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791章 破绽、细节、灾难才刚刚开始
    厢房内,鸦雀无声。

    都在等着宮司懿准备怎么解释。

    “苏队长怕不是听信了某些人的谗言,误以为是我杀了我母亲,然后嫁祸给了权缪?的确,在宫司屿的眼里,我永远都是这种十恶不赦的人,可是真实情况,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话落,宮司懿满眼尽是埋怨的看向宫司屿。

    “权缪是怎么找上门来的,大哥你会不知道?昨晚的录音,再清楚不过,是因为大哥你惹上了一个叫东皇无极的人,所以才会给宫家招来了如此大的灾祸,我母亲,的的确确是权缪杀的,可是,我母亲是为了保护我……”

    欲言又止,宮司懿悲伤的摇了摇头,继而又道。

    “就在来祖宅的当天,其实我本不想来,可是我母亲精神状态不好,自己收拾行李,说无论如何都想来见父亲一面,我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家里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进来的人,就是权缪。”

    “权缪一闯进来,我就准备报警,可是这个男人,却突然拿着一把匕首抵在了我的脖子上,让我一起按照他说的去做,否则他要杀了我们宫家老老少少。”

    “我和他起了冲突,但是,的确,我打不过权缪。我母亲为了保护我,挡在了我的面前,让我快跑,可是期间,却被权缪错手推搡,后脑勺撞到了墙,当场死亡。”

    “我本想和他拼命,可是……权缪却威胁我说,我母亲的死,只是一个开头,如果我不按他说的去做,将要死更多的人,真的,父亲之后也死了,那就就像是权缪对我的双重警告,如果我不按他说的去做,去污蔑大哥,就会死更多的人,直到昨晚,听到他要去杀奶奶,我再也忍不了了……只是权缪如今已死,我说的一切,也没了凭据,你们可能会觉得我将责任都推给了一个死人,信不信由你们,抱歉,我要休息了,请回。”

    宮司懿的解释,有逻辑漏洞吗?

    纪由乃思来想去,发觉,没有。

    就像圆了一个完美的谎言,天衣无缝。

    用一句“权缪威胁我要杀了宫家全部老小”为由,解释了一切疑点。

    宮司懿下了逐客令,情绪低落不佳的他,以身体抱恙需要休息为由,最后,纪由乃、宫司屿、苏醒他们只能离开。

    回云阁的路上。

    纪由乃狐疑的嘀咕了一句:“奇怪,我怎么觉得宮司懿脑子变灵光了?”

    “纪小姐是想说,宫二少爷不像原本的宫二少爷了?”

    白斐然冷不丁开口。

    “咦,你也觉得?”

    “跟在少爷身边好几年,和宮司懿交手不下数十次,空有害人之心,无害人之谋略,此人从前若非有母亲在背后谋划,根本就是个阿斗。”

    和宫司屿十指紧扣,纪由乃晃了晃他的手臂。

    “宫司屿,你怎么看呢?”

    这厮从方才离开宮司懿房间后,就始终一脸阴沉,高深莫测的,纪由乃也看不透宫司屿在想什么。

    “他有问题。”

    突然间,宫司屿意味不明,惜字如金,低沉生冷道。

    “我们知道他有问题啦,具体的呢?”

    “细节。”

    宫司屿俊美万分的脸庞上,没什么表情。

    只是习惯性宠溺的捏了捏纪由乃柔嫩瓷白的脸颊,微垂首,在她额头上吻了一口,“心肝,想想,你很聪明的,有个细节,暴露了他的问题所在。”

    “他太冷静了,宮司懿根本不是个冷静理智的人。”

    “这个还不够细节。”

    “……”纪由乃想不出。

    “表嫂妹妹,是称呼。”忽然,宫尤恩非常得意的跳到宫司屿身旁,邀功请赏似的,“表哥,我猜对没?”

    “嗯。”宫司屿勾唇邪冷笑了笑。

    “哈?称呼?”纪由乃一脸懵,称呼怎么了?

    “刚刚宮司懿屡次称呼陆轻云为‘我母亲’,而不是‘我妈’。”

    “这……”

    “一个人对自己最亲近人的称呼,是不会突然间转变的,宮司懿很少会喊陆轻云母亲,绝大多数的时候,会喊妈,这个称谓习惯,我和宮司懿二十多年相处,自然心知肚明,可刚才那个宮司懿,从头至尾,只喊陆轻云母亲,喊我爸为父亲,如果这个细节还不够,那还有一个。”

    不仅纪由乃,就连苏醒都停下脚步,在那认真听宫司屿的分析。

    “哪个?”

    “破绽。”宫司屿意味不明,眸底幽邃寒芒乍现。

    “破绽?”

    “权缪右手被你砍下,左肩膀中了白斐然一枪,可按照苏醒的说辞,昨晚救下宮司懿时,权缪手中执了一把水果刀,就算水果刀很轻,权缪勉强举的起来,可刚才我们去见宮司懿时,发现他头上缠着纱布,是被重物击打所致,我进房间时,发现床旁角落有一片染血的彩釉陶瓷片,是清扫遗漏的,我要是认的不错,那彩釉的陶瓷片,应该是房间中的古董花瓶。”

    “破绽就在这,花瓶很重,左肩中枪的权缪是如何举起这么重的花瓶,去砸宮司懿的?房间隔壁就住着二叔和二婶,宮司懿昨晚不去隔壁求救,偏偏跑了这么远,跑到了假山云阁附近?这不合乎情理,倒像是故意给人看到的,太刻意。”

    “所以……宫大少爷是想说,这个宫二少爷,不是宫二少爷?”苏醒觉得匪夷所思,“怎么可能呢?”

    纪由乃沉默了,白斐然他们也沉默了。

    流云和姬如尘相视一眼,没说话。

    在一个普通刑警苏醒看来不可能的事,可在他们眼里,却完完全全有可能。

    正当他们一群人面面相视,心照不宣,暗中有所打算时。

    却突然和路过的诸葛青云和诸葛贤巧遇。

    “诸葛先生?挺巧啊,这是去哪呢?”

    纪由乃挑眉,和不远处驻足,又折回,正朝着他们方向走来的诸葛青云打了个招呼。

    诸葛青云百岁高龄的通灵老者,可见了纪由乃,却只能怀揣敬畏,尽管对纪由乃埋怨不小,可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去老夫人那探望她。”

    “哦,那你又折回来往我们这走做什么?”

    诸葛青云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老夫就是想来告诉纪小姐一句,本以为凶手抓住,已死,宫家的危机就解除了,可我清晨卜算了一卦,发现……”

    “嗯?”

    “宫家大劫,才刚刚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