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322章 纸包不住火,蒋王知道了一切
    “本城主没闲工夫替你找这么多学富五车的能人贤士,这小鬼去年横死,听闻是你们人界的高考状元,让他附身替你去考,总该圆满了吧?”

    去年横死的高考状元?

    这个够狠啊!

    而就在范无救欲要送纪由乃回人界的时候。

    蒋子文和他擦身而过,冰冷无温度的幽瞳,透着可怕的寒气。

    “本王在你府邸等你,等送她回去,我们……继续那日的话题。”蒋子文顿了顿,低沉幽冷,提醒范无救道,“纪由乃在人界,身边有什么喜欢她,或她喜欢的人。”

    范无救心一沉,敛眸,颔首。

    他心知,这一次,绝对无法瞒天过海了。

    -

    送纪由乃回到家中的时候。

    临走前,范无救神色复杂深沉的看向依旧欢欣雀跃,仿佛什么危机感都没有的纪由乃,冷冷唤了一声:

    “纪由乃。”

    “范大人?”

    “享受最后的时光吧,你和宫司屿,可能走不远了。”

    似是听惯了范无救这么说,纪由乃只是嘟嘟嘴,不以为意,不放在心上。

    “范大人又吓唬人了,不听,我不听。”

    “……”

    范无救无言以对。

    也罢,他尽力了。

    -

    冥界,黑无常统领府邸。

    铁血冷酷,一袭黑色劲装的范无救迈入门槛之际。

    冷冷拧眉,眸光骤缩!

    顷刻间,就察觉到了整个府邸被一股冷冽如寒冰地狱般严酷的可怕气息所笼罩。

    心口狠狠一震!

    他缩地成寸,电光火石间,闪身,出现在了自己和谢必安的书房。

    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冷眸暗惊!

    两个浑身缠满玄铁链,高大魁梧无比的巨人鬼仆,正死死扣押住了谢必安的身躯,将他摁倒在地,一把玄铁巨斧,横在谢必安的脖子间。

    而蒋王,此时此刻,正幽坐在那。

    面无表情,眸光泛寒,没有温度。

    品着香茶,如寒冰般的目光,斜视射向了他,不动声色,却可怕至极。

    “蒋王大人这是做什么?”

    范无救心提到嗓子眼,沉问。

    “明知故问。”蒋子文瞬间将手中茶盏碾碎成末,缥缈沉音,回响在书房,“范无救,你且和本王说说,宫司屿是谁,他和纪由乃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本王昨日听牛头马二位统领提及,谢必安曾抓了神医局西医部一名叫阿太的医者,去了人界,救了一个本该死的人?而这个人,正是宫司屿,而他,恰巧,和纪由乃……住一起?”

    范无救蓦然沉沉下跪。

    这世上,果然没有密不通透风的墙。

    神医局西医部和牛头马面的关系素来好。

    而他与牛头马面素来不和。

    牛头马面定是查到了一切,抓住了他与谢必安的把柄,立刻呈报给了蒋王。

    蓦地,蒋子文滔天震怒,拍案站起,怒指范无救,狂喝!

    “本王如此信你,可你却欺瞒本王!你早就知道纪由乃在人界和凡人相恋,却知情不报,如果不是别人相告,你还打算瞒本王到什么时候!”

    范无救倏眯冷眸,临危不乱。

    他可以解释,他有机会解释。

    他完全可以把责任都推到纪由乃的身上。

    说是纪由乃以性命相要挟,才被逼隐瞒。

    可最终,千言万语,化为一记重重的叩首。

    范无救跪地叩头,自行请罪,承担下了一切。

    “蒋王大人,所有过错卑职一人承担,与小白无关,还请蒋王大人放过他,若要重罚,罚无救便好,卑职绝不是故意欺瞒,只因事态复杂,关乎纪由乃能否活到中元节,能否有能力进入最终考核,才肆意妄为,请蒋王大人重罚!”

    谢必安一听范无救独自承担下了所有罪责。

    挣扎,面露痛色。

    “黑爷你说什么鬼话!要承担一起承担,我绝不要你再护着我!”

    “闭嘴!”范无救冷冷一喝。

    蒋子文目光冰冷,走至范无救身前,居高临下,狂傲残酷质问:

    “范无救,你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就主动承担罪责?欺瞒本王,私自救活普通凡人,按冥界铁律,你不仅会被革职,还会处以地狱业火焚刑,会死,会魂飞魄散!这你也不怕,还要一味的担责?”

    “错便是错!解释再多,也是错!无救愧对蒋王信任,理应受罚,心无所惧,只是恳求蒋王不要殃及谢必安,求蒋王大人念及无救忠心耿耿数千年,无功劳也有苦劳,放过他!”

    就在谢必安和范无救觉得,这一劫必定逃不过的时候。

    蒋子文却突然敛去了眸底的严酷冰寒,面无表情的命鬼仆放了谢必安,又亲自将范无救扶起,冷幽嗤笑了句:“数千年了,无救,你这一根筋不会拐弯的毛病,还是未改,连心眼都没有,一句解释和好话也无,就等着本王赐你死,死脑筋!”

    顿了顿,蒋子文话锋突转。

    “按照冥界铁律,你欺瞒本王是该罚,可本王同样也犯了戒律,毕竟,阴阳官选拔期间,本王不能私下接触任何候选人,不能强加干涉候选之事,不能徇私偏袒任何人,可这些,本王因为纪由乃,通通犯了个遍!比起你,本王的罪,可深的多!”

    范无救不敢看蒋王。

    抱拳,低眸,“蒋王大人,当初您就是信任无救和小白二人,才敢将纪由乃交给我们,必然是知道我们定会守口如瓶,不会将这些事说出去,所以,绝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些事!”

    “所以,这么算来,你和谢必安即便是有罪,本王也无法责罚你们,毕竟,是本王有错在先。”蒋子文自嘲冷冷道。

    闻言,范无救和谢必安相视一眼。

    这就是说,不罚了?

    “范无救,你且说说,到底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一直隐瞒不报?”

    “原因有二,一、卑职奉蒋王之命,必须确保纪由乃有足够的实力能与其他候选人厮杀,送她进入中元节阴阳官最终考核,所以在此期间,她绝不能受到任何影响,任何刺激到她的事,都有可能产生变故,毕竟纪由乃的性子看似软,实则硬。”

    “二、卑职觉察到了蒋王大人对待纪由乃的特殊,生怕蒋王知晓纪由乃和普通人相恋,会勃然大怒,会介入其中,而阴阳官选拔期间,蒋王大人不能强加干涉任何阴阳官候选人的事,上一回夜游神和纪由乃突然出现在大殿,蒋王大人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审判司的怀疑,一旦暴露,不仅蒋王危险,纪由乃更会被剥夺候选人资格,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卑职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