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553章 交给我处理,你只要握紧我的手
    见到沈曼青铁青着脸出现,纪由乃意料之中,并不意外。

    而对于纪由乃来说,宫司屿敢在豪门联姻订婚的当天,在同一个地点的隔壁宴会厅,许她一个盛大的求婚晚宴,不顾非议,不顾谩骂,不顾别人的抨击,义无反顾的选择和她在一起,她已经知足了……

    只是,再见沈曼青,纪由乃心底复杂万分,有怒、有不屑,心说老人年纪大把,到底应该尊敬一些,可是纪由乃觉得,还是免了吧。

    她不觉得委屈,也不会示弱。

    不对路的人,永远都不会互相看顺眼。

    或许,她和宫司屿的奶奶,就是如此。

    明知真正的江梨已经死了,为了阻止她和宫司屿在一起,老太太竟可以不择手段到这种地步。

    她该有多厌恶她,才能不顾一切到这样?

    纠结发怔之际,感觉到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宫司屿和宫老太太之间徘徊……

    宫司屿却突然捧起了她的小脸,幽邃深沉的凤眸浸着一抹令人安心的冷芒,猝不及防的低头,吻了她的唇,就听他压低声,勾唇邪肆道:“交给我。”

    鼻间,满是宫司屿身上独特的香水味,耳边,是他令人心安的低沉磁音,纪由乃心弦一震,莞尔,这个男人,总是会给予她满满的安全感。

    而纪由乃万万没想到,没等宫司屿做出反击,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他们在一起的人,竟是宫司屿的爷爷。

    老爷子举着酒杯,估计是有些喝高了,布满皱纹的脸颊微红,炯然有神的目光威严万分,就是站起来摇摇晃晃,得让人扶着。

    “谁?谁同意他们在一起的?”宫铭毅被眼疾手快的封锦玄扶住,然后指着自己鼻子,“我!是我!”顿了顿,继而又道,“都是一家人,何必闹成这样,年轻人的事,你一个老婆子一把年纪了,还干预什么?非得闹得鸡飞狗跳,让所有人看宫家的笑话才甘心?”

    宫铭毅虽喝的微醺,可言辞犀利,威震四方,不愧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人,他上了年纪,和沈曼青结婚几十年,素来敬着让着自己的这位喜欢掌控一切的妻子。

    老爷子始终都觉得,女人就该让着点,她喜欢钱,给钱,她喜欢权,给权,她喜欢管着人,给她管就行。

    沈曼青是个人物,这么多年,将宫家上下里外打理的井井有条,又在宫司屿的继任后,让宫家的财富累积到了又一个巅峰。

    所以,宫家内外的一切事务,素来都是沈曼青打理的。

    宫铭毅只不过表面上是宫家主事人,大家长,实则真正操心的,,是沈曼青。

    故此,这么几十年了,宫铭毅什么都让着沈曼青,也宠着她,由着她,可是,老爷子明白了,他把这老太婆惯得无法无天了。

    已经到了不可理喻,到了只要稍稍不顺着她的心意去做,就要让所有人都不好过的地步。

    就连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就惨遭连累。

    沈曼青不敢置信的僵立在原地,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宫铭毅竟然在这?

    这个死老头子不站在她这一边也就算了,离开宫家老宅和她分居也就罢了,竟然在今天,跑来支持宫司屿和那个她厌恶的女人?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年轻人相爱喜欢在一起,成全他们就是了,两个孩子走到今天不容易!你非得闹出这么多事,有意思吗?”

    毕竟在场这么多人。

    沈曼青为了脸面,也不可能真正说出些丧失理智的话,来有辱宫家对外的形象。

    于是,她深吸气,细眯冷眸,开始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以一个极为让人信服的理由,坚决反对宫司屿和纪由乃在一起。

    “江家的孩子为了救司屿,出了车祸,残废了腿,如今沦落到只能坐轮椅,司屿是个男人,就该为此负责,肩负起照顾这孩子的义务,而不是盲目的为了爱情,不顾任何人的感受!肆意妄为!”

    “为了负责一个残废女人的下半辈子,而要葬送自己亲孙子后半辈子的幸福,老太太,宫司屿不是你家亲生的吧?毕竟,怎么会有亲奶奶,让自己孙子做出这么大牺牲呢?这不符合情理。”

    冷若冰霜的御姐寒音,突然间响起。

    容浅优雅的手握酒杯,冷冷讥笑,美艳芳华的性感烟熏妆,衬得她高冷而不近人情,高挑的身姿加上慑人的气势,如女王般令人不敢直视。

    “还有那江家的小姐,叫江梨是吧?妆都哭花了,还敢坐着轮椅这么狼狈的在这丢人现眼,怎么?你是觉得宫司屿一定会迫于压力,娶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你?然后你就可以进入宫家,无忧无虑做你的少奶奶?请问江小姐,你凭什么?就凭有个老太太罩着你?我们纪由乃,除了没家室、没背景,样样都比你强,你到底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和她抢一个男人?就因为你废了腿,可怜巴巴的?所有人就都得同情你?”

    容浅字字毒舌,透着狠,变相的损着“江梨”,言辞犀利,毫不留情。

    话落,沈曼青身后,江梨容貌的江薇姿绷不住泪,又哭了。

    可容浅压根儿就没准备放过她,继续毒舌道:

    “江姑娘,你父母好歹还健在,家境富裕,就算残了腿,人生也没黑暗到必须要靠找个豪门长期饭票度过余生吧?轮惨,你有纪由乃惨?因为你,还因为不知道哪个丧尽天良死妈的在背后煽动网络暴力,她被骂的狗血淋头,还被恐吓威胁,人家抱怨过了吗?人家委屈过吗?她爸妈都没了,孤苦伶仃一个人,自杀过,煎熬过,她体会了这个世界很多最黑暗的经历,好不容易活到现在,可以和宫司屿在一起了,又跳出你这么个玩意儿?你哭什么?”

    容浅说着说着,厉斯寒一度开始怀疑她会不会直接拿酒杯往人家脸上砸,面无表情的他,伸过手,默不作声的夺过容浅手里的高脚杯,本想让她少说几句,可憋了半天,话还是咽回去了,拧眉,沉声道:

    “少说几句,交给司屿自己处理。”

    “你嫌我聒噪了?”

    容浅横了厉斯寒一眼,美艳勾魂的美眸凌厉至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