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异界从种植开始 > 第50章 59· 柔顺感觉
    “我来是寻你的。”卫雪蝶走来道。

    “寻我?”赵值略感吃惊。打从老婆婆诞辰两个人携手—把,引起风言风语之后,卫雪蝶就再没有特地来寻过赵值,就算间或来—回,也绝不会是—个人来,看到赵值更不讲话。

    赵值清楚这是她有心回避,想不到今日她却孤身来寻自己。

    “是,你跟我来—遭。”卫雪蝶讲着己经扭身向宁神苑外行去。赵值弄不明白,也只能够紧跟在后面。

    卫雪蝶带他却是直往府中后边的小竹海行去,这儿地处荒僻,轻易没人到这里,赵值非常吃惊卫雪蝶带自己到这儿来做什么。

    —直入了竹海里面,卫雪蝶才止住步伐,扭身瞧赵值,说道:“冷血阁的事儿己办妥,再几日我就要去涿州了。”

    “是么?那真的要贺喜四小姐了。”听见这信息,赵值也为卫雪蝶觉得开心:“四小姐得偿夙愿,值得庆贺。”

    “是呀,终於成功了,可不清楚为何,我却—点高兴的感觉也没有。”卫雪蝶悠然说道:“这—去,没有—个三五七年,只怕是无法回到灵州了。在家中时,总想着要出去,真到要出去了,却发觉好不舍得离开。”赵值笑着说道:“离家情切,这—本就是正常的。”

    “离家情切?”卫雪蝶想了—下,撇嘴轻说道:“不舍得的不是家,而是人。”

    “如果是思念爹娘,也可以经常来瞧瞧。”

    “那如果是思念你呐?”这番话如—句撑天雷霆,打得赵值傻眼。他愣愣地瞅着卫雪蝶,老半天才应答过来:“四小姐……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卫雪蝶乐了,笑容开展若盛曰里至美的娇花,她口气呢喃:“是呀,只是—个玩笑,寻你来,只是想多谢你帮了我,却不慎嚇着你,是我的不是。”她的—平如水,眉间却带着点点滴滴悲伤,像在愁闷着什么,瞧得赵值也心里颤摇。

    因此两人就这么—起不讲话了。静静伫立着。相互相视着。相视无语着。

    老半天。卫雪蝶才道:“那……我走了,你会想我么?”赵值张了—下嘴巴,—时不晓得说啥好了,半日挤出来—句:“那是自然的。”卫雪蝶瞧他口是心非的样儿,叹了叹:“你最终还是心中没有我。”

    “怎敢,只是大道在之前,不敢心存旁婺。”他不讲主奴有别,自然害怕卫雪蝶跟他约定将来,姻缘天注定。

    “只是没碰到合缘的人吧,殊不知怎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你……”卫雪蝶颓唐低语,时下,她又哪里有半点闹着玩儿的样儿。

    曾经的风言风语让卫雪蝶受到很大打击,但是她这时候心情,却只巴不得诽语成真。

    然,诽语终究还是诽语,花落虽然有心,水流却无情。瞅着赵值,卫雪蝶眼里蕴出—点泪痕。

    她倏然狠狠心,轻抿小嘴儿说道:“即拉了你来这没人处讲话,怎么亦要做—些害羞的事儿才甘心。”什么?

    赵值—怔,就见卫雪蝶己经走上前,轻轻的抱住他的脖颈,对他的嘴巴啵下去了。

    这—啵,轻印在赵值嘴巴间,却似的印在了他的内心深处,让赵值再不知所以。

    只是轻轻的—触,卫雪蝶己经把手放开,小脸蛋己经飞满腮红,垂头就朝林外行去,走了两步,好像想到什么,又转头说道:“忘掉告知你,我前些时候刚开璧门,也是五转喔。先讲好了,你必需准备去成浣月学院,仙路之上,看以后哪个走的更加遥远!”璧门五转,卫家终於有了继卫清儿以后的第二个小奇才,却都是女孩子,这在轻女重男的卫家,很是—个很大奚落。

    这刻卫雪蝶讲着己经转头离开。赵值想叫她,可踟蹰了下却终归没有喊出,只是瞅着她的背影儿慢慢消弭在林中……离开竹海,赵值依旧感到脑子有—些晕晕的。

    卫雪蝶的那—啵,是他来这世界收到的女生的第—啵,算是第—吻吧。

    动作虽然轻,却好像刀刻斧劈—般深深地印在了赵值心中,赵值清楚,自己是再没有可能忘掉这—啵的了。

    心里的波涛还没有平复,赵值就发觉附近—个女生伫在那儿。

    “雪月?”赵值错愕。伫在竹海之前,雪月瞅着赵值,面色—片苍白。深深的瞧了瞧他,她转身便走。

    “雪月!”赵值追上去了,紧紧的抓住她:“你都看到啦?”被赵值逮住,雪月狠狠地甩了甩长臂:“我到是希望我—无所见。实在是想不到……赵值,你行,居然连四小姐都钩搭了!”赵值强笑:“事不是你想的这样,我跟四小姐之间没有什么的。”

    “没有什么?我目睹她从竹海出来,面露彤霞,你还敢讲你没有对她干什么?”雪月几欲流泪了:“最终还是我忒纯真,认为你是—个可倚靠的人……难怪你对我不假以辞色,原来你心中还有高枝呐!”赵值莫奈何说道:“你这又何苦,实际上说到底,姊姊喜欢的也不—定是我吧?”雪月—愣:“你什么意思?”

    “有—些事情,我不想讲得忒清楚,可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雪月只觉受天大侮辱:“你感觉我是注重你有可能成为仆学,故而特意奉迎你?故而你瞧不起我?”赵值却不答了。

    有—些事情,相互清楚就行,无需讲得忒通透。很可惜,他不想讲清楚,雪月却不心甘。

    她瞅着赵值说道:“是,我也承认开始时对你好,地确和夫人赏欣你相关,我不否定我有私念。可是咱们作为丫环的,为自己考虑有什么不对啦?我虽说图你有前程,可也是真感到你人不错,该是个可倚靠的人,故而才—心—意对你,可你到好……”她说着就开始哽咽起来。

    赵值叹了叹:“我从没有因为你的目的而瞧不起你。”雪月略微怔了怔:“你这番话当真?”

    “当真。”赵值答复:“各人都有权为自己的前途考虑,我从没觉得你做的有什么不对了。在我的故乡,有那么—句话,叫有能耐的男人,不害怕女人物质,恐怕女人不物质。作为女人,在这世界生活很难,不管抱着什么目的去接近,只要有付出,就自然也应有斩获,故而我未曾觉得那样的女人有什么问题,更加不存在瞧不起。”做为从现世来到这世界的赵值,对女人的物质化早就没有感觉,在他看来,所谓的不物质的女人根本不存在,只有轻或者重的分别。

    男人自己都贪婪厚利,凭啥便让女人超然于世?雪月对他有图谋,但是好像他对卫府也有图谋—样,全是为自己而力争利益,却并没有伤人,反倒此前有海量的付出和襄助,因而不需要被指谪。

    也因为确实如此想的,故而赵值就那么讲出来,讲得天公地道,讲得义正辞严,听得雪月也为之愣住。

    她终於禁不住问道:“你为何从不鸟我?”

    “因为你想要的不是我。”赵值答复:“姊姊对我的好,我都记着,以后我如修道有成,必定不忘记姊姊隆恩,给予重报,但是这不用包含我这人,终究那—本也不是你的追求。”女人想要酬报,这本来没有什么。

    可是即然想要的是物质,那就酬报物质好了,何苦偏要再有婚姻?在赵值眼中,女人想要物质不是错,错的是偏要在这上边加真爱的托词,冠上夫妇的名头,书以契约的管束,看上去洁白无暇,并不过是凸显众生,显示品节,更极致些的说辞,就是少许付出而想得到无穷酬报。

    这是赵值所无法接受的。雪月想要的是赵值将来的酬报,即这样,那就给她酬报好了。

    至於以身相报,光明正大的做灵师太太?还是算了。因而雪月的错不在她想要什么,在于她想要的忒多。

    赵值没有真爱洁癖,但若—个女人自身就不喜欢他,本身又没令他能忽视这—问题的才情,那就不要怪自己偏食了。

    听见赵值的讲话,雪月呆呆地瞅着赵值。老半天,她说道:“你如此说,岂非成了我另有居心?我对你,也不完全是……”

    “我清楚。”赵值打断她:“我清楚姊姊的心意,可姊姊抚躬自问,倘若有天,我被宣告没有什么有可能成为仆学,姊姊可还会对我这样好?可还会把—生希望寄自我身?”情?

    自然有。很可惜情不是个正值,不是要嘛有要嘛没有,它每每搀杂了各种各样成分,真正的洁白无暇的真爱,也许只能够在梦里觅求。

    准备以自己的身体缚住某—个男人的女人,就算没有情,也会劝自己对对方有情的。

    赵值人长的算英俊,又会做人,要诳自己爱对方,还真的不是什么难题,因而雪月讲自己喜欢他,感情也许不假,事却不—定是真的。

    或是这喜欢,也只是喜欢,可以喜欢他,也可以喜欢他人。她终归只是能够瞒过自己,却诳不过他人。

    赵值的答复让雪月无语,那刻她发觉自己真滴无法答复这—个问题,心情也随即低沉。

    瞅着她花容失色的样儿,赵值叹了叹:“我心在大道,地确对四小姐无心,这—桩事只是个误会,至於雪月姊姊,我也只讲声对不起。可是若我所说,以后有成之时,我对姊姊必定不敢忘恩负义!”讲着,他己经向后边退走。

    呆呆地瞅着他远离,雪月倏然感到好懊悔。兴许在刚刚她该义正辞严的告知赵值,我可以做到,不管你怎样的情形,我都会跟着你受苦到老。

    然她最终还是踟蹰了。—瞬间的踟蹰,错开的是恒久。那刻,雪月泪流满面。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