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389章 告诉本王,你和宫司屿,是什么关系
    蒋王太过高大,甚至比宫司屿还要高。

    纪由乃仅到他的胸口。

    被如此毫无预兆的用力拥入他怀中,紧紧锁住。

    闷在他的胸口,几乎不能呼吸。

    浑身的肋骨,似要被勒断。

    震惊的睁大美眸,纪由乃尝试推阻,他却纹丝不动,不愿松手。

    “去哪了,为什么失踪这么久。”

    弥漫龙涎香的书房,也无法掩盖住蒋子文身上浓烈的酒气,浑厚苍茫的沉音如悠远的暮鼓晨钟,击荡在纪由乃的胸腔,轻颤一震。

    “我……我出海了,遇到风暴,没有信号,后来流落到了一个荒岛,多亏浅姐……哦不,十殿阎王出手相救,才能回来。”

    纪由乃闷在蒋王的胸膛,断断续续费力道。

    轻轻抬手,揪住蒋子文腰际的玉带,扯了扯。

    “蒋王大人,我们这样,不合规矩,还有……我快闷的喘不过气了。”

    可蒋子文,却依旧无动于衷,纹丝不动,牢牢禁锢着她在怀中。

    冷呵残酷质问:“本王若想抱你,谁敢多嘴!你不愿意?”

    纪由乃深吸一口气,闭眸,心想,死就死吧。

    “是,不愿意。”脱口而出,“还请蒋王大人放开我,如果您以权力镇压我,逼迫我,那我只有服从,可是,我不愿意,打心眼里不愿意。”

    纪由乃一连说了三次“不愿意”。

    她几乎可以感觉到,蒋子文身形一顿,拥着她的双臂,从有力收紧,渐渐松开,缓缓无力的落下,透着无尽的失落和强压下的暴怒。

    “为什么不愿意……”

    蒋子文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俯视纪由乃,眸光幽远寂寥,冰冷至极。

    “因为……”她有爱的人,她不想这样,“因为这样不好。”

    纪由乃不敢直视蒋子文,敛眸,垂首,莫名心虚。

    残酷冷傲的勾唇一笑,讥讽无情的凝了纪由乃一眼,忍下心底深处的揪痛和暴戾狂怒,蒋子文倏然转身,下一秒,身影一闪,已翩然入座,狂傲霸气的坐在书案后的黑金圈椅中,双腿搁在桌案上,一时间,沉默无声。

    纪由乃怀抱着回魂玉,发觉书房里安静的诡异而可怕。

    觉得脖子有点酸,随即抬眸,倏然对上了蒋子文盯着她,蹙眉深思,幽暗晦深的森然冰眸。

    下意识躲避视线。

    环顾四周,她看到书房很乱,随处可见的酒坛,还有人像画。

    几十幅,形态各异的人像画,画工绝妙,栩栩如生,都是同一个人——灵诡。

    蒋王黑金玄袍裹身,气势凛然,不羁的墨发高高束起,以金簪固定。

    震慑人心又恍若能让天地失色的尊贵容颜,绝世而布满黑暗煞气,如地狱深渊般宛若至极死亡的瞳孔,冷酷无情而狂傲凶狠。

    眼神没有温度的盯着纪由乃,冷不丁开口,森寒问:“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

    听到蒋子文终于出声,纪由乃紧绷的心情,稍稍放松。

    回魂玉是用一块绒布包裹着的。

    纪由乃蹑手蹑脚的走到书案前,将回魂玉上的绒布展开。

    “你一定认识这个,对吗?”将罕见紫玉打造的回魂玉推至蒋子文面前,纪由乃继而又道,“这是我海上遇难时,流落一座无名岛,在岛中神秘的地下皇陵找到的,它陪葬在姬氏一族最后一代女王姬如月的棺中。”

    蒋王在看到回魂玉的瞬然间,眸光大震。

    轻颤的大掌,幽幽的伸向回魂玉,深幽的冰眸中,凝聚着激动狂喜的神色。

    “回魂玉……是诡儿的回魂玉……”

    “蒋王大人,如果我告诉你,我还用这块玉,复活一个人,一个叫……姬如尘的人,你信吗?”顿了顿,“我还从回魂玉的幻境中,看到了千年前的灵诡公主,还知道,她和姬如尘是挚交,我说的对吗?”继而又道,“还有亡灵君,我终于明白当初你为什么会答应救小云,因为他是亡灵君的转世,他吃下的那颗焰灵珠,凝聚着亡灵君生前所有的记忆和灵力,他,复苏了。”

    蒋王视若珍宝的小心翼翼触摸着回魂玉,悲伤的眸光,在听到纪由乃说的这些事后,震惊万分的凝着面前的少女,不言语。

    “蒋王大人,从前……我觉得灵诡和我长得像,只是一个巧合。”

    纪由乃一边说着,一边将黑笛掏出,也放在了蒋王的面前,又卷起袖子,露出了腕间的纳魂灵镯。

    “可是不管是姬如尘,还是亡灵君,还是黑笛中的笛灵,他们都说,我就是灵诡。”纪由乃思绪很乱,眸光闪烁不定,“我也越来越奇怪,为什么灵诡公主的灵器,我都能用……所以,我想来问你,我到底是谁?如果我就是灵诡,可是当初,是你告诉我,她死了……她灰飞烟灭,魂飞魄散,消失在三界,我不可能是她!魂都散了的人,不可能转世,不可能复活,那我又是什么?”

    “……”

    “我是我母亲十月怀胎生下的,在我复活之前,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我怎么可能是灵诡?”

    纪由乃将心底所有的疑惑,所有的不解,一股脑的全部抛给了蒋子文。

    她觉得,蒋王就是鬼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控生死的死亡之神,他一定什么都知道。

    “本王比你更想知道,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灵诡,她是不是回来了。”蒋子文幽冷的将回魂玉贴近自己的胸口,执着的敛眸,“可是,本王也查不到,甚至……连你的前世,也查不到,你就像一团迷雾,让本王无迹可寻。”

    失神的坐在圈椅上,蒋子文浑厚低沉的嗓音,喑哑,疲惫。

    万年冷酷的冰眸,弥漫着深入骨髓的思念悲伤和沉痛。

    “不过,比起这些事。纪由乃……”蒋子文倏然锐利森寒的盯向面前少女,“本王此刻更想知道这次出海,你是和谁一起去的。”

    纪由乃没意料到蒋王会这么问。

    眸光躲闪,“和……和很多人一起去的。”

    冰冷残酷的寒眸掠过一抹失望和冷笑。

    “呵,好,很多人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宫司屿的人。”

    “……”震惊的看向蒋子文。

    “告诉本王,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

    “你胆敢蒙骗本王一句,便再也别想回到人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