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演技的重要性 > 4 只为你
    一眨眼,又到了报名的时候。

    因为妈妈是学校的老师,所以余温和叶微尘报名没有别的学生那么繁琐,只需要去班级领书就行了,这两人可以待在学校小店里吃零食。吃零食是叶微尘也很喜欢的一项活动,以前为了美不敢吃多,现在可以放开了吃。

    “满满,你也在这啊。”一个兴奋的声音在她俩背后响起。

    余温听到这声音脱口而出:“意意!”随即转过声。

    只见前面冲来了一个瘦瘦高高的女孩,扎着的马尾辫随着矫健的步伐左右摆动,眼睛熠熠生辉,仿佛有光冒出。

    “满满,我终于见到你这个姑奶奶了,想死你了。来,我看看有没有长高点。”然后用手比划了一下身高,随即:“啧啧,还是个那么点高。”

    “你死开啊,不和你玩了,一个寒假你去哪了,去你家总是找不到你?”满满装着嫌弃的样子推开她。

    “和我阿姨出去玩了,不说这个了......哟,这就是你的小可爱啊?”她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看着叶微尘,小小只的叶微尘看起来很可爱,还伸出了魔爪想捏捏叶微尘的小脸,被叶微尘连忙地躲开了。

    叶微尘看着眼前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心想:果然,物以类聚。

    这时,听见旁边有四个十岁左右女孩在那窃窃私语。

    “什么小可爱,我看......就是爸爸妈妈都不要的人。”

    “啊......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要她啊。”

    “还不是因为是.....坏小孩呗,听说她还老会偷被别人的东西呢,我妹妹就是她同学。”

    叶微尘听了没有在意,不打算和孩子一般计较。

    只是余温站在那一动不动,认真听了很久。

    听到她们讨论到最激烈的时候,她脸色涨红,小手紧握成拳头,使出全身的力气喊道:“你们说谁没爸爸妈妈呢?说谁偷东西呢?“

    那几人也没料到平时傻乎乎的余温会突然暴怒,一时面面相觑。

    余温一字一句地问道:“我说,刚刚是谁说我妹妹是坏孩子,是小偷。”

    其中一个体型最庞大的女孩挡在余温的面前回答:“就我说的,怎么了?嘴长我身上。”

    余温抬起头,激动的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妹妹!”

    两人谁也不让谁,在那你一句我一句地骂着,吵的面红耳赤,只是从来没有和别人这样骂过的余温很快就处于劣势。

    这时,余温扯着那女孩的衣服,边扯还说道:“你凭什么,凭什么.....”

    那女孩也不甘示弱,把余温推在地上,用手抓她。把余温的脸上抓出一条一指长血痕。

    吴意见到余温被打,立马冲上去一脚踢开那个女孩,结果女孩旁边的朋友看到她们两个打一个,也冲上去帮忙。四个人围着两个打。

    叶微尘见到她两被她们按到地上打,想去帮忙,可是身体相差悬殊,巴掌打到她们身上一点反应也没有,只能跑到外面叫了老师来。

    她妈妈是第一次以家长的身份接到教导处邓主任的电话:“汪老师,你快来教导处看看吧,你两个宝贝女儿和别人打架了,现在我这,”

    “啊?哦,好好。”

    “汪老师,喏,你看,脸都抓花了。”邓主任看到她妈妈赶到教导处说。

    “哎呀,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妈妈一脸歉意地说。

    “是她们骂我妹妹,她们凭什么啊......凭什么.....我都不舍得骂。”余温脸涨的通红叫嚷着,脸上那条抓痕显得更加清晰可怕了,仿佛血蜈蚣在爬动。

    “是你先动手......”那个大女孩看到余温脸上的伤痕,知道事情闹大了,赶紧推卸责任。

    “我不管,我就要打你,你向我妹妹道歉!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余温不依不饶地追着她要她道歉。

    叶微尘看到这样的余温,不知怎么的,鼻子一酸,原来这个人把她的荣誉看的比她自己还要重要。

    从那以后,叶微尘报了一个武术班,不是为了强身健体,只是为了能在那个人有需要的时候,有力量可以保护她,七年的武术课,不论寒暑,从没有落下一节。

    那时的叶微尘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小事件,让她和武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也让她的人生跌宕起伏。

    几个小孩被余温逼着道完歉后,邓主任打电话给他们的家长。

    “以后不要让孩子随便的诬陷别人,现在还小,好改,以后大了就难改了。”邓主任语重心长地对着各位家长说。

    “老师,你这样讲就不对了,我孩子怎么诬陷别人了?”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妇女指手画脚,嚷嚷道。

    余温妈妈本来打算此时道个欠就了的事,没想到对方家长这么不讲理。

    更过分的是,那女人看着自己女儿衣服被扯歪了,夸张的说道:“哎呦,我的宝贝女儿怎么被人打了吗?”

    余温妈妈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气势让熟悉她的邓主任都感到可怕。

    只见她用手指着那女人的脑门喊:“我告诉你,你再乱说一句话,我就撕烂你的嘴!你女儿说我小女儿没有爸爸妈妈,是个坏孩子,偷别人的东西,证据呢?我用我的名誉担保我女儿绝对不会偷别人的东西,就算有,也轮不到你们随意指指点点。”

    “还有,你看看我大女儿,脸都抓成这样了,我就问你一句,你用什么赔?”

    余温看到妈妈生气了,嘴巴一瘪,之前打架挨打都没哭的余温这次有点想哭了。

    那个大人理清楚情况后,看到对方家长这么强势,有点吓到了,气焰一下子就消了。

    “对不起,我回去一定好好说她,要不带她去医院看下?”

    “不用了,和你们待在一起我都嫌烦。邓主任,我先走了。”说完一手牵着大女儿,一手牵着小女人走了。吴意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

    邓主任怔怔地点点头,好像这个汪老师和平时很不一样啊,这样的汪老师好帅啊。

    从教导处出来后,随着妈妈去了初中部的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和小学的格局差不多,只是布置上更具文化气息。挂在墙上的是一幅笔墨山水画,极具观赏性,只是细看最后的落款却是汪筝。叶微尘疑惑,汪筝正是她妈妈的名字啊,莫非这还是她妈妈画的?可是为什么家里一幅也没有?

    “我出去药店买点消炎药和药膏来,你们别出去哈。”妈妈说着把羽绒服套上就出去了。

    “妹妹过来,给姐姐吹吹,脸上辣辣的......”余温这才感觉出脸上的异样。

    叶微尘这次没有和以前一样和她斗嘴,很乖的过去给她吹起,希望能凉爽一点。

    她看着余温吹弹可破的肌肤,再看看那条伤痕,内心波涛汹涌,但是表面不动声色,希望不会留疤。

    “你这是什么妹妹,你姐姐为了你和别人打架,看到姐姐打不过也不知道帮帮她?”吴意一边吐槽一边整理自己被扯破的衣服。

    “吴意,你什么意思?我妹妹这么小,你就叫她打架是吧?”余温听到吴意说妹妹立马就不高心了。

    “......”吴意无语,随即有不甘心的说道:“满满,你有没有搞错,我刚帮你打了一架,你就这么对我是吧?”

    余温有点底气不足:“你帮了我也不能随便就说我妹妹啊......”

    吴意不和她争,只是看叶微尘越来越不顺眼了。想着以前的满满,从来没和别人急过一次脸,这次倒好,直接上手了,把自己的脸搞成这个样子。这还是这前一直碎碎念叫她不要打架的满满吗?

    那时,才三年级的吴意同学就意识到,余温遇上了叶微尘,日子恐怕不会太平。不太平这三个字的意思对于那时的吴意来说应该就是最大的不幸。

    距离打架事件过去了两天,这天,一家人晚上坐在沙发上围着电视机看电视。

    电视上放着的是某个喜剧演员的小品,把余温和她妈妈逗得哈哈大笑,他爸爸和叶微尘陪着她们在看,有时候,看她们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两人还会配合的一起“呵呵”一下。小品到了插播广告的时间。

    他爸爸淡淡地问:“两人的开学考试考的怎么样啊?”

    叶微尘见余温一直没说,只好先开口:“语文数学都是一百。”

    爸爸满意的点点头:“恩,不错,继续保持。满满呢?”

    “语文94,英语96。”

    “.......恩,还有呢?”

    “数学还没发,不知道分数。”余温眼珠子又在咕噜咕噜的转着。

    “是吗,我打电话问问李老师。”爸爸听到余温说试卷没法,拿起电话作势要拨号码。

    “哎呀,爸爸你又这样,每次都吓别人,好呀好呀,数学52,开心了吧......”余温嘟囔着嘴,摸着脸上涂了药膏的脸说:“别人还受着伤呢。”

    这时妈妈插了一句嘴:“就是,有什么好问的呢?满满能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长大妈妈就满足了,不需要有多大本事,以后妈妈也能养着你。”

    爸爸听到笑着直摇头。一旁的叶微尘听得入神,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叶微尘挑了挑眉,深吸了一口气:“爸爸,我想去学武术。”

    爸爸不理解的问:“为什么突然想学这个呢,女孩子学这个很苦的。”

    叶微尘思考了一下,坚毅地回答:“就是想学。”

    旁边的妈妈深深地凝视着叶微尘,随即偏过头看着她老公:“孩子想学就让她学。”

    他见到老婆发话了,赶紧点头:“恩,好,那我联系一下我老朋友。”

    一次交谈过后,电视上的广告播完,小品开始了,房间里有回荡起一阵阵笑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