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414章 增进感情的玩具,亲测!刺激!
    柔媚妖孽的男人以一种遗世独立的悠然之姿,高高立于浮云飘渺的云顶大厦避雷针顶端,衣袂在风中凌乱摇舞着。

    他优雅的接听着电话,不言语,就只是听电话那头的男鸭嗓不停叽歪。

    “爷爷!我喊您爷爷还不成吗?晚宴很重要,赶紧回来露个脸都成啊!”

    “好多大导演,制片人,投资商都在,都是为了你来的,赏个脸啊!祖宗。”

    “你那风怎么这么大?你搁哪儿呢?”

    “住处给你找好了,明天搬家,你倒是吱个声呐!”

    “吱。”

    “我都快被你给整哭了!”

    电话那头的男声,哭腔都给急出来了。

    “行了,五分钟。”

    男人勾魂妖笑,弹指一挥,就把手机给丢了。

    可怜的手机如抛物线般,从高空落下,粉身碎骨。

    下一瞬!

    男人凌空跃起,动作优美,信仰一跃。

    纵身跳下中途,华丽前翻270度。

    从云顶国际世贸会议中心的顶端俯冲而下,俯瞰大地。

    风声猎猎,云雾飘绕,夜鹰在天空翱翔。

    幽月冷芒笼罩他绝美的身姿,恍若镀了一层银光,焕发淡淡银芒。

    绝尘之姿,唯美如幻。

    -

    如白色魅影般的迈巴赫在前后两辆防弹级奔驰G500的保护下,飞驰在宽敞的城市大道上,才回国,时差还没倒的纪由乃依偎在宫司屿温暖宽厚的怀中昏昏欲睡。

    突然,她的耳朵,如灵敏的猫,机灵一动,蓦地坐起身,下意识看向了车窗外。

    隔着车窗,她看到一个大步流星悠然行走在夜色下身影欣长如画卷般的身影。

    两人仿佛有心电感应般,隔窗四目相对。

    车速太快,虚晃而过。

    可是纪由乃心知,她看到姬如尘了。

    这个千年老粽子!真的来了!

    而路边,停下脚步的某个柔媚妖魅的男人,慢条斯理取下墨镜,笑意盎然的凝望早已渐行渐远的轿车,喃喃自语:“血契真好用啊,小孩,我们又见面了。”

    -

    寰宇大厦顶楼跃层豪华公寓内。

    “小云!我回来了!”

    玄关的指纹密码门锁一开,纪由乃踢了高跟鞋,吆喝了一声。

    流云就倚靠在玄关处的一根白色欧式圆柱旁,似血如妖般的瞳眸闪过一抹笑意。

    “欢迎回家。”

    “欸?家里怎么多了这么多佣人?”

    纪由乃走出玄关就傻眼了,望着偌大宽敞的华丽客厅、走廊,还有复式二层楼上,随处可见男佣、女佣在那打扫卫生,擦拭艺术品,掸灰尘,洗地毯。

    就连她亲手做的行走骷髅骨架阿骨,都有模有样的在客厅的茶几那,泡茶。

    这些“佣人”一见纪由乃和宫司屿归来。

    齐齐面朝他们,鞠躬,面无表情道:“欢迎回家。”

    然后,如机器人一般,继续忙着手头的活。

    宫司屿在使唤手下,将给纪由乃在世界各地买的礼物,大箱小箱,轻拿轻放的搬进来,堆在玄关,东西太多,以至于玄关都塞不下了。

    待东西全部搬完,宫司屿的手下离开他们的住处。

    宫司屿才走至纪由乃身旁,望着一家的陌生“佣人”,挑眉诧异。

    “怎么回事,管家呢?”

    宫司屿扫了一圈,发现老管家不在。

    “少爷,管家老伯请辞,因年迈,回乡养老了。”戴着金丝边玻璃镜的白斐然,面无表情的走出,手里拿着厚厚一叠黑色文件,冷漠道,“我预支了他五百万养老费,就让他离开了。”

    “那这些人……”

    宫司屿微怔,带纪由乃周游世界一月,回来乍一看,他差点不认识自己家了。

    “他们不是人。”纪由乃走近一个女佣,望着女佣僵硬的表情,怪异的脸色,“是拥有人形皮囊的傀儡人偶。”

    纪由乃抱臂,环顾家中一圈,看了眼白斐然,随即目光投向似笑非笑的流云。

    “小云,这些人偶……都是你做的?”

    纪由乃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她和宫司屿不在家,家里除了白斐然和流云,就只有阿骨了,能做出这些精品人偶来的,除了流云,没有别人了。

    自从亡灵君在流云体内复苏,流云的灵力,便可怕到深不可测,纪由乃至今不知道,他如今到底有多强。

    这些精品傀儡人偶,是纪由乃都做不出来的。

    纪由乃瞅了眼自己的“失败品”阿骨。

    再看看流云做的这些堪比真人的人偶佣人,叹了口气,技不如人啊!

    流云斜倚欧式圆柱,没好气的瞥了眼宫司屿,冷哼:

    “这个人为了带你出去旅游,二话不说就把工作全都丢给了白斐然,他天天连轴转,连口饭都没时间吃,连我都顾不上,管家又走了,家里奇奇怪怪的东西又太多,不方便请外人来做饭清理,我在家闲来没事,就做了这些傀儡。”

    纪由乃闻言,心有点虚,这算宫司屿压榨下属吗?

    尬笑一声,纪由乃赶忙拉过流云,在一堆大箱小箱里拎出一个黑色的便携式旅行箱,“别气别气,我和宫司屿给你和白先生买了很多礼物哦?”

    纪由乃拉着流云一起蹲下。

    当着宫司屿和白斐然的面,就开始开箱。

    “喏,小云,这是我和宫司屿在荷兰的时候,给你和白先生买的马牌凡士林润滑油。”纪由乃献宝似的将一大盒润滑油塞流云怀里。

    “……”

    “一共十二支,一套的,每个味道都不一样,可以用很久。”

    “……”

    “这个小铁盒里是一整套的床上玩具,emm……你懂得!就是那种增进你和白先生感情的玩具,亲测!刺激!”

    “这是宫司屿给你在意大利买的两只陀飞轮手表,我不懂手表,但是真的超贵!”

    宫司屿双手插在西装裤口袋中,邪魅勾笑,宠溺的望着在那介绍礼物的纪由乃,旋即侧眸看向有点绷不住,嘴角抽搐的白斐然,兄弟似的拍拍其肩膀。

    “都是好东西,慢慢用,我们的心意。”

    白斐然干咳两声,敛眸,冷漠如斯,扶了扶眼镜,翻开一份文件,“少爷,还是先和你汇报一下这一个月的几项重要跨国合作洽谈,以及宫氏集团旗下娱乐产业的最新动向。”

    “这都几点了,明天去公司说。”

    白斐然假装没听见似的,开始碎碎念:“宫氏集团最新收购的一家新型娱乐传媒公司签约了一名一夜爆火,流量直逼顶级的男明星,艺名银尘,此人已引起娱乐圈各方高度重视,总部对他期望很高;受贸易战影响,宫氏和美国合作的几个跨国项目暂时中止洽谈,股市动荡,跌了0.2个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