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演技的重要性 > 8 命运的转折点
    余温听到自己渴求的声音,瞬间脑袋蒙了,怎么能这么淫,荡,那声音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直直地插入她的心脏,而她不会一击毙命,只会慢慢流血而亡。

    叶微尘乖巧的把手给了余温,她隐约猜到余温想做什么,但她还是乖乖地听她的话,她不想余温那么难受。

    只是余温轻轻地抓着叶微尘的手,把她的手从两腿间拿走,搭在了自己的腰上,然后把自己的手搭在叶微尘的腰上,相拥而眠,就再无动作了。

    那天晚上之后的余温又回和以前一样了,她会和叶微尘一起牵手回家,只是每次都会站在叶微尘的左边,替她注意来往的车辆。

    她会和叶微尘诉说学习的烦恼,譬如,为什么每次数学课都认真听了,作业也认真地完成,却每次都考不及格,她怀疑自己是智商太低,然后默默地看着安慰她的叶微尘。

    总之,一切好像又回到了最初叶微尘刚进余温家时一样,只是没人能知道,余温为了控制自己的感情,付出多少的心酸,又成长了多少。

    时间就这样过着,叶微尘已经上初一,她以全B市总分第一的成绩升到了明志中学的初中部,每个人都以为习惯了优秀的叶微尘,老师们知道成绩也不惊讶,只是会调侃汪老师:“哟,汪老师,小女儿又全市第一了,要请客哈。”

    汪老师则会笑眯眯地回答:“请请请,你们这些人哦,这几年也不知道敲诈了我多少血汗钱,哈哈。”

    只是他们都不曾想,一直是汪老师的优秀小女儿有天会不再是。

    这一切都即将改变,这一次的改变来势汹汹,声势浩大,改变了她们每一个人的命运。

    “微尘,师傅想让你代表我们馆参加今年的少年武术大赛,你怎么想的?”邵师傅满意地看着叶微尘,这是他一生最为出色而努力的徒弟,如果让她做五十个空翻,就是他不在旁边监督,她也绝不偷一下懒,每个动作都无懈可击,而且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着。

    “好的,师傅,我一定尽全力拿金牌!”叶微尘认真的回答。她一直在努力成长,她会努力争取金牌,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被更多人认识,她需要进入娱乐圈的机会,现在她还和普通的孩子一样,而‘那个人’的公司已经越做越大,即将上市,这样下去,不知能不能完成心愿...

    这次的武术比赛是武术界少年最重要的一次比赛,全国各地的武馆都会推选出最优秀的选手,角逐三年一度的少年武术大比拼,各大媒体都会争相报道。为了能确保力压群雄,她向学校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每天都泡在武馆里练习基本功、武术套路和她自己编排的□□表演。

    余温放完学后会立马去武馆看她练武,有时见她满天大汗也不停歇,会冲上去强制她休息,一边给她擦汗,一边轻轻地斥责她:“你不要命了,这么练身体吃不消的。”

    叶微尘也不反驳,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知道她是为自己好,她有时候甚至会想,要不这辈子就这样吧,有一个温馨的家,一群关心的人,好像也很幸福,只是当她这样想的时候,前世的一幕幕都会重现在她眼前,一个无助的母亲,一个弱小的自己,被别人无情地欺辱,最后还买凶投海,这一切必须要‘那个人’付出代价,所以她是不会放弃的。

    想到这些的叶微尘皱了皱眉,喝了一小口水,又继续重复单调的动作,只留下满脸怜惜的余温在原地等待。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的辛苦没有白费,比赛那天她惊艳登场,其中有一段舞枪的表演赢得了在场评委的一致好评,最后毫无悬念地获得冠军。

    在颁奖的那天,她穿了一套墨黑色的武术服上台领奖,扎了一个利落的马尾,昂首阔步地走向颁奖台,明艳的五官配上一对英气的眉毛,让人看一眼就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鞠躬谢礼的时候,脖子上挂着的平安扣不小心露了出来,血红剔透,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

    等她颁奖回到座位后,只见有一位老者径直走到她的面前,这老人应该年纪很大,只是神态丝毫不见老态,他先是上下打量了叶微尘,然后点点头,叶微尘以为他是对她的武术表演满意,没想到他却对叶微尘说:“小孩,你的玉能给我看下吗?”

    叶微尘很是疑惑,这人好端端为什么要看这玉?虽然很疑惑,但是光天化日也不怕他抢走,于是摘下了给他看了。

    老人连忙双手抬起,把头深深地低下,虔诚地接过了血玉,他一边观赏着血玉,一边啧啧称奇,“缘分啊,缘分啊...”

    叶微尘被他弄的晕头转向,好奇地问:“爷爷,你说的缘分是什么意思?”

    那老人意味深长地笑着,也不明着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小孩,你知道什么是血玉吗?”

    叶微尘确实不知何为血玉,思考一下答道:“是颜色血红的玉吗?”

    老人又是一笑,摇了摇头:“不是,我告诉你什么是血玉,血玉原本也是一块上好的白玉,它由女子生前佩戴,死后陪葬入墓,再被盗墓人挖出,卖给女子佩戴,然后又随其陪葬...如此轮番三四次之后,才有可能显出一些血色。”

    叶微尘听了顿时觉得有一股寒气袭来,经历了重生的她,内心很信这些科学解释不清的东西,然后又接着追问:“那我这块玉也是这样形成的吗?”

    老人突然神色庄重,神秘地答道:“你这块玉少说也有上千年,血玉又有另一个名字叫怨气石,时间越久,怨气越重。”叶微尘汗毛都被他说得竖起来了,越听越觉得冷,“不过看你这块玉石,越来越红的剔透,说明你和它有缘,它会保佑你的。”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正要说道谢,却听到老人继续说到:“但是,你要记住一点,千万不要把这玉送给别人,不然你和她都不会有好运的。”叶微尘郑重地点点头,牢牢地记在心里。

    老人在离去之后,小声嘀咕了一句:“为什么这人的运势和最初完全不一样了,要赶紧去禀报老爷。”

    叶微尘不知道为什么原来的主人身上会有这种上千年的血玉,她究竟有着怎样的身世?

    冠军得主除了有一枚镀金的金牌,还有两千块钱的奖金。叶微尘平时也不缺钱,但是这是她第一笔靠自己得来的钱,意义不一样,格外得开心,她在想这一笔钱应该怎么用。

    她思索了一会,像是想到一个绝妙的点子一样,急匆匆的收拾东西就出发了。只见她跑到一家大型的文具店里面,认真地挑选起来。她想到前两天余温和她说,素描学的差不多了,想开始学油画,所以打算用这笔钱帮她购置妥当。

    她拎着新买的油画笔、油画颜料、油画调色油等等一大堆东西,兴高采烈地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她碰到一个十来岁的女孩跪在马路旁边乞讨,烈日炎炎下,她的一身已经被汗浸湿。她想到了自己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可怜,于是把买完东西剩下的五十块钱全给她了。

    那女孩可能从来没有碰到有人给她这么多的钱,她缓慢的抬起头,乱糟糟的头发掩盖住她的脸,只能看到嘴巴动了动,好像是在说谢谢。叶微尘本不想再理会,无意间竟看到女孩的脖子上有着乌黑的淤青,她不由地停下脚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不上学?”

    “我叫雨菲...爸爸...不让我上学,要我讨钱...”她柔柔地说完又低下了头。

    叶微尘涌现出极大的悲伤,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有些人天生就是好命,而有的人却一辈子无法正常生活,她想着,以后见着这个雨菲能帮就帮,这也是一种善缘。

    等到了家,她把得了冠军的消息告诉了家里人,他们都很开心,妈妈说要去菜市场买些好菜回来烧,把爸爸也一起拉去了,家里只剩下叶微尘和余温。

    余温已经上高中了,身形已经能看出一些诱人的曲线,五官也越发的清秀,虽然没有叶微尘那般明艳的美丽,看起来却也是别有一番韵味。

    她深情款款地走在叶微尘面前,双手捧起她的脸,用柔情的语气夸赞道:“尘尘...你真厉害。”

    叶微尘看着眼前不同于往常的余温,眼神开始慌张,脸上迅速升温,居然又不自主地吞咽口水,“咕...”又是熟悉的咽口水声音,两人顿时陷入尴尬。

    “那个...满满,我买了一些东西给你,你看看喜不喜欢...”为了缓解莫名的尴尬,叶微尘只好直接把礼物送给了她,本来还打算给她一个惊喜的。

    余温听到她买了礼物给自己,看都还没看就已经开心的不行了:“真的吗?买给我的吗?谢谢你尘尘...”欣喜若狂地在叶微尘脸上亲了一口,拿过礼物就跑房间里去了,留下的叶微尘用手摸着被亲的脸蛋,楞在原地迟迟回不了神。

    这时的叶微尘不知道她的命运已经悄然改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