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演技的重要性 > 9 残留的意志
    自从那次夺冠之后,叶微尘的生活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并没有出现她心里所期望的机会,她期望经过媒体报道后,她能被星探发现,从而进入娱乐圈,只有进入娱乐圈,她才有安全感,她知道哪些电影会火,哪些歌曲会红...到时候自己能迅速崛起。

    只是这一切都不过是她的臆想,并没有出现所谓的星探。

    不可否认,那段时间她是颓废的,难道她只能等考上电影学院,才有机会接触娱乐圈吗?那样所有的先机都已经失去,她如何报仇?

    余温知道叶微尘有心事,但是她不说,她也不问,有些事,等她想说了,自然会说,所以她只能尽可能的讨她开心。

    这天下午放学后,叶微尘一个人回去,余温读高中了,每天都要上晚自习,所以她会提前回去,晚上余温和妈妈一起回家。

    她和往常一样独自过红绿灯,在经过一个街道就到家了。

    突然,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习武人的直觉告诉她后面有目光一直监视着她,那目光是什么时候追踪的,她竟然大意到现在才发现,她只有故意装作不知,继续若无其事地一边走着,一边想:是谁会跟踪她呢?她身上又没有贵重物品。

    她猜测不出为什么被跟踪,干脆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跟踪者的身上,她能用余光瞥到那大概是一个女人,身形不是很高大,眼睛戴了一副大墨镜,头上戴着鸭舌帽,应该是怕人认出来的特意打扮的。

    确定只有一个女人跟着,她放下心来,她相信自己能制服的了,不然怎么对得起邵师傅。

    她故意把她引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躲在拐角处,将自己隐在黑暗里,等着鱼儿乖乖地上钩。

    那女人出现了,见不到叶微尘的身影她居然有些慌乱,原地打转,四处张望,叶微尘看到这样的她,不知为何一种悲伤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这不是自己的情绪,难道是前主人的?她认得这个女人?

    “你在找我吗?”叶微尘从黑暗中慢慢浮现,目光如炬地望向那个女人。

    让叶微尘疑惑的是,那女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直直地看着她,忽然两道泪痕出现在她的脸上,泪水冲化她了精致的妆容,给了她别样的美。然后她抿了抿嘴,多次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出了,快速跑到叶微尘的身边,死死地抱住了她。

    叶微尘被抱住的那一刻,心猛然的震动,完全不受她的控制,她终于清晰地知道,这真的是原主人的情绪。她不清楚为什么原主人的意识还会残存,是有什么执念没有完成吗?

    “宸宸,你不认识妈妈了吗...你知道妈妈找你找的多辛苦吗?妈妈找了你很久很久都没有找到...”她越说越激动,泪水浸湿了叶微尘的后背。

    她深吸一口气,平缓了一下情绪才继续说道:“他们不告诉我你在哪,也不让我找你,妈妈知道你吃了很多苦,你放心,现在妈妈找到你了,妈妈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说完这些她才放开叶微尘,她慢慢地拿掉鸭舌帽、墨镜。这是叶微尘才认出她不就是现在大火的庄芝莉吗?她怎么会是原主人的妈妈?前世的她明明一生未嫁。

    庄芝莉见她还没回过神,以为她沉浸在悲伤中,怜惜道:“宸宸,不怕,妈妈这次一定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他们把你丢弃,我才不信他们说的什么天煞孤星...”

    叶微尘听到天煞孤星微微皱起了眉,这身体的主人原来是天煞孤星,那到底是谁把她丢弃的?如果不是自己重生在她身上,这世界恐怕已经没有这个人了吧。

    庄芝莉见她没有说话,直接打了一个电话,叫她的助理开车来接她,就这样,叶微尘被她带到了一个高档别墅区。

    这栋别墅有三层,外形设计感很强,进入里面,更能发现这栋别墅的奢侈豪华。叶微尘坐在沙发上,看见庄芝莉欢快地到厨房剥榴莲,叶微尘内心凌乱:难道原主人喜欢吃的是榴莲吗?可是我很不喜欢好吗!

    庄芝莉讨好的把榴莲放到她的面前,叶微尘差点被榴莲特殊的气味熏晕过去,她赶紧推开,:“我现在不吃榴莲了。”

    庄芝莉一脸受伤的表情,愧疚地说:“宸宸,你不要恨妈妈,他们是趁妈妈睡着的时候把你抱走的,你还那么小,他们怎么能这样,难道一个所谓的算命大师就能决定你的一生,妈妈根本就不信你是什么天煞孤星,还说要拿这个千年血玉镇住你...”她说完就要把叶微尘的血玉摘下来。

    叶微尘连忙制止了她,好奇的问道:“你说的‘他们’是谁?”

    庄芝莉听到她的问题,好像一下子就胆怯起来,沉寂了一会,见她又重新振作:“宸宸,你不用知道他们是谁,你只要知道,妈妈在努力的变强大,要保护你,你愿意和妈妈一起生活吗?”

    她的这句话让叶微尘陷入了沉思,叶微尘想到余温一家对自己那么好,虽然跟着庄芝莉很快就能就娱乐圈,但是她不希望是以离开余温为代价的,所以她打算回绝。正当她要出口拒绝的时候,心脏突然疯狂的跳动,那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仿佛下一秒就会爆炸。

    叶微尘一下子惊到了,难道真的是原主人在控制这颗心脏?不正常跳动的心脏并不容许她有片刻的思考,“砰砰砰砰...”心脏好像在威胁她答应一般,叶微尘依然坚持不答应,突然,只见她毫无预兆地倒在了地上,额上立刻冒出豆大的汗珠,双手已经开始僵硬,脑袋也停止了思考,眼旁的泪痣仿佛要滴下来一样,只有心脏越跳越快。

    在最后一刻,她脑海里浮现出余温脸庞,她不能就这样离开她。她妥协了,使出全身力气说道;“好!”

    只是瞬间,她便回复如初,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如果不是看到惊慌失措的庄芝莉,她不相信那么荒诞的一幕会在自己身上上演,你到底是要我干什么?要我和你妈妈待在一起?难道就这么简单?

    “宸宸,你刚才怎么了,吓死妈妈了。”庄芝莉双眼饱含担忧。

    “没事,偶尔会这样,一下就好的,别担心。”叶微尘安慰道。

    听到这么说的庄芝莉不仅没有安下心来,反而内疚更重:“没事,以后妈妈都在。”

    “我想进娱乐圈”叶微尘坚定地道,她等不及了。

    庄芝莉略微思考,然后宠溺地答道:“好,那妈妈马上召开记者发布会,把你介绍给大家。”

    “可是你不怕丑闻吗?”叶微尘担忧道。

    “你永远不是妈妈的丑闻!”庄芝莉不假思索地回答。

    然后她向庄芝莉说道:“你能借我一些钱吗?我之后会还你。”

    庄芝莉听到她说借钱,笑着就给了她一张黑色的信用卡:“这卡没有密码,你喜欢什么就买。”随后还认真地补了一句:“只有妈妈有的,都会给你,妈妈没有的,也会为了你去努力。”

    叶微尘看着一脸溺爱的庄芝莉,竟无法说出让她伤心的话。

    既然已经答应和庄芝莉生活,那就要回去和余温好好道别,想到这些,叶微尘不由得伤感,同时又对原主人的意志感到厌烦,她不喜欢被别的东西控制,一定要找到解决的办法。

    她向庄芝莉借钱,是为了买两个手机,一个给自己,一个给余温,还去办理了两张临时号码,分别存在手机上,到时候肯定很难再见面了。

    等她回去的时候,刚好碰到放晚自习回来的余温和妈妈,在狭窄的楼道里遇见。

    “妈妈,我能和姐姐在下面等会上去吗?”叶微尘请示妈妈。

    “好,我先回去,你们别太晚回来。”妈妈说完就上楼了。

    在狭窄昏暗的楼道,只有一盏沾满灰尘的灯放出幽幽的光,静谧无声。

    叶微尘看着在灯光下的余温,觉得今晚的她格外的美丽,她穿了一件青绿色的连衣裙,微卷的长发披散着,既有年轻女孩的朝气,又有成熟女性的性感,一时间看呆了,想说的话一句也没说出来,大脑不受控制地说了一句:“你真好看...”

    余温能感受到她炙热的目光,她要融化在她的目光里,此刻的暧昧每一秒都格外的漫长却又短暂,她听到那句你真好看,内心欣喜不已,只是静静地笑着,两颊深陷的酒窝能把叶微尘灌醉。

    “尘尘,今晚怎么嘴巴这么甜?”余温春风得意地问道。

    叶微尘无法回答她的问题,把红色的手机放在了余温的手心:“这是送给你的,我的也和你一样哦,我的是蓝色的,开心吧?”

    余温拿着手机,听她说的话,并没有开心起来:“你哪来的钱?为什么要买手机?我们天天在一起啊。”

    叶微尘看着此时的余温,想到之后不能在一起,突然,她冲动的把余温抵在墙壁上,微微踮起脚,强势地吻上了眼前的女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