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621章 姬如尘!你说过我喊一声就会来救我的呢?
    阿萝就怔怔的站在端木秀面前,低着头,不看封锦玄,绞动着小手指,像个做了错事在被奶奶教训的小孩,变扭极了,无论如何就是不愿意靠近封锦玄。

    封锦玄被宫司屿扶住。

    他口中还在不断咳血,黑血,带着死去的噬心蛊黑线虫。

    正常现象,却还是触目惊心。

    期间,宫司屿言简意赅的和封锦玄说了白天发生的事,也说了婚约解除,阿萝重伤端木熙月,明天他们就要滚出武陵的事儿。

    “丫头,和你说话呢!”

    端木秀虽未说,可比起自家端木熙月,她倒是更喜欢阿萝无法无天的性子,和她年轻时有的一拼。

    丢了颗瓜子在阿萝脑袋上,端木秀佯装愠怒。

    阿萝低着头,可爱的抱着自己的头,“你别丢我瓜子阔了好不?”

    “丢你怎么了?”端木秀又丢了几颗。

    “奶奶……别凶她……”

    封锦玄很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之外,一心向着阿萝,在宫司屿的搀扶下,虚弱的朝着阿萝走去。

    偏偏阿萝在见到封锦玄来了,还靠自己越来越近,赶紧躲到了端木秀的身后。

    这一举动,顿时让封锦玄停在原地,一脸神伤。

    “阿萝……你,不想看到我吗?”

    阿萝不敢看封锦玄,心虚虚的,缩在端木秀身后,不理封锦玄,只是在端木秀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阿玄不喜欢我闯祸,以前每次闯祸,他会凶我的,今天我把那个端木熙月的嘴巴缝上了,开膛剖肚了,还扔了好些蜈蚣毒蝎进去,折腾的半死不活的,还差点杀了那个老太太,阿玄知道一定又会说我,我昨天还骂他大骗子,说不和他好了,他一定生气,肯定会想打我的屁屁,不去!”

    端木秀没吭声,只是吐了口瓜子壳后,起身,一把拎起了阿萝的后衣襟,直接亲自将人提到了封锦玄的面前。

    然后丢他怀中。

    “明早身子恢复了,立刻带着你这个闯祸精滚出武陵别回来了,去帝都好好和你爸妈生活,我和你爷爷有空也会回去。”

    封锦玄在阿萝要溜前,死死的将她禁锢在自己怀中,不松。

    听自己奶奶这话的意思就是,他不是继承人了,也没有婚约了,奶奶也认可了阿萝,同意他们在一起了。

    -

    夜晚,纪由乃、宫司屿,阿萝和封锦玄,还有其他人,纷纷休息睡下,打算明日一早就离开武陵,启程回帝都。

    算算时日,纪由乃已经出来快四天。

    和范无救约好的五日便回冥界的期限就快到了。

    她也的确该离开了。

    只是深夜,大家都在,独独少了一个人,当归。

    “没看见当归吗?他又去哪儿了?”

    走入古楼外的庭院内,见姬如尘和流云在月下小酌,纪由乃问了一句。

    “那个呆子说,明天要走,他要趁今晚有空,去多找点百年老山参带走,出了这地儿没准就找不到了,毕竟老山参稀有,估摸着在哪儿刨参呢,管他做什么?”

    姬如尘妖孽慵懒的拎起酒壶,懒散的直接往口中灌入,喝的有些微醺,说话也神神叨叨的。

    “晚点应该就回来了,小乃,你先回房睡。”

    “行吧。”

    -

    那是一种端木家百年前流传下的秘制配方,名销魂散。

    中此药者,会突然间浑身酥软无力,却意识清醒,这种情况下,能保持半个时辰,而半个时辰后,销魂散就会成为一种有奇效的催|情媚|药。

    端木家的女人,素来有对自己夫婿,或是看上的男人用此药的习惯。

    不管对方有多厉害,都会中招。

    并且,无解药。

    当归昏昏沉沉醒来的时候,惊骇的望着一屋子十个端木家的女人,正神情暧昧入骨的看着自己。

    那眼神,仿佛要将他拆入腹中,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浑身酥麻无力,更惊觉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动弹不得。

    当归赫然见自己的上衣不见了踪影,正赤.身面对着一干也不知年岁的端木家女人,那个硬要他娶她的大长老女儿竟也在。

    他见到其中一个眼神妩媚,却让他顿感恶心的女人,伸过手,轻抚了下他的胸膛,忍不住颤栗,面红耳赤,俊秀的脸庞浸满了屈辱。

    “你们……你们想做什么?”

    “家中老一辈许久未品尝过你这样清秀干净的处|男了,自然是让你在这,好好伺候她们了。”

    说话的人,竟是端木熙月。

    嘴唇边沿还有着被针线缝合的伤疤,略显丑陋,她阴冷的看着当归,嘴边泛起一抹残忍的笑。

    都说欺人专挑软柿子捏,端木熙月心底有气无处可发,所以想到了这个在那群外来人中看起来唯一一个好欺负的。

    仿佛只要看他受辱,被欺,心里就会有一丝开心。

    “放开……放开我……龌龊!恶心!简直离谱!”

    四肢绵软无力,当归只能恶狠狠的瞪着端木熙月。

    却又毫无任何反抗之力,连法印都无法结,眼睁睁绝望的看着一群明明是老太婆,却驻颜有术回归清纯的可怕女人,对他又摸,又是逗弄,百般逗弄调戏。

    ……

    皎洁月色之下,姬如尘喝的微醺,正慵懒扶额,撑在石桌上,闭眸小憩,一旁的流云正在逗弄野猫。

    可突然,姬如尘却睁开了双眼,妖冶的眼眸冷冷一眯。

    “亡灵,你有没有听到呼救声?”

    流云微微一怔,竖耳倾听一阵,摇头,“你怕是喝高幻听了,没有。”

    -

    天真俊秀的当归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老女人,狂野的脱拽下了他的布衫长裤,那双令人作呕的手,缓缓的朝着他因药效而坚挺异常的地界摸去。

    “不要……不要这样!”

    自小在深山道观长大的当归,老实巴交,连女人的手指都没碰过,何曾经历过这种让人觉得羞耻窘迫,屈辱万分的场面?

    他绝望无力的摇着头。

    可耳边,只有这群女人可怕的笑声。

    他头晕目眩,渐渐感觉到了无止尽的侮辱。

    委屈的只叫人想哭。

    无助的就像只嗷嗷待宰的绵羊。

    就在当归眼睁睁看着又一个老女人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几乎拼尽最后的气劲,他撕破喉咙般的唤出了声,带着愤怒,带着屈辱,带着委屈——

    “姬如尘!你说过我喊一声就会来救我的呢!你在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