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治世小商人 > 第七十章 长宁公主杨婉清
    长宁公主本名杨婉清,是当今陛下与皇后的小女,也是毕业第一个女儿,因此十分宠爱,刚生下来就被册封为“长宁公主”,并开府,此外在长安外蓝田县一半改为长宁县,为公主封地。

    长宁公主封号中“长”为长安之“长”“宁”为宁静淡雅之意,这封号可谓是尊贵至极。

    一般皇子皇女要到成人才可册封爵位和封号,其中只有最高等级的亲王中的极少才能开府,及皇帝赐府邸,府内一应官吏均有品级,薪俸均由户部统一发放。当今的除了皇太子,包括二皇子晋王在内皇子都是二十岁行冠礼成年后才正式册封的,因此陛下对长宁公主那真是十分宠爱。

    杨婉清来到文怀仁面前,恭敬的叫了声“师父”,文怀仁点了点头,眯着眼笑道:“小公主许久未来了,这些天去了哪了?”

    杨婉清嫣然一笑说道:“师傅难道猜不到?”

    “小公主聪慧过人,脑中的想法老夫怎能猜的到。”文怀仁笑着说,眼神里充满了慈爱。一旁的苏昌洛则看到二人这样早已见怪不怪了。

    小公主小时体弱多病,多亏了文怀仁一次次的救治呵护,才能健康成长,不然早就夭折了。此外除了公主的亲人外,就数文怀仁陪公主的时间最久了,因此二人感情极深,早已超脱了地位的限制。公主也爱医术,因此拜文怀仁为师,文怀仁对杨婉清是个亦师亦父般的人物,在她心中分量极重。

    就凭这层关系,陛下也不愿放文怀仁走,而成维德就算备受贤妃宠爱也不敢对文怀仁不敬。

    杨婉清拿出一个方子,笑道:“婉清此次去长安周边淳化、扶风二县私访,寻医问药,体察民情,收获良多,这是偶然所得之方,可医肝阳上亢之症。”说着将药方递给了文怀仁,肝阳上亢之症就是后世常说的高血压。文怀仁接过方子,仔细看了起来,随后把方子递给了苏昌洛“龙胆草、夏枯草、白勺……”

    苏昌洛一个个看了看,问道:“公主殿下从何处得到此方,这药材均为寻常药材,不知效果如何。”

    杨婉清道:“只是一个乡野村医开的方子,但当地人服用了确实有奇效,所以婉清特地带来,请先生指点。”

    文怀仁听吧点了点头道:“此方虽未记载在医书之中,但其各药材却有目眩、耳鸣之功效。此方若经多人之验证,无误,可入医典。”杨婉清听罢拱手谢过:“谢过先生。”

    文怀仁笑着点了点头:“公主为完善药典搜罗天下药方,解救百姓,心系苍生,赤子之心让老夫汗颜呐。”

    杨婉清笑着摇头:“为天下百姓谋福祉本就是皇家该做的,先生不必过誉。”苏昌洛听了对这公主更加钦佩,向杨婉清拱手感谢,随后便告辞准备离开。

    当苏昌洛抱着盒子走到走廊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苏太医慢些走。”

    苏昌洛回头一看,正是杨婉清,“公主有何事?”

    “今日进门便见苏太医面带愁容。不知被何时困扰,可否告知本宫。”

    “这”苏昌洛不知该如何说。

    “若是不便,那就怪本宫多嘴了,苏太医见谅。”

    杨婉清笑着说道。苏昌洛一听连忙说:“并不是不方便,公主既然想知道微臣就直说了。微臣的师弟,偶然间结实一年轻人,其有一医法叫输血法,其曾用此法救治过一个身中剧毒之人,此外,此法据说可救失血之人。”

    杨婉清听了立刻眼前一亮,平素她最喜爱收集各类药方,听闻有这神奇的方子立刻来了兴致。“这册子可否借给本宫看一看。”

    “这有何不可。”说完就把盒子中的册子递给了杨婉清。

    杨婉清看了许久,沉思道:“此法虽成功过,但过于凶险,如同以命换命般,先不论效果如何,这过程太过于骇人,恐怕难以推广。”

    苏昌洛听了苦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他也明白,但作为医者不可能放着能治病救人的方法不管。

    “咦?这里面是什么?”杨婉清看着盒里面的东西疑惑地问道。

    “回公主,这就是那少年输血时用到的器具,叫做输血管。”

    杨婉清拿起来仔细端详起来,“果然巧妙,这少年真不是一般人。对了这少年叫什么?”

    “林默”

    “林默?”杨婉清自语道,苏昌洛点了点头。

    杨婉清拿起盒中一张折起来的纸,打开一看,“爱妻柳思青之墓,夫文远泣立?”

    杨婉清诧异的看这着这纸张疑惑地问道:“苏太医,这柳思青和其夫君文远是何人?与你师弟有何干系?”

    “这微臣也不知师弟他为何把碑文也寄过来了,可能是师弟他装错了,微臣这就让人把这送回去,再问问那女子病情如何了。”

    苏昌洛从收到盒子以后就被输血法给吸引了根本没管盒中的其它物件,要不是杨婉清看到,他估计压根不会注意到。

    杨婉清则盯着这副碑文看了许久,特别是拐角处的那两句诗。

    “苏太医,本宫倒是有个法子能帮你推广这输血法。”杨婉清沉思一下说道。

    “哦,公主有何高见,还请指点,这法若是真能实现那真是功德无量了。”苏昌洛闻言立刻问道。

    “告诉苏太医也不难,本宫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苏太医愿将这碑文赠与我,当然若是不肯本宫也可以用所藏的名家字画交换。”

    苏昌洛闻言笑道:“区区一副碑文而已公主若是喜欢就赠与公主了,还请公主明示这推广验证之法。”

    苏昌洛听闻公主要这幅碑文立刻就答应了,他觉得这碑文大概就是师弟卢清涯替人写的,他的字在自己眼中虽然算是上乘但对自己也没什么用,公主既然要了那就给她算了。

    苏昌洛这样想本没什么错,但他却不知道这字并不是卢清涯写的,而且这碑文并不简单,只是他现在一心想着输血法的事,全然没注意纸上那字何等奇异。

    “那本宫就谢谢苏太医了。说起这医法,若是解毒恐怕并没那么多机会去运用验证,但若是说救治失血之人,这有些地方那可是求之不得。”

    苏昌洛一听立马反应过来道:“公主说的莫不是军中?”

    杨婉清点了点头,道:“这军中行军打仗,死伤之人许多都因失血昏厥最终不治而亡。这法子若是真有奇效,在军中岂不是可以救助受伤的将士,这对我大玚可以说是天大的好事了。”

    苏昌洛听闻兴奋的点了点头,感谢拱手谢道:“公主之言让微臣醍醐灌顶茅塞顿开。”随即又有些忧愁:“可这如何才能传到军中,微臣是个太医,与军中素无交集,如何才能让军中之人听信微臣之言。”

    苏昌洛说得不错,除了兵部户部这些与军队有交集的官员,其他的官员压根不会跟军队有交集,也不敢与军队有交集,不然要是被人知道了,参你一个图谋不轨之罪,谁也担待不起。杨婉清听了,莞尔一笑道:“苏太医是不是把本宫忘了?”

    苏昌洛听罢,既欣喜又疑惑,开口问道:“这,公主若是能帮忙当然更好,但这会不会给殿下带来麻烦?”杨

    婉清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有什么麻烦可言,本宫作为大玚的公主,为大玚的将士性命着想谁敢嚼舌根。”说着言语中散发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苏昌洛听罢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这件事依靠杨婉清比自己去处理更加方便有效。

    杨婉清笑道:“若是苏太医实在担忧,不去军中亦可。”

    “哦?公主有何办法。”苏昌洛疑惑地问道。

    “明日你随本宫去一趟国舅那这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苏昌洛一听眼前一亮,“对啊,微臣怎么把国舅爷给忘了。那微臣就谢过公主了。”言吧便告别杨婉清抱着盒子离开了。杨婉清拿着那幅字便起驾回宫。

    原本已到双十之年,且已有府邸,本应搬出皇宫,但皇帝和皇后舍不得,因此一直让她留在皇宫,这在众多皇嗣中也是独一份。

    等杨婉清回到宫中,径直走向自己的寝宫“长宁宫”,将碑文摊在案上,看着纸上那从未见过的字体不由得惊叹不已,这字虽然还有些潦草,但有傲骨之气,如同断金割玉一般,更兼瘦劲奇崛之妙。

    杨婉清看着字喊道:“来人,把架上的名家笔墨给本宫挂起。

    ”门外一下子进来了八名宫女,熟练地从一排木架的匣子中取出不同的卷轴,将他们挂在殿内的架子上,这些字有当代名家,也有历代文人,字形字体各不相同。

    杨婉清仔细对照着每一幅字,最终微微一笑,“这字果真是前所未见,自成一派,这卢清涯果真是个高人,特别是这两句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情真意切,缠绵悱恻。”

    杨婉清好似想到什么,望着这幅字陷入了沉思,良久终于回过神来,“本宫倒很想去见识见识这卢清涯,问一问,这柳思青与这若文到底有何样的故事。”

    远在云州的卢清涯正在家中研磨药材,突然打了个喷嚏。“这药味太过浓烈了,下次等裹块湿布再研磨。”

    本书在纵横中文网免费连载中,请诸位多多支持。网址http://book./book/840100.htm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