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坠仙 > 064 江南弄(十二)
    自从那场小插曲过后,南宫钰对待其他人的坏脾气虽没有变,对郑思霏却是另眼相看,更是转而对武艺刀剑兴致有加,就算流连藏经阁,也光是翻查南宫家独藏的武林秘谱,研究各门各派的优劣。

    郑思霏没办法像他一样潜心练武,虽然南宫沉依然偷偷教她武功,但那些进展很快就被南宫钰追上了。南宫钰明知郑思霏不是天资不如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便时常令她拿醉华阴的易容术假扮成自己,趁着他俩身形还相差不大时,尽量把书房里的课都让给郑思霏去学。

    南宫钰生来没学过什么叫做体谅,只认为自己已很替她着想了,却没想过郑思霏可能遇上的种种问题。

    他常常抱着期待,等着她对自己表达一丝感激,但总也等不到;又见郑思霏在她面前老是低声下气,那习惯怎么改也改不过来,好像从没把他的话听进心里,于是,南宫钰心里一个别扭,待她也就蛮横了起来。

    不过,现在看她摔了那一下,却毫无怨言,只是捡起书后,低眉顺目地呈了过来,南宫钰心里却又有点过意不去。

    “你的东西,还你。”郑思霏取下羊脂玉簪,连书一起递给南宫钰。

    “嗯。”南宫钰别过小脸,故意不去看她,只是随意伸手接过东西,站在原地等着她再开口同自己说几句话。

    但,石阶上静了好半晌,郑思霏一句话也没说。

    南宫钰脸上挂不住,不甘心地扭过头来,自己问她:“你怎不问我那是什么书?你不好奇吗?”

    ……她是真的一点也不好奇。算了算时间,看来今日一顿晚餐就快要没得吃了,郑思霏只想扫完地赶快回去,或许彩月还给她留了冷饭!所以,她没有时间跟南宫钰继续磨下去。

    郑思霏乖乖照着他的问题问了一遍:“呃,那是什么书?”

    听到她这一问,南宫钰笑得异常狡诈。“这本书上写了一个江湖上的大秘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郑思霏头痛起来,彻底静默了。

    南宫钰跨过两阶,与郑思霏并肩站在一起,他已经长得比她还高了点,若是两人身形相差太多,以后就没法让她假扮自己了。

    这样不行,郑思霏要是不能假扮自己,对于他那个寻找江湖秘密的小小冒险计划,大有妨碍。

    “你都不吃饭的吗?”南宫钰皱皱眉,从外袍里摸出一个锦帕小包,递给她:“给你吃,要长高才行。”

    锦帕上有彩月的针绣。这分明就是昨晚彩月拉她去厨房,两人偷偷做起来的松子赤豆糕!做好了以后,彩月还不让她吃……原来是要给南宫钰的!结果,人家女孩子说不出口的情意,却被他拿来毫不在意的转手送人。

    郑思霏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不该收下,但在南宫钰即将失去耐心的眼神之下,她还是伸手把小包接过了。

    明明是收了个令人坐立难安的小餽赠,却还是得道谢,郑思霏笑得有点僵硬:“谢谢。”

    南宫钰却不是就此罢休,见她直接就要把糕点又收在怀里,立刻挑了一下眉:“你不吃?”

    “待会要用晚饭了,我先收起来,饿了再吃。”

    “不行!眼见为凭,现在就吃。”南宫钰双手插腰,平时拿来呼唤下人的神态一时毕现,俨然小霸王一个。

    “让我先把地扫完吧?”她努力扯开话题拖延。郑思霏一点也不希望彩月难过,她需要时间思考一下,该怎么把这份心意确实送回南宫钰肚子里。

    “吃了以后我就让你扫。”南宫钰毫不退缩,指了指山边即将落下的夕阳:“你再不吃,天就黑了,地也扫不完,怎么回去跟我娘覆命?难不成明天还想再爬一次五百阶来扫地?”

    郑思霏拗不过他,眼看天果然就要黑了,跟他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微微一叹,在心里向彩月道歉再三,打开锦帕,闭上眼睛当作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速战速决便将半个拳头大小的甜糕塞进嘴里,大口咬下──

    “咦!你等等!”却听见南宫钰诧异的声音,接着,她刚刚才递到嘴边,咬了一半的糕,立刻从指间消失不见。

    茫然睁眼,郑思霏一眼看见南宫钰把那块被她咬过的糕拿在手中,脸上是理直气壮的谴责:“说了要让你吃,但可没说我不吃啊!”

    南宫钰悠哉地把那半片糕放进嘴里细嚼,咽下之后,还有模有样地给了评论:“好甜!也太干了……若能沏上一壶建溪春就正好。”

    “你──你往后不要在别人面前做这种事啊!想害死我?!”郑思霏满脸胀红,跳了起来,指着南宫钰的手,都有些颤颠了。

    “什么?不过是半块糕,我随时可以找人做了给你……你为这东西对我发脾气?”南宫钰拿眼瞅她,美玉般的脸上雪凝霜冷。

    不愧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南宫大少爷,做了这种若是不小心传出去,必定会让南宫夫人把她往死里虐、让彩月就此恨上她、让她自此千夫所指的妖孽事,居然一点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郑思霏甘拜下风,连解释都懒了。

    “不是啦!哎呀!算了算了!总之你别在其他人面前这样!”

    话刚出口,她立刻觉得不对,这样说话,好像在告诉南宫钰,这事只有他俩私底下的时候才可以做……

    她的脸,熟得可以收成了。

    还好,南宫钰从头到尾都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原本不错的心情被她这两句莫名其妙的编排给惹砸了。

    “算了就算了,我可警告你,要是你再不长身子,让我太早追过的话,你就没办法上书院了!”

    “书院?女孩子上书院?我?”郑思霏瞪大双眼。

    南宫钰双手环胸,甚是傲然。“谁说女孩子不能上书院?你没听说当今圣上龙体欠安时,还让文皇后替他掌权,上朝议事呢!据说,今年科考后,文后对新科进士全都不满意,还提议往后也让女子加考,要设立女官呢──”

    女官!寄人篱下的她,也可以当官?郑思霏从没听说过这么多超乎想象的事,顿时惊喜交加,一下子忘了尴尬:“真的吗?夫人和阿爹都答应了吗?还有,醉华阴不也邀我上山学艺?难道就不去了──”

    南宫钰神色倨傲如常,给了她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你只要告诉我,想不想去就行了!想得那么多,不累吗?”

    “我可不像你,等着继承朱雀神殿就好,可以什么都不想,”郑思霏对他的满不在乎微微一怒,抬起与他同样骄傲的脸,轻声道:“我才不要这辈子只能扫地,背《女诫》!”

    南宫钰对她的讽刺毫不生气,只是瞇着眼笑:“你看!把心里想的事都说出来,岂不是简单多了吗?只要你想去,我就让你去得成!你在书院好好学,我也不会输你。”

    忽然,郑思霏激动无比的脑中窜过一个奇怪的念头,但,一时又说不清是什么。

    见她沉思,南宫钰伸手过来,胡乱揉散她一头没绑好的青丝,浅笑:“把头发盘好,留着你的脑袋,上了书院以后再想吧!我得躲进藏经阁去让他们找了,你快扫好地回来吃饭!”

    斜阳余荫落在迈步就走的南宫钰身上,郑思霏一眨眼间,那抹青影已展开新练成不久的轻功,在阶上飘然点纵,逐渐远去。

    望着南宫钰被圈出金边的背影,山下,正是孤阳远照倚江流,他看起来竟象是飞跃在滚滚涌浪之上,那就是她一直以来都羡慕不已的南宫钰──她永远无可企及的飞翔,不敢逼视的自由。

    可是,南宫钰只用了一句话,便燃起她奢求的火苗!

    郑思霏正自恍神,一道不合时宜的向晚蝉声却猛然吱起,像一串垂檐雨珠,泼啦啦坠在她心湖里,愈演愈烈,泛成阵阵无比渴望的涟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