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坠仙 > 044 狂折柳(三)
    当殷天官驾着装了日常用物的轻车,停在本应有士兵严密驻守的王宅门口,却只见四个紧靠在王宅墙上,酣然熟睡的武装卫士。

    怎么回事?难道府里只剩老弱妇孺,就不用好生看着?早知如此,他何必枯等多时?就算驾车来劫走了孩子,恐怕也无人知晓。

    “你们──”唇边的荒谬一笑未隐,他立刻已查觉不对。

    这四个人面带死气,竟是中了术!怎么会有术者这样找来王宅?是抗王命来救人的?

    急跃下车,殷天官右手一翻,手上银光匕首乍显,他在四人颈侧各自割了一道不至于流血的浅口子,果有淡淡黑气从四人的颈侧伤处被逼了出来。

    “天师……”四人茫然睁眼,见到殷天官,却似乎不觉得诧异。

    殷天官沉声问:“刚才有谁来过此处?”

    四人被问得一头雾水,面面相觑,最后,总算有个士兵拍拍身上残雪,满脸疑惑:“除了天师之外,没有人来过啊!您不是说要进去办点事,问咱们放不放人?说起来倒奇怪,刚刚天师走来时,天还阴着,尚未落雪,怎么才一眨眼,地上的雪就积成这样啦?”

    今日的雪,已下了将要半个时辰!殷天官不禁皱眉。

    士兵搔搔头,既弄不清楚,也不打算探究,只是皱着眉问:“天师倒是快些决定,要进去,还是不进去?咱们兄弟可是看在天师面子上,才肯偷偷放行!”

    假冒他?又是谁使的什么计?该不会……是冲着那孩子来的?如今不进去,难不成还能全身而退?

    心头一凛,他反倒深吸了一口气,眼神烁烁:“自然是要进去!请大哥放行吧。”

    ***

    好冷,好冷!碎冰连雪扫到了脸上,王如薇簌簌发抖,却见娘亲动也不动,只是抱着弟弟,任凭风吹雪打!

    那丑猴脸,还在发烧不是吗?!这么冷,娘没把他摔死,也要把他冻死了!

    胸口顿时一阵热血上涌,王如薇跳出了屏风外,对着母亲大喊:“娘!弟弟在发烧!你快关门呀?”

    王如薇这一喊,王夫人抱着孩子的手顿时一震,虽没说话,却是浑身哆嗦了起来。

    那人双眸一沉,阴狠地盯着王如薇:“你喊什么?滚!碍事!”

    突然,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猛击上王如薇胸膛,将她小小的身体骤抛向门外!她的一声痛喊还被寒风堵在喉里,头已重重摔上雪地,手脚再也不动,顺势滚了几滚,撞上院中大树,额上被枯枝横着刮了开来。

    顿时,王夫人手里脸色青紫的婴儿睁开了双眼,直盯着门外看。

    “你──看什么?”那人轻退了一步,一时心生戒备,注意着孩子的眼神,脸上表情显然有些意外。

    让他更意外的是,竟有一道无声无息的戾气,从身后朝他袭来!

    ***

    殷天官远远奔来,一把拎起女孩衣襟,把昏闭不醒的女孩紧抱在怀里,已见她清秀面庞上那条血肉外翻的伤口;即使痊愈,永远也要带上一道难看的疤。

    这只是个什么错也没犯的孩子!

    殷天官勃然大怒,未待看清那人模样,右手长刀一现,便向他背心砍去。“邪道!”

    那人闪避不及,猛拉住眼前的王夫人,一旋身,便让王夫人后心迎向那股锐利刀风。

    殷天官将手中长刃骤缩成匕首,硬生生收住脚步,冷然瞪视着眼前那张熟悉的面孔。

    很久不见了,老是跟在子珩身边的人。若是过去的殷天官,肯定对眼前熟人的莫名举动而茫然不解;但,现在的殷天官却明明白白地知道,这人对自己,绝无善意!

    他只觉得口里发苦:“离汜!你做什么?”

    “你看得见我真身?”离汜一愣,眨了眨眼,放下手上犹自木然的王夫人,了悟轻笑:“对了!天官,我老忘了你今非昔比,我这点小把戏骗得了凡人,却骗不了窃取傲战魂魄的你!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我也不必再假扮了!”

    附在离汜身上的一层邪气褪去,那张殷天官的面皮,顿时化为另一张端正带笑,心计深沉的脸。

    “你来此做什么?”

    “做什么?我的目标,不是和你一样吗?”离汜大笑:“只是,你来杀他,我来救他,如此而已。”

    殷天官话也没说,右手直挥,刀寒立刻击上离汜面门,狠在他额上割出一道创口。

    离汜没能避开,脸上大为吃痛,心底却是惊诧万分!他没想到殷天官的进境居然已达到自己难以预料的地步,知道今天必然讨不了好,离汜不怒反笑:“怎么?来意被道破了,恼羞成怒?”

    殷天官面色冷然:“滥伤无辜!这孩子脸上的伤,原样奉还。”

    眼前的殷天官一身沧寒仙力,像透了玦觞,却长了一张傲战的脸。离汜心里一颤,多年来对仙尊傲战的妒羡、对天帝玦觞的隐忍、恼恨、臣服,一并化为难堪的酸意,漫上胸口。

    “罢了,他既不肯跟我走,也是天意。”离汜微笑着退开几步,缓缓走到王夫人身后,拍开她的迷魂术,在她耳侧低语:

    “夫人,在下救不了你,只好助你免受折磨,早些解脱了!”

    “啊──”王夫人尖声惨叫,眼珠登时爆突,低头望向自己被穿透了的胸膛,渗入衣襟的自己的血,竟是浓夜一样的黑。

    “唉呀,原来夫人也不是好人呢。呵呵……”

    王夫人软软跪倒,手里的襁褓再也抱不住,就要滑了下去。

    “离汜!”

    殷天官怒喝,耳里却传来离汜欢畅的笑声:“尽管来追我啊!天官!让傲战这样摔死,正好,是不是?”

    殷天官浑身一震,瞬间对上襁褓里那双异常平静灼亮的眼。这孩子,果真是傲战转世!

    稍一迟疑,已追不上转身就逃的离汜。殷天官右手刀光一闪而逝,迅速伸手,接过那个即将堕地的小小襁褓。

    襁褓中,是一张干瘦青紫,发着高烧的小脸,除了那对眼睛还带些灵性,全然已看不出半点曾叱咤风云的痕迹。

    “你,真是傲战?今日起,也是无父无母了……”轻叹了口气,殷天官把孩子搂得更紧了些。

    顿时,襁褓里的小小孩儿彷彿要发泄自己天大的委屈般,一瘪嘴,当即放声大哭了。门外守军听见宅里王夫人的厉声叫喊,正疾步赶来。

    殷天官紧抱住怀里的小娃娃,转身就要离开,而地上那一个,却是带不走了。他于是蹲下身,轻触着女娃脸上最深的那道伤痕,指尖抚过,创口逐渐收束,直到缩得比小指略短些,却是再也无法密合了。

    女孩双眼竟不是紧闭的,睫毛轻颤着要睁开。

    殷天官柔声说:“孩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怕是要留疤了。不过,害了你的那人,我也在他脸上刻了一道永远不会痊愈的伤。”

    “他……逃了?”女孩牙关冻得发颤,却硬是一字、一字把话问了出口。

    “对不起,来不及救下你娘。”

    “你带弟弟……走?”女孩半睁开的眼里,蓄满了泪水。

    “对。他和我一样不祥,留着会害人。”官兵的脚步声已清晰可闻,殷天官悲悯一笑,掌心上的灵气拂过女孩双眸,替她安了神。

    怀里的小孩儿大哭几声后,已没有了体力,随着门外的脚步声愈近,襁褓里的抽噎渐息,一双亮晶晶的眼盯紧了殷天官,瞬也不瞬。

    “你懂了?此后,只能与我亡命天涯!”唇边勾勒一笑,殷天官站起身子,奔出了房里。

    王如薇什么也没看见,她只听见了两个男人的声音、感受到一只温柔和煦的掌心抚过自己的脸,冻僵的身子又暖了,却昏沉沉的,就此睡去。但她知道,弟弟是被那个温柔的声音抱走了;她更明白,杀了娘的那人,脸上会有一道永不愈合的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