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乱世丽姝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贩卖奴隶
    这天下午,夏雪、欧阳倩、李康、江勇、宋钢来到一个不大的城镇,这是突厥人控制的城镇,里边突厥人、羌族人、吐谷浑人、高丽人、吐蕃人、沙陀人、回纥人、楼兰人、室韦人、铁勒人、龟兹人、大食人、波斯人、东罗马人、汉人等等什么民族的人都有,除过突厥人外,大多数都是外地经商的。

    夏雪和欧阳倩戴着挂有面纱的帷帽,穿的也是西域胡人的服装,李康、江勇、宋钢几个也是穿的西域胡人的服装,这是为了掩人耳目。

    李康面如淡金,个子高大,身材魁梧,体格强壮,精力旺盛,是个活泼好动的小伙子。江勇中等身材,皮肤微黑,瘦削结实,留着牙刷般的小胡子,精明干练。宋钢皮肤黧黑,中等身材,方阔脸型,生着连鬓胡子,长得很结实,相貌粗犷,性格比较沉稳。

    到小镇吃了下午饭,夏雪看到天色不早,于是在这个小镇找了个客栈住下,准备在这过一晚,明早再出发。

    几个人把行礼等放到客栈后,把马匹也让店家牵到后院的马厩喂食饮水。闲来无事,就到小镇中四处溜达观赏,心中也有一些期盼,希望能在这个小镇打听到独孤俊的消息,如果能碰上那就更加谢天谢地了。

    几人转了一会,看到小镇中央的一个小广场上围满了人,不知道什么事,就走上前去观看。

    没想到这里竟然在“卖人”。突厥一直保留着奴隶制习俗,特别是把战俘、抢掠来的其他民族的人经常当奴隶使用和买卖。买卖奴隶的时候,会将奴隶用粗大的麻绳圈拴在集市木桩上或者装在木笼子里,任人评点挑选。

    夏雪、欧阳倩等人在中原还真没见过买人卖人的“人市”,不由有些好奇。

    只见广场中央站着五个突厥彪形大汉,身后有几个木桩,木桩上用粗大的麻绳圈拴着一男一女和一个少女。男的年龄大约28岁左右,女的年龄24岁左右,少女年龄估计只有12岁左右,看相貌好像是汉人。

    只见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突厥秃顶大汉,脸上有一条狰狞的刀疤,他大声吆喝着,“快来买家奴啦——,都是汉人奴隶,货色好,价格便宜,快来买啦,快来买啦,只剩这最后三个了——!”

    周围围观群众是各族人都有,有男的也有女的。

    只见刀疤脸站在木桩旁,拧着男人光膀子上的肌肉高声吆喝道:“列位请看,这男奴胳膊上的肌肉多结实,就像岩石一样结实!力气大,足足顶半头驴!买回去耕田护院,放马牧羊,一准没错的啦。而且是汉人,汉人温顺听话,勤恳老实,绝对会是一个好家奴。价格不贵,只收150两白银。快来买了,快来买了,只要150两白银,价廉物美,最后一批货了,速速下手哦——”

    男奴隶满脸涨红,又羞又愤,但毫无办法。因为他知道他只要稍有反抗的意思,就会招来恶毒的鞭打。

    欧阳倩臊得面红似火,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夏雪也不由俏面一红,心说:“这哪里是卖人啊,简直就和卖牲口一样,奴隶制真可恶!”

    刀疤脸又走到女奴隶面前,对着周围的男观众大声吆喝:“这女奴隶年龄不大,长的不错,身材也很好,只要150两白银,绝对划算。汉人女奴温顺听话,心灵手巧,男爷们买回家既可以让她给你做饭洗衣服干家务,晚上还可以陪床,多shuang啊,哈哈,快来买了,快来买了,只要150两白银——”

    女奴羞涩不堪,脸红得像红布,满眼都是羞愤的泪水。

    有人喊道:“那个小东西呢?有何长处?”

    刀疤脸忙不迭走到少女面前,捏着少女稚嫩的脸,“这个小东西当真宝货啦!看看这张脸,这么嫩,都能掐出水来,看这眼睛、鼻子、嘴巴,长得多可爱啊,保准以后是个大美人,买回去养两年,绝对变成个水灵灵的俊姑娘。有眼光的赶紧下手了,这个小家伙便宜,只卖100两白银。”

    小女孩也是满脸羞愤,大眼睛中噙满泪水。

    便有人高声问:“能不能再便宜点?”

    刀疤脸气吼吼地道:“都这么便宜啦,还想便宜?你们也太贪心了。好啦,最后三个了,老子卖了准备收工,如果谁能把这三个一块买了,只要三百两白银!单个买,男女每个150两白银,少女100两白银,一分都不少!”

    周围便有逛市的观众纷纷凑上前去,摸摸捏捏,评头品足讲价钱。

    夏雪看着,再也无法忍受了。虽然她知道自己现在改变不了突厥的奴隶制,也不能拯救所有的奴隶。但她现在心里太不舒服了,如果不能把这三个可怜的奴隶在自己眼皮底下救出来,她估计今晚上都难以安睡,虽然她知道现在寻找独孤俊是大事,但眼不见为净,现在她见到了丑恶的事,她不能不管。

    于是,再也无法忍受的夏雪把李康叫过来,悄悄对他说:“你去,三百两银子,把那三个奴隶一块买了。”

    李康、江勇、宋钢,包括欧阳倩都惊诧得瞪大眼睛,他们都知道女王不是那种感情用事的人,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寻找独孤俊。而且在突厥人的地盘上,尽可能少惹是非,少管闲事,而且他们携带的金银也不是多的用不完,300两白银也不是个小数目,还有更严重的问题是,救了这三个汉族奴隶,怎么能带着他们去辽东寻找独孤俊呢,那不是成了累赘。

    夏雪看他们一个个瞪着眼睛难以置信的囧样,不由忍俊不禁,噗哧一笑,轻声对他们几个说:“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种心血来潮,感情冲动的人,我救他们,不会给我们惹麻烦,也不会成为我们累赘的。而且会对我们国家有利,也不会赔钱。我什么时候做过赔本的买卖哦?就是救人为乐也不会做赔本买卖的。”

    这么一说,欧阳倩、李康、江勇、宋钢几个更是张大了嘴,更加地难以置信了。

    不过看到夏雪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李康只好按照女王的吩咐向几个奴隶贩子走去。他们几个都知道他们的女王不是一般人,智慧过人,有些奇怪的想法不是他们几个凡人能理解的。

    听到李康要一块买了这三个汉族奴隶,刀疤脸喜出望外,“兄弟,够shuang快,你三个一块买就总共只收你300两白银,平均一个才合100两白银,太划算了。兄弟,你一定不会后悔的,因为你这次赚大了!”他让手下几个突厥人把一男一女和那个少女奴隶系在木桩上的一头绳子解开了,不过圈在脖子上和脚踝上的绳子没有解,然后把绳子交给李康。

    李康也按协议付了三百两银子,牵着三个奴隶向客栈走去。

    夏雪让欧阳倩给三个奴隶买了新衣服、新鞋子,然后又让他们三个饱餐一顿。三个奴隶吃饭的时候,看得夏雪、欧阳倩她们瞠目结舌,他们三个太能吃了,就像饿死鬼一样,男的吃了四大碗饭,女的吃了三大碗饭,就连那个十二岁少女都吃了两大碗饭。看来他们好长时间都没有吃过饱饭了。

    他们吃饱后,夏雪经过询问才知道,原来他们三个竟然是一家人,男的叫王林,女的叫李梅,是王林的妻子,那个少女是他俩的女儿,叫王琼。他们都是靠近突厥边境地区的汉人。一个月前,被突厥人“打谷草”的时候从边境地区掳掠到突厥境内进行贩卖。许多突厥边境的汉人都有这样的悲惨遭遇,夏雪不由对突厥印象变得很差。

    “一群可恶的野蛮人!”这是夏雪现在对突厥的初步印象。只是现在她远在南方,对北方边境汉人的悲惨遭遇也无能为力。

    夏雪给王林夫妇说,北方边境地区看来不能生活了,不然回去又被抓了该怎么办?

    王林、李梅也是一脸忧愁和茫然,现在天下大乱,他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你们可以去南方的天使国,只要勤快,一定会安居乐业的。”夏雪说。

    “天使国在哪里,我们怎么没有听说过?”王林夫妇疑惑地问。

    “你们如果不知道,就一直往南方走,跨过长江就到了。”夏雪没想到天使国名气这么小,不由苦笑了一下。

    “就是!你们一家人如果到了天使国,只要勤快,以后一定能丰衣足食,不愁吃穿的,而且治安很好,没有战乱。”李康骄傲地说,作为天使国国民,一路走来,和其他国家一比,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太幸运了。

    “不愁吃穿,没有战乱,那不是天堂吗?”王林夫妇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一副神往的样子,就连王琼这个小女孩都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无比向往。

    “现在和其他整天打仗、战乱、饿殍遍野的国家相比,和这个野蛮的突厥汗国相比,天使国真的就是天堂!”欧阳倩也自豪地说,虽然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独孤俊,但看到今天的奴隶贩卖和一路上战乱地区的悲惨见闻,她深深觉得,能够跟随女王姐姐,能够生活在天使国,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啊。

    江勇、宋钢也自豪地夸着天堂一般的天使国,王林夫妇就好像一直在沙漠中艰难跋涉快要渴死、快要绝望的人,忽然发现绿洲一样,兴奋得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现在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天堂国家,他们就是死也要去那里生活,而且要回家,把他们的亲朋好友都叫上一块去。

    夏雪解救他们事实也有这样的想法,希望他们能为天使国宣传,多带些人力去天使国。因为现在南方天使国的确严重缺乏劳动力,不论是农场、矿山、工厂都严重缺人。

    夏雪给王林夫妇了一百两银子作为路费,还给他们买了路上的干粮淡水等。然后找了一个去内地的商队,给了商队镖师50两银子,希望镖师能把王林夫妇一家三口安全送往内地,这是顺路买卖,镖师收了银子一口答应,作为跑江湖的镖师,受人钱财,保人免灾,江湖声誉非常重要,这点夏雪到不担心。

    王林夫妇一家三口没想到碰到了大恩人,三人对夏雪他们跪地三叩,千恩万谢,然后跟着商队走了。

    王林夫妇走了两个多时辰后,天已经黑了。夏雪回到客栈,脱下了胡服和帷帽,穿着高科技冲锋衣、戴上蓝色头盔,

    悄悄潜伏到五个突厥奴隶贩子住的客栈后边。

    五个突厥奴隶贩子这次把抢掠来的汉族奴隶全部售完了,赚了一大笔银子,一个个兴高采烈,正买了酒肉在客房内欢庆。

    星辰黯淡,阴云漫天,几乎寻不到丝缕的月光。

    夏雪借着夜色的保护,悄悄来到五个突厥奴隶贩子庆贺的客房的窗子底下,听到屋内一片欢笑嘈杂声。

    窗子是古代常见的木格窗子,上边糊着白纸。

    夏雪用唾液蘸湿了小拇指,然后轻轻捅破了窗户纸,往里边偷偷一瞧,发现五个突厥奴隶贩子都在。

    他们正围坐在一张摆满酒菜的木桌旁,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天南海北,胡吹冒聊。

    夏雪轻轻拔出ma醉手枪,瞄准正端着酒碗喝酒的刀疤脸,“噗”地一声轻响,刀疤脸正豪shuang地端着大碗酒仰头一饮而尽,其余几个奴隶贩子齐声叫好:“大哥好酒量!”

    却见刀疤脸忽然往后一倒,连人带凳子一块翻倒在桌子底下,其余几个奴隶贩子不由一声哄笑,嘲弄道:“大哥,才刚夸你好酒量呢,你怎么就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话音未落,发现靠窗子坐着的两个同伙也“噗通”两声翻倒在桌子底下,剩余的两个突厥奴隶贩子脸色大变,他们已经敏锐地意识到有人偷袭他们,连忙去拔腰间的短刀。

    可惜还没等他们拔出刀来,“噗”、“噗”两声轻响,两人也一块软倒在桌子上。

    过了一会,夏雪悄悄地揭开窗户,从外边轻轻地跳进屋里,她仔细检查了一遍五个突厥人贩子,确认都昏迷过去了。

    然后把他们的包裹、衣服里认真仔细地搜刮了一遍,总共搜刮了一千五百多两白银,看来他们这次的确贩卖了不少奴隶,的确大赚了一笔,可惜这笔钱现在全部落到了夏雪手里。

    夏雪把银子用包裹包好,背在身上,对着五个家伙嘿嘿一笑:“偷鸡不成蚀把米,多行不义必自毙!”

    然后,撑开窗户,跳了出去,按原路返回客栈。

    不过一路上心里嘀咕:“好沉啊!古代的货币虽然不怕贬值,但就是分量太重了。”1500两银子就是150斤,事实挺沉重的,好在夏雪是未来时代人类,力量和体力比古代、近代的人类好很多,不然,要是搁到一个古代柔弱女子的身上,估计这150斤银子会把她压垮的,更别说偷回客栈了。

    回到客栈后,她立即把欧阳倩、李康、江勇、宋钢四人叫到一起,让他们看了看自己偷回来的银子,四个人一看,一个个眼睛瞪得像铜铃大,“我的天哪,陛下真厉害!不到五百两银子换了一千五百两银子,真是赚大了!”

    “黑吃黑嘛!来钱当然快了!呵呵——”夏雪向他们做了个“嘘”字的手势,示意他们低声点,毕竟目前在突厥人地盘上,在人家地盘上偷人家的东西,那还得了。

    夏雪当然知道这点,于是让五个人把银子分装,并赶快收拾行囊,连夜悄悄离开了这个突厥小镇,向辽东方向疾驰而去。

    只余下一串急雨般的马蹄声在宁静的小镇上空久久回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