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怒天衍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震撼
随着宫执法的压制,浪天狂但觉自己越来越吃力了,而且那原本暴涨的缺羽紫月也开始缩小了,最后,他仅仅能够护住自己的身体了。

    “小子,快用缺羽金阳啊,缺羽金阳绝对可以破开那老家伙的压制!”腾蛇大声叫道。

    这话一出,太玄宫中的名宿都露出了惊容,缺羽金阳,这代表着缺羽密卷大成的象征怎么可能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的身上体现出呢?

    “早就想用了,但是被压制了。”浪天狂有些痛苦的叫道。

    秦风见浪天狂如此痛苦,心中大为畅快,不过在畅快中,他也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心中也在想着:“如果他不死,我一辈子也别想战胜他了。”

    “是我压制的。”这个时候太玄宫主轻声说道。

    “什么。”浪天狂苦涩无比,太玄宫主都在暗中出手了,那他更没有一丝希望了。

    “在你施展出缺羽紫月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你可以施展缺羽金阳了,所以压制了你。小子,不得不说,你也算是一个不世天才了。最低限,在我太玄宫的年轻一辈中,还没有哪一个暗修能够达到你这种程度,就算白首离也不行!”太玄宫主有些惋惜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传给他们的缺羽密卷根本不是完整的缺羽密卷!”浪天狂脱口而出,其实在白首离显露出一轮半缺的缺羽紫月的时候,浪天狂就察觉到了,白首离的缺羽密卷不是完整的。

    “这你都能够察觉出来,当真不凡了。”太玄宫主一怔,继续说道:“我也想传给他们完整的缺羽密卷,但是缺羽之体结合缺羽密卷是根本不能掌控的,我怕他们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所以只能把缺羽密卷中动乱心神的部分抹去了。”

    浪天狂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他没想到太玄宫主居然有这种能力,居然可以改动缺羽密卷。

    “白首离的缺羽紫月是有束缚的,而你的完全是没有束缚的缺羽紫月,但让我奇怪的是,为何你还能控制自己的心神。自古相传,缺羽之体均是祸星,当他得到缺羽密卷的时候更甚。你是如何控制自己的?”太玄宫主奇怪的问道。

    浪天狂冷笑一声,说道:“你自己慢慢想吧。”

    “大胆!”宫执法怒喝道。几百年了,何人敢对太玄宫主这般说话?

    “你个老匹夫也不是好东西,当年就是你攒动权执法那个老匹夫灭我一家的!”浪天狂冷声说道。

    太玄宫主听到这话微微一怔,对宫执法说道:“当年你杀了他全家?”

    宫执法慌忙说道:“浪家是真武堂的余孽。”

    太玄宫主不可置否的点点头,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可见就算他知道这件事情,也会默认的。

    浪天狂见此却是怒不可遏,狠声说道:“如果今天小爷不死,日后你与权执法必然会死在我的手中!”

    “事到如今还敢口出狂言!”宫执法被气的不轻,太玄力更是加倍的涌向了浪天狂。

    浪天狂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随即一字一顿的喝道:“缺、羽、金、阳!”随着一道耀眼的金芒闪烁而出,一轮烈日就自腾起,与缺羽紫月交相辉映。

    “什么?他居然在宫主的压制下还能召唤出缺羽金阳?此子的潜力绝对是空前绝后的,此子必灭,不然秘境永无宁日!”天机殿的老人颤抖的说道。

    “这是日月宝轮啊,怎么会在一个破障境界修士的身上体现啊?”一个窥天修士惊声说道。

    “难道他在这个境界就领会了道之韵的奥义?这也太可怕了吧?在传说中,只有寥寥几人在年少的时候领会了道之韵的奥义,从而修成了日月宝轮,而那几个人的成就也是骇人听闻的。”一个窃道修士默默低语。

    而宫执法却是狞笑一声,说道:“就算你有日月宝轮又能如何?就算你凭着破障境界能够硬撼降龙修士又能如何?你的境界与我相差太多了,死去吧!”说话间,一股浩瀚的太玄力就自涌出,下一刻浪天狂的全身就崩裂了,虽然还没有完全死去,但离着死也不远了。

    “哈哈。”秦风见此直接笑出声来,但当他注意到身边的前辈高手后,就硬生生的顿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浪天狂身上却是流动出了一道暗红色的华光,华光流转中,浪天狂居然又恢复到了巅峰层次,一声长啸中,他直接破开了宫执法的禁锢,登天梯与腾蛇八变的奥义尽数施展而出,一瞬间就去到了九天之上。

    “什么!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个时候宫执法也动容了,虽然在刚才的时候他没有注意浪天狂,更是把自己的太玄力收回了几成,但那也不是一个破障修士能够破开的啊。

    不但宫执法动容了,就算是太玄宫主也是变了脸色,沉声喝道:“追!”说话间,他的身形就闪动而出,就在地上的修士想要去到九天之上的时候,只见一只金色的手印直接把浪天狂拍回了地面。众修士也猜到了,这个手印绝对是太玄宫主施展的,因为在整个太玄宫中,也只有他能够把太玄印修到这种神鬼莫测的层次了。

    浪天狂摔在地面之上吐出了几口鲜血,然后又站了起来,好似他根本就没有受过伤一般。这让太玄宫的弟子无法理解了。

    一道流光闪过,太玄宫主也是一愣,说道:“居然还没有死?而且在刚才他施展的身法中,我看到了上古的气息,难道他还拥有太古时期的秘法?那身法玄妙莫测,怎么感觉就像是失传了的腾蛇八变呢?”

    宫执法与巫长老一干修士听到这话不禁变色,腾蛇八变,传说中最为玄妙的身法,但早已经失传数十万年了。

    “不可能,这小子绝对不可能得到这种秘法!”巫长老惊声说道。

    “就是腾蛇八变,怎么了?”浪天狂嘶声说道,说完这话后,他却是怅然一笑,继而莫然不语,整个人在日月宝轮光辉的照射下显得那么的孤独。

    “腾蛇八变啊。”太玄宫主喃喃说道。而太玄宫的修士见浪天狂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一时间都不能言语了。

    寂静中,所有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片刻后,宫执法才说道:“原来我真的小看了这小子了,他怎么能够持有这等秘法啊?”修炼之人对红尘百态没有什么追求,但他们对秘法却是极为热衷的,特别是那些失传已久的秘法。

    “如果你把腾蛇八变留下来,我可以不杀你。”太玄宫主说道。

    “宫主,不可,缺羽之体是人间祸星,不能不杀啊。”天机殿的老人颤声说道。

    “我会废掉他的灵海,灵海一废,他还能掀起什么波澜?”太玄宫主淡淡的说道。

    “哼,腾蛇八变你就别想了。”浪天狂丝毫不惧的说道。

    “那你就死吧,宫执法,动手。”太玄宫主冷然说道。

    “遵命。”宫执法说道,行走中,宫执法的身上流露出了一丝大道之韵的味道,双手一展,层层太玄力按着玄妙的排序冲向了浪天狂。

    浪天狂见此一惊,腾蛇也是恐惧叫道:“躲开,不然这些道之韵绝对可以直接灭掉你,就算你有火玉内丹也不行!”

    浪天狂早就明白了,但就算明白又能够怎么样?他根本躲不掉。

    “呵呵。”浪天狂一笑,心中却是悲苦不已,家仇未报不说,自己却也死在了这个间接杀死自己父亲的仇人手中了,这是一种多么悲哀的讽刺啊?

    “哈哈,哈哈哈。”想到这里,浪天狂悲声大笑,笑道动情处,浪天狂放声长啸,层层声浪中居然一层高过一层,片刻时间,这层声浪居然把宫执法的大道之韵的波动破碎了。

    “复为慷慨羽音,复为慷慨羽音,原来是这个意思。”腾蛇心中惊喜。不过浪天狂却是没有注意,他还在放声高唱,高唱一首只有自己能够明悟的悲歌,但就算是悲歌,也没有悲苦哀绝,有的只是一种奋进与不甘。

    层层声浪连绵不绝,一些修为不高的修士居然情不自禁的被这个啸声感染了,他们或是随声而舞,或是随声而哭,或是随声高歌。

    太玄宫主见此,惊动的喝道:“众弟子守住心神,这是缺羽之音!”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却是明白的,那所谓的紫色奥义,就是却羽之音的奥义,也被称为羽音杀!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当日那个得到紫色奥义的家伙,就是这个刚刚拜入太玄门下的何梦白,也就是浪天狂。他更没有想到,浪天狂仅仅是破障巅峰的修为,就能够避开他日月宝轮的压迫!这一刻,就算是太玄宫主修为通天,也感到了一丝震撼。这一刻他也想过,如果任浪天狂修炼下去,那么不出几百年,自己也绝对不是此人的对手!

    “杀!”太玄宫主已经决定了,但他却舍不得紫色奥义。

    “不杀,但不杀又能如何,他会主动传我紫色奥义中的羽音杀吗?”太玄宫主心中想道。

    这个时候浪天狂的羽音杀还在继续,无论是秦风或是黑首离,或是一些修为还不如他们的修士纷纷倒在了地上,而且其中还有一些降龙巅峰的修士。

    “此子的能力太可怕了!”太玄宫主见降龙巅峰的修士也不能无视羽音杀的攻击,竟也泛起了丝丝恐惧。

    “啊!!!”浪天狂长啸不止。

    太玄宫主冷哼一声,缺羽紫月与缺羽金阳也自出现了,双手划动中,整个空间都变的有些动乱了。

    巫小裳见此流出了绝望了泪水,她知道太玄宫主施展出的是什么法决,那是太虚灭天手,是凌驾于太玄经之上的太虚经中记载的灭天秘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