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宋疆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回临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叶青带着身后无奈的虞允文,两人推开厚实的朱红色大门,走进了扬州知府赵师雄府邸里。

    已经空无一人的庭院内,不论是花园小径、还是楼阁房舍,即便是并没有多少灰尘与枯叶陪衬,但四处打量着有些落寞、寂静的庭院,人心里总会觉得这庭院仿佛正在做无奈的叹息,跟孤独的守候。

    但不过刚刚闲置几日的时间,在家眷、下人、丫鬟等等府里的人离开后,整座庭院还是呈现出了一丝的破落与萧条,从前院走到后院,随处可见当初主人的精致与奢华,装饰风格也处处透露着主人的品味。

    叶青望着应是赵师雄当初住的庭院,想要再次揭开门上的封条进去瞧瞧,便被一只手按住了封条,不让他再去违反大宋律法。

    放弃了继续窥探赵师雄平日里生活细节的叶青,无奈的转身在房前小花园里转悠道:“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刚刚念了一句后,警觉过来的叶青急忙把嘴捂上,看着站在小桥流水处的虞允文。

    刚刚念的乃是陆游晚年时,前往沈园所做的诗,好像跟此情此景也不是很搭。

    “有两下子啊,竟然出口成章,小看你了看来。”虞允文回头,看着叶青说道。

    “那是,本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回到临安后,就打算弄个什么大学士当当。”叶青双手背后,做书生伤春悲秋、忧国忧民状。

    但换来的却是虞允文的一阵白眼跟讽刺,而后有些心慌的问道:“你不会打算回到临安,真的要请太上皇赐你一个文官当当吧?”

    “废话,你既然出了这么好的主意,何况我这一趟北地之行也立下了功劳,不尝试着要个文官……。”

    “以你现在的岁数,即便是参加科举岂不是更好,你又何必走那文人不耻……。”

    “我有太上皇这个大靠山不用,然后去看你们这些文人的假仁假义的嘴脸?我又没有自虐倾向,才懒得去看那些人的嘴脸呢。”叶青不屑的说道,心里却是打鼓,我特么要参加科举,虽不敢说进前三甲,但最后一名绝对是我叶青的囊中之物!

    通读文言文都不利索,买了一本沈括的《梦溪笔谈》,看了没两页,就确定了跟那书谁也看谁不顺眼,就这样的水平参加科举,那还不得让街坊四邻,甚至白纯、燕倾城给笑话死啊。

    说不准连锦瑟还有幽儿,李恒、泼李三等人都得鄙视自己,自己好不容易凭借偷窃的两首词,积攒下的才子名望,还不得一夜之间败个干干净净啊。

    “佞臣!佞臣!佞臣!”虞允文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手指颤抖的指着叶青,怒其不争的道:“若是有朝一日,我大宋还会出现如同秦桧般的佞臣,不用猜我都想到,一定会是你叶青!”

    “你这是污蔑、无中生有,栽赃嫁祸!”叶青当成了褒奖一样,嘴上在反驳,但神态却是颇为得意虞允文对自己的高度、贴切的评价。

    两人一边斗着嘴一边大摇大摆的走出赵师雄的府邸,就看见一队盔甲鲜明的兵卒,在一位武官的带领下,匆匆赶到了门口。

    那穿着一身崭新盔甲的男子,不动声色的看着正在关门的叶青跟虞允文,待两人回头之后,便冷声问道:“门上的封条可是你二人所撕?你二人来此意欲为何?”

    “不是我撕的。”叶青跟虞允文异口同声否认道,而后两人又几乎同时惊诧的望向彼此。

    “那是谁人所撕?”那年轻的武官再次问道。

    “是他。”叶青跟虞允文极为默契,异口同声的指着彼此说道。

    叶青跟虞允文两人理直气壮,几乎不假思索的同时出卖对方的样子,倒是把询问他们的武官给逗笑了。

    韩侂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好笑的看着指着彼此的二人,并没有在两人互相指责后,便下令把两人抓起来,而是继续问道:“二位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撕这官府封条?”

    “他是大理寺少卿虞允文,撕掉封条是为了查案。敢问这位将军高姓大名?”叶青比虞允文要快速的把对方给卖了个底朝天。

    而虞允文只是动了动嘴,本也想把叶青卖了,但无奈皇城司非同寻常衙门,所以犹豫之间,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青把他拉出来,做挡箭牌了。

    韩侂胄目光变得不再凌厉,随着叶青的话语缓缓看向虞允文。

    虞允文无奈,只好跟叶青走下台阶,来到韩侂胄跟前掏出腰牌解释道:“在下大理寺少卿虞允文,今日心头对此案有些疑惑,所以便私自打开了封条,过来印证一番,看看是否有遗漏。”

    “末将韩侂胄,见过虞少卿。”韩侂胄急忙向虞允文行礼,而后目光便缓缓望向叶青。

    叶青嘴角有些抽抽,这世界不是挺大的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笑了?咋议论谁谁就出现在自己跟前呢?难道我是上帝?有求必应?

    “在下禁军叶青,见过韩将军。”叶青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在韩侂胄身上停留太久,以免引起人家的注意。

    “叶将军,末将有礼了。”韩侂胄再次不卑不亢的行礼道,显然他知道叶青的身份,只是也没有当众点明。

    这下叶青跟虞允文又是互望一眼,终于明白从崇国公府出来时,邀请崇国公一同喝酒的时候,崇国公所说的要事儿是什么了。

    看着眼前的韩侂胄,不用想都知道,五河军统制韩诚进入扬州城了,并没有像外界传言的那般,率领着五河军一万人,回到他们的营地。

    当然,这也不排除,大军已经回营了,而韩诚父子却留了下来,进驻了扬州城。

    “是误会就好、是误会就好。”彭器从远处的轿子里匆忙跑过来,嘴上继续说道:“刚刚有人报案,说朝廷的封条被撕了,于是留大人便让我赶紧过来看看,正好韩将军也在,就一同过来查看了。”

    虞允文跟韩侂胄互望一眼,而后不等虞允文说话,韩侂胄就自己主动解释道:“末将与韩统制乃是奉枢密院之命进驻扬州城的,毕竟如今知府兼安抚使已经捉拿归案,而提刑使大人李习之还未查清其是否与赵师雄一案有关联,朝廷怕扬州在此动荡时刻,出现乱象,便命韩统制率领三千人驻扎在了城外,只有末将与韩统制进入了扬州城,所带人马也不过是两百人的护卫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是在下多虑了。”虞允文笑了笑,身为大理寺少卿,自然是有监查权,对于屯驻大军无缘进入扬州城,自然是有权利过问的。

    看着虞允文说完后,韩侂胄的目光便放在了叶青的身上,像是在征询叶青可有异议。

    “别看我,我之所以还在扬州,是因为要养伤,所以不是在办差。何况韩将军也是奉枢密院之命,并无不妥之处,我就更没有理由过问了。”叶青耸耸肩膀,轻松面对韩侂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叶将军了。”韩侂胄微微一笑,而后手一挥,身后的兵卒,立刻给叶青跟虞允文让开了一条路。

    历史或许就是如此,即便是你已经参与到了历史的轨迹之中,但依然无法改变历史有趣以及巧合的一幕。

    叶青从来没有想过,与韩侂胄会在扬州见面,更没有想到,等几年以后,他再次来到扬州之时,已经成为一军统制的韩侂胄,却是到达了镇江,与他隔江相望,隐隐有对峙之势。

    当然,他就更不会知道,几年以后再次到达扬州,却也是他开始背负指责与骂名,开始真正整顿扬州、淮南东路之时,也渐渐的与韩侂胄、史弥远在朝堂之上,开始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的雏形。

    留下了原本借给虞允文的一百禁卒,继续供虞允文差遣,谢绝了崇国公这个未来,与他同处扬州的崇国公赵师淳的送行宴之后。

    第二日一大早,叶青便与泼李三,以及连同十名护卫,开始乘船南下回临安。

    三日之后,再次踏上钱塘江的渡口,叶青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前胸、后背上的伤疤,基本上已经痊愈,也被他把那结的痂,大部分揭下来了后,扔进了钱塘江内。

    刚刚站上渡口,正要在心里头感叹,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迎接自己这个功臣时,王伦便如同幽灵似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恭喜叶统领、贺喜叶统领办差凯旋归来。”王伦一身青色长袍,白净的脸上的笑容,在叶青看起来多少有些虚伪。

    “不至于吧,刚一上码头,就让我进宫吧?家也不让回?换身衣服也不行吗?”叶青看着王伦,率先行礼后,就开始抱怨王伦的没人性。

    “少跟咱家来这一套,谁没让你回家了?交出该交的东西,然后你就可以滚蛋了,明日记得和宁门候着,等候太上皇的召见便是。”王伦跟叶青并肩往前走,带着冷笑说道。

    叶青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有好几个跟王伦神情颇为一样的太监,夹杂在人群之中,正跟着他们往马车的方向走去。

    “这么着急?”叶青笑了笑,而后便命泼李三,把当初陶刀交给他的文书,以及抄赵师雄家后,那些金银财宝、珠宝玉器的账簿,一同递给了王伦。

    “可有打开看过?”王伦接过陶刀那份文书,指着对叶青问道。

    “想打开来着,但不清楚上面火漆印的机关,不知道能不能仿造出来,所以就放弃了。”叶青毫不隐瞒的说道。

    “算你小子识相,若是敢打开,咱家就打断你一条腿!”王伦笑着说道。

    叶青则是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裆下,这老小子不会因为自己少了那三条腿,所以就喜欢打断别人的那有名的三条腿吧?

    “放心吧,这点儿忍耐我还是有的。”叶青含糊了一声,而后看着王伦把手里的东西,仔细查验了一番后,交给了旁边冒出来的两个太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