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演技的重要性 > 7 不能言说的爱恋
    有的人,从开始喜欢的那一刻,就开始了漫长细碎的失恋。

    从那一天知道自己心事的余温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她不会再叫叶微尘妹妹,只是叫她尘尘,她觉得尘尘这样的称呼会减轻她的罪恶感。

    她的画也不再是风景,全是人物素描,那些画都画着同一个人一个人,笑着的叶微尘,思考的叶微尘,悲伤的叶微尘...

    她还把日记本换成了加密的,每天在那里面写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她对自己的妹妹有非分之想,她像一个瘾君子一样,明知道毒品有害,想戒却又戒不掉。哪怕每天叶微尘都在她身边,她也有无尽的思念...

    每天临时前她都会写日记,这天也一样,她观察叶微尘已经睡觉了,然后爬到上铺,像做着亏心事的人一样,缓慢写着:

    “星期六暴雨心情很复杂

    今天妈妈被学校派到外地学习了,没在家,爸爸也还在公司没回来,只剩下我和‘她’。

    这些天,我故意离她远了些,我怕离得近了会泄露我的秘密,但是她好像有些不开心我这么多天的冷落。

    上午她居然带着我去菜市场买菜,我问她来菜市场干嘛,她用好看的眼睛看着我说:‘满满,不买菜不做饭,你饿到了我会心痛的。’听到她这样说,我开心的要飞起来了,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讥讽她:‘你会烧饭吗?’

    她总是这样,无意说出的话就能让我心跳不已。

    这次她和往常一样没有叫我姐姐,但我内心居然有些甜蜜,‘满满’从她嘴里说出了好听极了,而且,她还怕我饿着了,打算买菜做饭给我吃,只是我有些担心她的厨艺。

    她真的很厉害,没想到她真的会做饭,在厨房里做的有模有样。我在旁边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她,想从后面抱抱她,但是我不敢,我只能偷偷地看着,一秒也不想错过。

    她烧的菜很好吃,我比平时多吃了一碗,肚子都撑痛了。

    她跑过来帮我揉肚子,她的手好像有魔力一样,摸上来的时候,我肚子一下子就不痛了,看着她的手轻轻地在我肚子上揉,我的脸和她的脸正对,她为了方便揉肚子,一下子靠近了我,近到我只要稍稍的往前一倾,便能亲到她诱人的嘴唇,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唇上,我仿佛魔怔了一样,内心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呐喊:亲上去,亲上去.....

    我微微的动了一下身子,鼓起勇气打算尝一尝她的味道,能感觉自己的心脏要跳出来,能感受得到她的气息打了我的脸上,我们是那么的亲密。突然,我听到她说:‘肚子还痛吗?你一下吃那么多干嘛?喜欢吃我每天烧给你吃就是了。’

    我一下子惊醒了,我在干嘛?她对我这么好,把我当亲人,我却要破坏这一切,我该怎么办?谁能救救我?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写完这一切的余温把日记本锁好,目光幽深,然后把日记放到枕头边上,辗转反侧不成眠。

    那本厚厚的日记本成了她唯一能诉说秘密的地方。

    叶微尘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着上铺的动静,她好像又睡不着了,动来动去,这样有好些日子了。

    她不知道余温这段时间为什么不和她亲近了。

    以前每次回来的路上余温都会牵着她的手,生怕她走丢了一样牢牢地抓住,这些日子她却是一个人默默地跟在后面,不牵手,也不说话。

    以前她会什么都和她说,现在,一家人在饭桌吃饭,本来侃侃而谈的余温见到叶微尘用目光注视着自己,就会立马不说话,这让叶微尘很失落。

    难道是青春期的孩子都这样?是不是自己哪里不小心伤害到她了?

    叶微尘越想越睡不着,决定要好好的和她聊聊。

    她悄悄地下床,没有开灯,偷偷地爬上了上铺,摸到柔软的被子......

    用微小的声音呼唤:“姐姐,你睡了吗?”

    余温听到心心念念的那个声音,以为自己幻听了,没去理会。

    不一会儿她感到有个东西触碰到她的脸,她吓死了,大声的喊道“啊,什么东西?”

    “嘘...姐姐,是我,尘尘。”叶微尘赶紧回应,“姐姐,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我可不可以和你睡?”

    余温乍一听到叶微尘要和她睡,呼吸都屏住了,生怕自己听错了,“啊,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想和你睡,我一个人在下面害怕。”叶微尘是豁出去了,这个谎撒的也太低级了,但是为了和好,她打算不要脸了。

    余温刚想拒绝,叶微尘已经钻到被窝里来了,大冬天的,余温不知是怕她感冒,还是内心也很渴望,默认了与她同睡。

    叶微尘开始的时候是规规矩矩的睡在自己的一边,可能是因为冷了,慢慢地往余温身边靠近,手不小心碰到余温的大腿内侧,丝滑般的手感,摸起来舒服极了,叶微尘干脆把手就放那不动了,又暖和又舒服,更奇怪的是,她心里竟然隐隐期待余温的反应,见她半天没动静,她忍不住趴在余温的耳朵旁,呢喃细语:“姐姐,你睡觉居然不穿裤子,你皮肤好滑啊,摸起来好舒服...”

    而整个过程对于余温来说,仿佛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她一直不敢表露心意,喜欢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的床边,从叶微尘躺下的那一刻,她就和这个世界分离了,只有旁边的这个人。

    她能感觉到她在慢慢地靠近,她却丝毫不敢动,那个人的手无意间滑过她的大腿,余温心里酥酥麻麻,然后她发现她的手居然放在大腿处不走了,她怕自己陷得太深,想拿开她的手却又不舍得。她只能装睡,忽然听到旁边的那人在她耳边说话,那声音慵懒性感,从她唇里呼出来的气息洒在她的耳朵上,说不出来的舒服,她想躲,却不知为何靠的越近,仿佛身体已经不受她的控制,竟想要得到更多,耳朵碰到她温热柔软的嘴唇,□□竟有些隐隐胀痛,不自觉夹紧双腿,那是余温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痛和快乐...

    叶微尘说完话后,能感受到余温的异样,本来以为她睡着了,没想到自己说完话后,她的呼吸忽然加重,身子不自主扭动起来,脑袋向自己这靠近,嘴唇触碰到她发烫的耳朵,烫的叶微尘的心也跟着热起来了,烫得叶微尘的手无处安放。她不知为何,很想吞咽口水,就像那次看余温画画一样,她忍不住咽了一口,那发出来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无限被放大,像一个信号一样发射...

    余温耳边响起叶微尘吞咽的声音,脑袋一下子炸开了,把平躺的身子侧向叶微尘,正对着她,两人近到交换着彼此的气息,余温两腿夹住叶微尘的手,她羞耻地想让叶微尘的手贴得更近些,贴在她大腿内侧最深处,可是她不好意思说,多次调整姿势都没能缓解她的渴望,于是她用渴求的语气说:“尘尘,把手借给姐姐用用可以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