留下,我们不为难你!”

    浪天狂笑道:“不是不用管,你也知道他是血狱中人,而血狱在制作阴鬼子时候的残暴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为何你对这些事情不闻不顾,只是向我索要帝斋山的宝物呢?”

    “少废话,那异宝不是你一个…什么!这才几天的时间,你居然达到了斩凡层次!”丹阔海惊然喝道,脸庞之上也布满了兴奋之色。他的想法与童震岳的一般无二,他也以为浪天狂的修为之所提升的这么快,完全得益于帝斋山中的异宝。

    浪天狂笑意更甚,说道:“如果我说那异宝已经被我毁掉了,想必你们也不会相信吧!”

    “废话少说,交出异宝,饶你不死!”这个时候,外围的一个初念境界的修士叫嚣说道。

    “三星观的修士,你不好好留在大卫国,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以为在这里就可以得到异宝了?告诉你,就算异宝在我身上,最后得到的不是丹阳殿就是二圣谷,你三星观何时也给这两个门派做起看家狗了?”浪天狂笑道。

    那三星观的修士被浪天狂一阵抢白,说的哑口无言。而丹阔海却是老道,说道:“不要妄想用这等言辞让我们先争斗起来。”说完这话,丹阔海对散落在别处的修士说道:“我丹阔海保证,只要能够得到异宝,一定会与各位一起看阅。”

    浪天狂眼中寒意更冷了,嘴角的笑意也是更为浓烈了。呵呵笑了几声,一股无力感就自心底升起:“这种修士,是非不分,留他何用!”想到此处,浪天狂周身风水之力大盛,但因为掩息术的缘故,这风水之力与隐藏在其中的太玄力并不耀眼。

    “喝,居然想先动手,看来你是找死了!”二圣谷成不就冷然说道。

    “丹枫,你去把此子擒下,如果他胆敢反抗,直接抹杀!”丹阔海碍于身份,并不想亲自与一个斩凡修士动手,于是让自己的弟子去了。

    “好大的气魄啊,胆敢反抗,直接抹杀!呵呵,我犯了什么错?”浪天狂从容问道。

    “这…。”饶是丹阔海脸皮极厚,一时间也不好随便给浪天狂加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成不就则是叫道:“不敬师长,不尊前辈,这本就是修炼界的大忌,而你又一次次的质问前辈,该受囚禁之罪!”

    听到这话,浪天狂含笑对成不就说道:“就冲你今天这句话,必杀你!”

    “好大的口气!”成不就冷冷的看着浪天狂,一脸的不屑。

    而另外一些修士却对浪天狂有些佩服了,面对如此大的压力,这小子不但没有害怕,更是喜笑颜开。就算他对着成不就说这么狠的话,都是一脸笑意。

    “小子,聪明点,把帝斋山的宝物交出来,我保证,师父不会为难你的。”丹枫说道。

    浪天狂见丹枫还不算太恶,摇头说道:“虽然你也是斩凡修士,但不是我一合之将,回去吧。”这个时候,浪天狂已经压制不住心中的杀意了,但所剩的理智还在告诉他自己,只杀应该杀的人。

    丹枫听到这话,眉尖一挑,说道:“在下得罪了!”说话的时候,丹枫双手连掐法决,一柄飞剑奔着浪天狂疾驰而去,飞剑之上布满了层层的异样灵气。说异样,是因为这层灵气并不是星辰之力,但也不同于太玄宫的灵气。看样子这灵气是还未完善的星辰之力,或许因为丹枫的修为不到,所以并不能直接索取星辰之力。

    浪天狂暗自克制杀意,回风断浪斩骤然使出,一股狂风过后,丹枫脸色惨白的倒在了地上,眼看出的气比进的气还多了。

    “小子,居然敢下狠手!”丹阔海冷冷的说道。

    浪天狂本想说:“难道只许你们制裁我,而我就不能反抗吗?”但话到嘴边就化成了一个笑意,二话不说,断浪斩幻化成了一柄无形水刃直直奔向了丹阔海。

    丹阔海一愣,随即察觉到一股沛然的力道,怒喝一声,身周荡起一层层的灵气,灵气鼓荡中,丹阔海双手一挥,一股星辰之力形成的铁索把浪天狂的断浪斩搅了个粉碎。浪天狂咧嘴一笑,太玄印毫无顾忌的冲着丹阔海又拍了过去。

    “这小子疯了吗?丹阔海成名已久,修为更是深不可测,这小子居然敢先出手。不对啊,这不是太玄印吗?这小子是太玄宫的人?”一时间,成不就不能淡然了。心道:“如果他当真是密境中的人,那这小子绝对不能动,不然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乱子。”

    而丹阔海在破开太玄印后,也是倒退了几步,沉声喝道:“你是密境中人?”

    浪天狂含笑摇头,说道:“不是,我只是要杀你的人!”

    浪天狂这么说,反而更让丹阔海疑惑了,心道:“不是密境中人?谁信啊?你小子不过是斩凡之境,但面对老夫都干如此强势,说不得你背后也是一个大势力。糟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当真不能对这小子用强了。”

    就在此刻,一个三星观的修士喝道:“你是自那里偷学到我三星观的太玄印的?”

    “此话怎讲?”成不就问道。

    那三星观的修士说道:“我三星观为奎木门的分支,对于太玄印熟悉无比,而这小子的太玄印虽然气势恢宏,但其中的灵气却不是太玄力。”

    成不就眉头微皱,却是没有说话,而他的心中却是想道:“信口胡说的小子,所有修士都知道,所有法决的施展都要凭借着相应的灵气流转,否则就算你的修为多么高,也不能凭空幻化出别人施展而出的法决。”

    丹阔海也明白其中的道理,脸色更是阴晴不定了。就在此刻,成不就传音说道:“丹兄,就算他是密境中的弟子也不要紧,你我联手除掉,而后把这件事情推到血狱的头上。既能得到异宝,又能动用密境的力量产出一个祸害,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丹阔海听到这话缓缓点头,眼中的寒意也冷厉了起来。双手掐动中,一股澎湃的星辰之力就自击出。与此同时成不就浑身丹霞之色,如同神仙下凡一般的击出一柄被金色光彩所包围的灵兵。

    浪天狂冷冷一笑,身形猛然转动了起来,太玄印直拍丹阔海,而后双手连动,一股由星辰之力组成的铁索直接碰上了成不就的灵兵。两声巨响过后,浪天狂嘴角流出了鲜血。无论是丹阔海还是成不就,早就成名了,现在的修为更是莫测。而浪天狂以一敌二下,一招就落于了下风。

    不过众人却是没有嘲笑浪天狂的意思,相反,除了丹阳殿与二圣谷的修士。剩下的修士都有些惊动,心道:“这小子当真是敢拼命的主,不但如此,在动手的时候,他也是满脸笑意,这就是个拿自己性命不当回事的人啊!”

    成不就惊喝一声,对丹阔海说道:“丹兄,你看出什么了吗?”

    丹阔海一脸阴沉的点头,对浪天狂喝道:“我的星辰铁链法决,你是自那里学去的?”

    浪天狂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微微一笑,没有答话。羽之音为水之象,包罗万物,只要浪天狂能够洞悉法决施展的深意,他可以施展任何法决,这也是缺羽密卷让世人心动的地方!

    虽说浪天狂受伤了,但此刻他的脑海中却是清明一片,眼光也变的锐利了起来,他发现,在这一刻,他居然可以洞察丹阔海与成不就的破绽。

    连声轻笑中,浪天狂又一次抢先出手了。在众人惊动的注视下,两天狂连施两种法决,一为自己融合的太玄雷霆印,另一个是自己融合的掌中断浪斩!两种法决都是由太玄印作为基础,不同之处是一个太玄印中隐含的是雷霆之力,而另一个太玄印中则是融合了回风断浪斩。

    “这小子有古怪,这根本不是正统法决!”丹阔海连连叫道,说话间,周身星辰之力动荡不已,而丹阔海也变的更为可怕了。口中轻喝中,百条铁链咧咧而出,瞬间就与太玄雷霆印接触在了一起。

    而成不就的反应也是不慢,冷笑连连中,那隐藏在丹霞中的灵兵如同活过来了一般,灵动的穿插在了掌中断浪斩之内。

    丝丝几声轻响,丹阔海与成不就同时变色,身形猛然倒退。也就在同时,两声巨响席卷了这片山脉,十丈之内的树木全部都枯死了。反观浪天狂还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见丹阔海退后还笑着问道:“怎么了?年纪大了,怕死了吗?”

    “怎么办?只是动用斩凡能力,根本不能制服这小子,一个不好还会被他所伤。”丹阔海对成不就传音道。

    成不就冷冷一笑,说道:“那就动用平破障之境的能力!”

    “找死啊,密境有规定,凡是破障修士,在人世间修炼界中绝对不能显露神通!”丹阔海惊声说道。但他心中所想却是更远了,其实他自己早就破坏规矩了,如此放下身段追问成不就,只是在为事情败露后找个替死鬼罢了。

    成不就传音说道:“如果这小子也是破障修士呢?”

    丹阔海听到这话,不由暗骂成不就是个老狐狸,他这般说不过是想让自己同流合污罢了。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眼前最重要的就是把那异宝夺回。而通过浪天狂种种让人不能理解的表现来看,这异宝好似还可以变幻成很多法决。

    他们猜的没错,缺羽密卷包罗万象,修习之后确实可以模仿众多法决,而且威力也是不凡。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在人世界的修炼界居然胆敢动用破障神通!如此,那我们也说不得要违反密境的规矩了,只要将你斩杀,我想密境也能原谅我们!”丹阔海一脸愤怒的质问浪天狂。

    PS;第三更送上,求收藏、鲜花、票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