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血剑噬仙 > 第149章 身世
    “嗖!”

    一个巨大的黑影,飞临了余一贯的上空。

    临近一看,原来是一只成年的火鸢。

    “余真人,你来了。”

    一个脆生生的女音,从火鸢上传来。

    “呵呵!是你啊”

    余一贯仰首打招呼,笑了起来。

    “呱呱!”

    高大的火鸢降落地上。

    佘妙真从火鸢跳下,白皙的脸上飞着红云,含着羞涩的笑。

    “孝伯,快传讯。有贵人登门。”

    佘妙真对刚才说话的老者喊道。

    “哦!”

    刚才说话的孝伯,点头应道。

    “快开大门!有贵客来访!”

    孝伯扯开嗓子,大吼道。

    四五个青壮的家丁,慌忙走了过来,推开了九丈宽的大门。

    “余真人,真是你啊!哈哈哈!稀客!稀客!”

    这时,佘太银走了过,爽朗的大笑道。

    佘妙真杏眼含笑,连忙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余真人,快请!”

    余一贯抱起双拳,冲佘太银和佘妙真拱手致意,“仓促来访,打扰了。”

    “不打扰!不胜荣幸啊!”

    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大宅里传出。

    一个高大的老者,从大宅里快步走了出来。从声音上来看,应该是佘延业。余一贯收到过他的神识传音,认出了他。

    “心安余氏后裔余一贯,拜见长者!”

    余一贯不敢怠慢,连忙躬身作揖,弯腰到底。

    见余一贯行如此大礼,鹤发童颜的佘延业哈哈大笑起来。他国字脸,须发皆白,一双丹凤眼里闪烁着精光。

    一番寒暄,众人来到了大宅的大堂里。

    “余真人,你能来我佘家做客,真是寒门有幸,蓬荜生辉啊!”

    佘延业坐在主座上,洪亮的大嗓门扯开了说话。

    “长者,你老就别客气,叫我一贯就行。”

    余一贯慢声细语的回话。

    他沉吟了一下,道:“一贯此次前来,是有两件事情。一件是三十万年前的一个谜;一件是十二年前的一件谜。……”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

    一旁作陪的佘妙真,甚是伶俐,连忙道:“老祖宗,我去后堂看看灵酒灵食,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旁作陪的佘太银,也借故离开。

    阔大的大堂里,只剩下佘延业和余一贯两人。

    “说吧,余真人!这个大堂,有隔音的阵法,外人是听不到。呵呵!”

    佘延业低声解释道。

    “出头是余,缩头是佘!佘家还有这样的传承吗?”

    余一贯用家传的绳文,低声念道起来。

    “你!”

    佘延业惊呼道。

    他吃惊的眼神看着余一贯,脸上的笑容散去。

    “哎!”

    余一贯叹了口气,道:“看来老天还是开眼,给仙皇剑圣留了点血脉啊。”

    “哎!”

    佘延业也叹了口气,他仔细打量了一番余一贯,欣慰的笑容露了出来。低声道:“佘氏奉命隐姓埋名,传承至今也没有多少人啊。”

    “有多少?”

    余一贯低声问。

    “不多,一万三千六百七十一口人。人丁不旺,愧对先祖啊。”

    佘延业有些伤感的说道。

    “绳文可曾传承?”

    余一贯又问。

    佘延业若有所思,道:“祖命不敢违,每个族人,自然都会。”

    余一贯听完,微微一笑,道:“好!太好了!到时候有大用啊!”

    佘延业见余一贯有些兴奋,张了张嘴,本想追问。思量一番,没有开口,他轻声问:“还有一件谜呢?”

    “十二年前,宁安小道,死亡一个佘姓的孕妇,是不是……”

    余一贯低沉的声音问道。一丝丝哀愁,从他的声音里散出。

    上一世,他一路坎坷,整日为修为奔波,再加上心安小镇的余氏被朱柯和孙霸灭族,早就断了身份之谜的线索。

    这一世,他先灭心安小镇的孙氏,有幸得到身份的线索,自然要追查到底。否则,留下遗憾,不是白来一遭?

    “你是?”

    佘延业惊叫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余一贯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发白,嘴唇也有些颤抖。看来,他的猜测没有错,他的神魂感应也没有错。

    “为何让一个弱小的孕妇离家?”

    余一贯低声怒吼道。

    他声音嘶哑,像野兽一般吼叫。

    “你!你!……”

    佘延业激动的指着余一贯,嘴里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

    余一贯双眼通红,怒火似水一般流出,嘴里发出野兽的般哀吼。

    “叫,叫太金快来……”

    佘延业终于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高声吩咐道。

    佘延业的举动,惊醒了还在悲伤的余一贯。

    他不由得的自责起来,一个修炼了十万的老魔,怎么能因为此事,丧失了警惕?他平复了心境,冷冷的看着佘延业,擦去了眼角的两滴泪水。

    “你是那个孩子?”

    佘延业颤抖的手,指着一贯,颤抖的声音问道。

    余一贯没有说话,冷冷的点了点头。他已经完全恢复,又是那个令小玄界和玄黄灵界闻风丧胆的魔道巨擘了。刚才,一瞬间的软弱,其实也让他的心境精进了不少。只不过,他还没感觉到罢了。

    “老祖宗,你叫我!”

    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闯进了大堂。

    他身材高大,脸型和佘太银非常的酷似。黝黑的脸庞,浓浓的眉毛,两道精光从他的眼睛里射出,显然是一个精干的主儿。

    “太金,太金快来。他是仁慧的儿子,仁慧还有后人在世啊!”

    佘延业指着余一贯,激动的对佘金大喊道。

    余一贯听完,才知道了自己生母的名字“佘仁慧”。他酸楚的笑了起来,历经两世终于不再混沌,总算弄清楚了自己的出身,不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孩子!你……”

    佘太金激动的喊道。

    他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余一贯的右手,两行热泪从他的脸颊滑落。他似哭又笑,黝黑的脸庞变得通红。

    余一贯肩膀一晃,挣脱了佘太金的抓扶。冷冷地问道:“为什么让一个弱小的孕妇,独自一人走宁安小道?”

    佘太金听完,没有回答,忽然痛哭起来,“呜呜!我的孩子!我的仁慧啊!呜呜……”

    “哎!孩子!你错怪我们了。”

    佘延业叹了口气,悲伤的口吻说道。

    他也眼含泪水,一副悲痛不已的模样。

    (未完待续)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