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110章 不顾场合幸灾乐祸秀恩爱
    小÷说◎网】,♂小÷说◎网】,

    用人间炼狱来形容血腥恐怖的审讯室,一点都不为过。

    墙壁和地面上遍布血迹,触目惊心!

    血泊中,一个已经无法辨别脸部的女尸躺在那,眼睛里插着一把手术刀,而女尸的手,还死死的握在刀柄上,血流了一地,肠子都露在外边。

    一个头破血流的男人正座靠在墙边,不知是死是活,只知道他半个脑袋已经凹陷,就像不断地用力猛烈撞击墙面留下的痕迹。

    另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那白色外褂早已被血浸染,他恐怕是除了纪由乃,唯一一个活着的人,只是瑟瑟发抖的缩在墙角,面对着墙壁,神神叨叨疯了一样的不停重复同一句话——

    “鬼!鬼来了!全是鬼!”

    而让所有人更心生恐惧的是……

    这么可怕的场面下。

    那个被审讯的少女,竟身上未沾染一滴血。

    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那,任由那俊美的男人抱着哄着安慰着。

    就好像,一切与她无关一样。

    -

    宫司屿心心念念的只有纪由乃。

    根本不管死了谁,场面多血腥。

    他发现纪由乃的额头也受伤了。

    凤眸冷冷,话音却满含心疼。

    “头怎么弄的?”

    “那个叫安希的砸的,她想杀我。”

    纪由乃坐在审讯椅上,搂住宫司屿的腰,依赖的靠在宫司屿怀中。

    这一刻,她觉得心安。

    宫司屿见到了纪由乃面前桌板上的医疗箱,里面,还有很多颜色相同的针剂。

    眉头紧蹙,凤眸阴冷,宫司屿拿起一个就问纪由乃。

    “他们给你打的就是这个?”

    “是啊,药物审讯,屏蔽了一切监视监听,有人想搞死我,可是很奇怪,这针剂对我好像没效果。”

    听着纪由乃的诉说,宫司屿额角青筋暴起,回头朝着门口一众被勒令不能破坏案发现场的警探暴怒冷喝:“警视总厅参与这事的人!谁都别想跑!”

    只是,谁都没看见。

    在宫司屿怒喝的时候,他身手极快的藏了两支针筒在袖管里。

    眼神阴狠,似要弄死谁一样。

    -

    纪由乃一把就被宫司屿抱起,拢在怀中,带出了可怕的审讯室。

    一出门口,魏奇峰就脸色复杂的凑上来问纪由乃。

    “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死了两个,疯了一个?你……当时在做什么?”

    纪由乃乖乖的靠在宫司屿肩头,搂着他的脖子。

    身子单薄纤弱的看起来无害又惹人怜。

    浅笑连连,凝着魏奇峰,杏眸闪烁,令人看不透。

    绵柔细语,温声答了句:“他们给我打针,逼我认罪,然后吧……就突然发疯似的开始自相伤害,我就看着他们在那自残,就跟看电影似的,相当精彩,你看不见,挺可惜的。”

    最后那句可惜,还真就透着几分惋惜。

    听着眼前少女说的话。

    魏奇峰背后冒出了一身冷汗!

    如此轻描淡写的描述这么可怕的场面,她眼底却丝毫未流露一点恐惧。

    魏奇峰突然觉得。

    可怕的不是尸体,而是眼前这个少女。

    -

    纪由乃在走廊看到了正在不停打电话联系人的安蓝。

    同样,安蓝也见到了被宫司屿抱在怀中的她。

    两个人一打照面。

    瞬间如见仇人,敌视对方!

    纪由乃眼见着安蓝气势汹汹的就朝着她而来。

    还未有所动作。

    就见宫司屿突然似笑非笑,目光阴冷的将她放下。

    然后护犊子一样的把她整个人保护在身后。

    “宫司屿,你以为护的了她今天,她就能逃过明天吗!”

    站定在宫司屿面前,安蓝死死盯着纪由乃,咬牙切齿。

    可话音刚落,安蓝就蓦地被突然凑近的宫司屿吓了一跳。

    近在咫尺,垂首蔑视,那双凤眸里,透着十足的狠毒。

    她几乎可以感觉到宫司屿森然的气息。

    然后,安蓝感觉到腹部一痛。

    低头,一晃眼间。

    就惊觉宫司屿将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拔了出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安蓝摸着刺痛的腹部,然后惊慌的喊警察,“快来人!有人想谋害我!”

    走廊里所有警探的注意力皆被血腥的审讯室惨案夺走。

    哪有闲工夫理安蓝?

    而宫司屿就跟没事人似的,全然不理会安蓝。

    晃晃悠悠回到纪由乃身边,牵起她的小手,贴在唇边吻了一口,邪笑着在她耳畔悄悄说道:“一会儿咱们看看神经毒素在她身上会产生什么效果好不好?”

    天知道为什么宫司屿说话口气透着一股子讨好!

    纪由乃是见到宫司屿极快速给安蓝注射针剂的。

    捂嘴偷偷的笑了下,幸灾乐祸和宫司屿咬着耳朵,小声回:“你好坏哦!”

    邪魅迷人透着狠的凤眸笑眯着,微哑令人沉醉的嗓音响起。

    “那你爱不爱?”

    “emmmm……我是你的迷妹!超爱!”

    “心肝,真乖。”

    不顾场合不对,捧起纪由乃的小脸,深深的就吻上了一口。

    安蓝慌了,不断的像警察求救。

    “宫司屿要害我!你们为什么不抓他!”

    “小姐,局里发生恶性命案,我们正在勘察现场,请你不要打扰。”

    也就2-3分钟。

    打入安蓝身体中的神经毒素,似开始产生效果。

    她突然整个人倒在地上,痛苦万分的哀嚎,满目狰狞的惨叫打滚,毫不顾忌形象。

    “宫司屿!你害我!”

    无耻邪笑,宫司屿俯视地上极度狰狞的安蓝,摊手耍赖。

    “安大小姐可不要血口喷人,爷我是良民,做的都是善事,倒是你,贿赂厅长,栽赃陷害,你要完蛋了。”

    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

    清一色纪委中山装,严肃公正的帝都纪检总局来人了。

    “请问安蓝是哪位,刑警总局局长是哪位,我们接到检举,警视总厅有人以权谋私,栽赃陷害,有公民意图行贿做不法之事!请跟我们去纪检办接受调查!”

    宫司屿意味深长的朝着痛苦的安蓝露出一丝冷笑。

    纪检的人,是警视总厅副厅长闫安匿名举报喊来的。

    宫司屿以正厅位置为诱饵,让他这么做,自然,必定也给了闫安极多的好处。

    官商自古有着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

    而宫司屿偏偏是其中扼住极多人命脉,要害的存在。

    安蓝才多少点道行,就想跟他斗?

    天真。

    本以为可以大摇大摆带着纪由乃离开。

    可宫司屿愣是被魏奇峰拦住了。

    “等等,你们还不能走,或者说……纪由乃还不能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