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论演技的重要性 > 13 最深情的告白
    出租车停在了小区门口,余温磨磨蹭蹭地下车,她长那么大都没逃过学呢,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想要去学校,又期待和叶微尘在一起,纠结死了。

    叶微尘见她犹犹豫豫,像待宰的小兔子一样,可怜兮兮的,竟起来调戏之意。

    “聪明的余温同学,想好怎么和老师请假了吗?”叶微尘没有看她,在前面带路往小区走着,余温看不到她脸上浮出的笑意。

    “我...你...这不是要我骗老师嘛,我根本就不会...”她耷拉着脑袋乖乖地跟在后面。

    叶微尘回头见她好像真的苦恼了,停住脚步望着她,这个人也真的是,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看样子只能自己出马了。

    余温见她迅速地拨打手机,一脸决然地等待电话接听,过了几秒,电话通了,脸上瞬间堆满笑意,“妈妈,我是尘尘...恩,我有时间会去看你们的。”余温这才知道她和妈妈在通话。

    “妈妈,我今天能不能和姐姐玩...是的,你能不能和她老师请个假?恩,好,谢谢妈妈。”整个通话不超过两分钟就结束了,余温望着又恢复冷酷脸的叶微尘,不由感慨,这人和人真的没法比,自己和她相差的可不只是一个学习成绩,明明自己年龄大,可是为人处世就是没她成熟。

    “现在,我是不用上学了吗?”余温兴奋地问。

    “不然呢?你想去上学我没意见。”叶微尘话音刚落,就不由分说地拉着余温往小区走去,余温根本就没有反驳的机会。

    余温觉得现在的叶微尘怎么走的是霸道总裁的路线?

    一路上打打闹闹的俩人并没有发现隐在树木后的身影...

    即便早就知道叶微尘的厨艺好,做好了要管住嘴的心理准备,可到了最后关头还是撑到了,这不能赖她,都怪叶微尘这次弄的剁椒鱼头太好吃了,恩,对,都怪她。

    余温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看着叶微尘在厨房里收拾碗筷,像个贤惠的小妻子般忙前忙后,只为给心爱的人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余温看着这一幕倍感温馨,于是她打开书包,拿出素描纸和笔。

    她时不时抬头看看浑然不知的叶微尘,快速地在素描纸上勾勒,简单的几笔让清丽的身影跃然纸上,然后她屏住呼吸,认真地完成这副作品。

    她不知叶微尘伫立在旁边看了她多久,只是一抬头就看见她扬起嘴角,满脸深情望向自己,让她心不由地漏了一拍,脸上也有些许燥热。

    “你收拾好了?”她几乎要融化在浓浓地暧昧眼神中,气氛突然变的好奇怪。

    “恩...”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但在余温耳中却像炸雷一般,怎么她“恩”一声都觉得好性感?完蛋了...

    “你画好了?”对面的人问完之后立马加深了笑意。

    听到这句话的余温忽然觉得好难为情,偷偷在这画她干嘛?于是她猛地一下把画藏在身后,像个做了坏事的小孩,不想让大人发现。

    叶微尘见她的举动迅速地窜到沙发上,贴在余温身上想抢走画,余温见她来势凶猛,她也不甘示弱,赶紧一屁股坐在了画上,叶微尘无法入手,于是陷入了僵局。

    这时她们才发现俩人身子贴的有多近,叶微尘双手撑在柔软的沙发上,余温被她禁锢在身下环绕着,叶微尘眯着眼睛打量身下的女子,微微隆起的女性特征明显,□□地抵在叶微尘的身上,吹弹可破的肌肤摸起来触感应该也不错,最吸引她的是那殷红的嘴唇,上次在楼道里已经第一次感受了它的柔软,却没尝到她的味道,不知这次...

    余温感受到她□□的目光,那人微微眯着眼睛,像只狡猾的狐狸不知在算计什么,然后发现她炽热的目光集中在自己的唇上,叶微尘鬼迷心窍般慢慢地,慢慢地靠近。

    余温屏住呼吸,几近窒息,脑袋像一团浆糊,不能思考,只是凭着对那人的信任感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内心有说不出的冲动,那是从未有过的感觉,比第一次在楼道的感觉更甚....

    一切都那么自然,箭在弦上,在即将射出的时候,叶微尘的手机忽然发出巨响:“主人,主人来电话了...”

    叶微尘猛地跳起来,迅速地别过身,不敢再看余温,干咳了两声,接通电话,“妈妈,恩,姐姐还在我这。”正经的声音不知听到了什么消息一下子雀跃起来,“是吗?好的,恩,我会的。拜...”

    余温见她难得喜不自胜,暂时忘记之前的尴尬,问道,“怎么了?”

    “妈妈说,晚自习也给你请了假,晚上你可以在我这睡,不用回去。”叶微尘欣喜地说完,望着她清澈的眼睛,心头又是一热,好期待晚上的同床共枕啊。

    余温并不知她心中所想,只是想到晚上又可以和尘尘睡一起聊天,也开心起来。

    她看见叶微尘把沙发上皱巴巴的画拿起,细细地观察了一番,之后仔细的折好,然后往房间里走去,这个过程都充满了庄重的仪式感,余温亦步亦趋地跟随她进房间。

    这个房间的布置和家里的几乎一模一样,连书桌都是两张小书桌的配凑成一个大书桌,只是床不再是上下铺的床,而是一张大的席梦思,在那张舒服的大床上,余温居然看到了那个神秘的铁盒。

    那个铁盒是叶微尘从家里带走的唯一一件东西,她用小锁锁着,余温一直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她很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曾经有一次,余温计划着偷走铁盒,拿个小铁锤想把锁敲开,结果发现叶微尘一直在门缝中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那天把她吓的要死,和恐怖片一样。

    而现在,叶微尘竟然要当她的面打开,一时间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个神秘的铁盒吸引。

    叶微尘小心地打开小铁盒,余温赶紧伸长脖子去看,没想到里面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神奇,而是几个她有些眼熟的东西,叶微尘看见她脖子伸的老长,有些发笑,干脆一样一样拿出来给她看,毕竟她想偷窥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好多年了。

    第一个拿出来的是一张泛黄的纸,上面是一只稚嫩的小鸭子,以现在余温的绘画水平一眼就能看出这只鸭子画的毫无技巧,但是却让她眼眶一热,她忽然记起那是她小时候画的一只鸭子,那时的她被老师和同学嘲笑画画难看,一直对热爱的绘画自卑,她只能远离画笔,直到叶微尘的鼓励和赞美让她重拾信心,才一直学习画画,才有现在才华横溢又极具个人魅力的余温。

    叶微尘见余温有些动情,心有不忍,想着小时候的余温,天不怕地不怕却对热爱的画画胆怯,越是热爱越是不敢造次,不知未来这个女子会不会对心爱的人也缺乏勇气。

    之后拿出来的还是一张纸,只是这张纸更加破旧,有些类似被什么打湿之后又干了,硬硬的纸质。余温看到之后苦笑不得,这不是那张失踪的“遗书”吗?难道是被她一直珍藏在这吗?

    “亲爱的爸爸妈妈,最爱的尘尘:

    当你们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再人世了,爸爸妈妈,对不起,我一直都不是你们的骄傲,学习不优秀,平时也不乖,对不起。尘尘,我也见不到你长大的那一天,我多么希望能陪着你一起长大...”

    这封“遗书”是余温刚成为大姑娘的时候写下了,字里行间透露出傻气,叶微尘一直保存的很好,这是余温最单纯的美好,她如数家珍。

    最后一个东西是一个药膏,上面写着“红霉素软膏”,这是外涂的药,她不知道这普通的药膏为什么会被叶微尘珍藏。

    余温望向她,叶微尘没有说任何话,只是走近她,仔细地凝视着她,带着极致的温柔抚摸着她的脸,温暖干净的指腹轻轻地磨蹭这她细嫩的皮肤,让余温的小腹窜出一股异样,带给她一阵酥麻。

    “幸好没留下疤。”叶微尘沙哑着声音说道。

    余温这才隐约想起小时候好像和别人打过架,被人抓花了脸,那是与世无争的余温此生唯一一次和别人激烈的争斗,没想到惨败。

    “尘尘,你怎么会想到收藏这些东西啊,那些事我都差点忘了...”余温略带歉意,而且自己有一段时间还怨恨她和庄芝莉走了,把叶微尘的身子从全家福中剪去,没想到是自己错怪她了。

    余温听见那人深情地说,“你成长的痕迹我都会好好珍藏。”她顿了一顿,最后说道,“余温,我会陪你一起长大...”

    这大概是余温听过最动听的情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