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718章 鬼瞳在他手心里,不可能的任务
    由纪由乃、宫司屿、流云、姬如尘、当归、山鬼、洛之、花和尚和烛龙、饕餮组成的“十人巡逻方队”,手握枪械,黑布蒙面只露眼,黑斗篷披风裹身。

    为首带路的纪由乃手中,还提着被五花大绑,耷拉猫耳,瑟瑟发抖的墨黑,畅通无阻的朝着“天道盟”盟部那座半山腰上的佛光妙塔快步而去。

    沿途风景美如仙境,随处可见层层叠叠的壮观瀑布周围建造着古老的佛塔、佛像和弥勒雕像。

    很快,他们抵达了那座被重重包围,把守森严的佛像妙塔前,塔高9层,恢弘壮观,鎏金打造。

    纪由乃他们一出现,就被拦住了去路。

    “这里不是尔等可来之地,滚回去巡逻!”

    纪由乃驻足,手里提着墨黑,幽光闪现的美眸盯着眼前拦住她去路,眼睛煞气弥漫,狰狞可怕的守卫。

    她发现,东皇无极的这支大部队,阶级分化明显。

    那些数量巨大的恶灵和丧尸,在他这支“亡灵军团”中,只能算作没有思想的兵卒和炮灰,四大凶兽就像他囚禁圈养的牲畜,并未得到他的重视。

    而在这些身穿黑斗篷披风,附身在尸体中的邪灵守卫,则属于高一等级的精兵卫队,此刻镇守在佛光妙塔前,装备更加先进,装扮更加高级的,则属于将领一类的人。

    东皇无极很有自己的思想。

    阶级划分明确,越能靠近他的人,权力越大。

    伪装过后的纪由乃,临危不乱,镇定至极的提起手中的墨黑,冷冷道:“洞外遭冥界攻击,损失惨重,这只异兽闯了进来,杀了很多守卫,被我抓到,我等是来禀明东皇大人有人入侵的。”

    “什么?洞外遭人入侵?”那拦住纪由乃的邪灵守卫闻言,左顾右盼后,挥手下令,“去!你们几个带人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话落,一顿,又看向黑金蒙面的纪由乃,“把这东西交给我,我进去向东皇大人禀明。”

    说着,就准备接手墨黑。

    镇守佛光妙塔的一队邪灵精兵领命,立刻离开前往洞外查看。

    而纪由乃见面前的守卫想带走她的墨黑……

    “守卫大人,这小东西凶的很,你确定要亲自接手?我和我的人好不容易逮住它,都受了伤。”

    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机智,冷静未乱,纪由乃也没缩回手。

    只是她手中的墨黑,像是听明白了纪由乃话中的意思,也不愿意被眼前的邪灵守卫独自带进去,顿时龇牙咧嘴,尖刺般的爪子伸出,张口,连挠带撕咬的瞬间恶狠狠咬下了眼前邪灵守卫手背上的一大块肉。

    疼的那守卫嗷嗷直叫。

    “这可是冥界凶兽,而且很有可能,已经有更多的冥界鬼将混了进来,大人还是三思,让我亲自提着它为妙。”

    最终,那塔前的邪灵守卫队长,似害怕墨黑这个小东西,畏惧妥协。

    “行行行,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东皇大人!”

    “大人,这猫凶悍暴躁,还是人多点一起进去为妙,万一里头黑,它伺机跑了,凭我们两个,可制服不了它,万一它进去打搅了东皇大人的好事,我们可小命不保啊。”

    纪由乃话落,墨黑又极为配合的,瞬间一爪子,挠伤了邪灵守卫队长的眼珠子。

    这邪灵队长的防备心很高,可更加忌惮东皇无极,环顾四周,见剩余兵力都要镇守塔外,防止出乱,其余的兵力被跑去洞外查探了,眼下能一起带进去的,也就眼前十人,于是,又妥协一步。

    鲜血淋漓的手捂着自己的眼睛,“那你们跟我来吧!”

    -

    原以为会一路进入塔顶。

    却不想,守卫沿着昏暗狭窄的塔内甬道,直通往地底深处。

    甬道内空无一人,唯有星星点火般的烛光,幽幽闪烁。

    在地底深处的一个拐弯口。

    姬如尘和当归暗中听到了纪由乃用腹语传达的讯息“杀了这邪灵,尸体留着”,下一秒,突然发力。

    当归同时掏出三张特制符箓,定魂符、消声符、焚灭符,瞬间贴在了那领路的邪灵队长脑门上,姬如尘未用灵力,使出一招利爪掏心。

    瞬间,在无声无息之中,那邪灵队长的恶魂被焚烧殆尽,只留下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躯壳,倒在地上。

    纪由乃快速褪下身上的黑斗篷披风,换上了地上邪灵队长更高一级的黑袍,伪装成队长的模样。

    然后将自己原先穿的那一套,套在了邪灵队长的身上,接着重新提起墨黑,让身后的宫司屿和流云拖着尸体。

    “走了,别露馅儿。”

    -

    佛光妙塔的地底深处,竟是一座神秘而庞大的地宫。

    千万盏长明灯闪烁不定,将地宫映的昏黄诡异。

    地宫中放满了漆红色的棺椁,每个棺椁前,都有一个牌位,上面写着棺主人归天之日,也写着棺主人的名字,就像一个巨大的棺材聚集地,类似祖坟地宫一样的地方。

    地宫的四壁,刻满了巧夺天工的浮雕壁画。

    而正中央最前方的百级高阶之上,则放着五口玉棺,棺盖已四分五裂,毁坏严重,里面的骸骨倒在地上,呈粉末状。

    那是一个戴着怪异铁面具,浑身被黑色披风笼罩,穿着满族黑色龙腾大褂,高大伟岸,背脊壮硕,浑身弥漫黑暗邪恶气息的可怕男人。

    看不见脸,也看不见眼睛。

    就连双手,都戴着密不透风的黑色皮手套。

    他负手而立站在一口玉棺旁,仰视着棺材后,地宫墙壁上一块精美异常的玉石浮雕画。

    画上刻画的是山河壮阔的山水江河图,还刻有神秘文字解析,就像一幅地图。

    那邪恶男人的身前,有三个双手被铐,浑身伤痕累累,穿着藏袍的少年,正手拿着白皙无暇如动物皮的东西,在一点点小心翼翼的拓印着浮雕上的地图。

    可就在这时。

    那个负手而立神秘邪恶的男人。

    他戴着手套的左手,突然出现了异样。

    隔着手套,手掌心间有“异物”,似感应到了什么,开始躁动不安。

    那男人拿掉了手套,摊开掌心,一颗狰狞诡异的眼珠,镶嵌在他的手心中,正不安的蠕动,似想挣脱出他的手掌。

    纪由乃提着墨黑,成功进入这座地宫后。

    赫然就见到了高阶之上,那个男人手掌心中的鬼瞳。

    那就是东皇无极吗?

    凉凉,鬼瞳在他手心皮肤里……

    如当头一棒,纪由乃心里哀嚎一声,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