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810章 男女主智商再一次双双上线
    福伯的死讯,是纪由乃他们在去那处废弃院落的路上,辗转于雕廊画栋的幽深长廊,穿过羊肠花园小道,路上偶遇在宫家祖宅做了四十年的园艺巧匠阿忠伯才得知的。

    福伯怎么会死?

    阿忠伯很意外宫司屿他们突然出现在了祖宅中。

    几经询问后,他最终领路,带他们来到了发现福伯死亡的地点。

    一座假山园景的灌木草丛之中。

    “那日早上,我例行修剪祖宅中的植物花卉,日常维护,可来到这里的假山石园时,就发现了躺在草丛中不省人事的福伯,本想送去医院,可人都僵了……”

    “怎么死的?”纪由乃蹲在福伯尸体被发现的草丛处,细细查探,意图找到蛛丝马迹。

    而宫司屿也在附近走动查探。

    “华龙村派出所的警察来时,说是年事已高,心脏病发猝死,之后我们将这事儿和帝都老宅那的总管反应了,总管就让厚葬,这不,人都下葬了。”

    而同时,宫司屿在假山旁草丛不远处的浅池中,发现了一件不该出现在池子中的物件。

    他利落的卷起宽松的裤腿,脱了鞋,踩进锦鲤密布的浅池中,将那件东西给捞了上来,随即低沉冷唤:“心肝,来,你看这个。”

    纪由乃他们闻声,都朝宫司屿围拢。

    那是一根医用拐杖。

    拐杖的手柄处,刻着一行字——金陵市第一人民医院用。

    见到这一行字,他们几人相视一眼后,皆沉默。

    宫家上下,前阵子祭祖期间,只有一个人需要用到这个物件。

    那就是腿上中了一枪的宮司懿。

    带上了这根拐杖,宫司屿眸光深幽意味不明,他支走了阿忠伯。

    和纪由乃他们继续朝着后山祖坟地旁边不远的废弃院落快步走去。

    确保没有人跟踪之后。

    就在纪由乃几个想跳井,进入地下密室一探究竟。

    诸葛青云却拦住了他们,说,还有另外一个入口。

    而入口处,正巧就在后山祖坟地中的一处墓穴下。

    -

    当他们进入被封印的地底密室后。

    入目所见景象,骇然大惊。

    百口猩红的魂棺全部被砸烂打开,里面的尸体厉鬼不翼而飞。

    阴阳困龙阵竟然被人破坏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诸葛青云整个人差点站不住脚,瞠目结舌。

    所有人往中央拴着铁链的水银池旁聚拢,赫然见一口被打开的铁棺正静置在水银池边,里面的东西,早已不知所踪。

    “完了……全完了……宫家真的要遭劫难了啊!”

    诸葛青云惊骇的老眸满是对那封印镇压在铁棺中邪祟的恐惧。

    即使水银池中镇压的邪灵鬼怪不见了踪影。

    可它残留下的黑色煞气依旧弥漫在整个地下密室之中,挥之不散。

    地上,还有黑色的脚印,透着腥臭。

    “阴阳困龙阵非一般人能破,那日由乃与我,还有姬如尘三人合力布阵,威力无穷,可见这破阵之人的实力,怎么都在地境之上,不可能低于地境,我们身边竟然潜伏着这样一个高手?”当归的神情异常严肃。

    纪由乃异常的冷静,美眸细眯,环顾四周,沉默了许久,才开口:“福伯死了,在福伯死亡地点的附近浅池中,有一柄医用拐杖,祭祖期间,宫家上下唯一用的上这东西的,就是那天和老太太一起送往金陵医院救治的宮司懿。”

    思路清晰至极,纪由乃一点点的剖析,一点点的推理。

    “宮司懿送往金陵医院前,并没有用过拐杖,也就是说,在我们都离开后,他独自回来过,至于回来做什么……”

    纪由乃勾唇冷笑,欲言又止,继而话锋一转,又道。

    “暂且不管他回来想做什么,可还有一个疑点,耐人寻味。”

    “什么?”姬如尘挑眉问。

    没等纪由乃开口,宫司屿接着纪由乃的话,说了下去。

    邪肆冰冷的脸庞浸着阴郁,声音微沉。

    “他没有灵力,只是个普通人,伤筋动骨腿部中枪,可不是短短三两日就能痊愈的,所以他行动不便,必须要拐杖辅助行走,可是他却将拐杖扔进了浅池中,这意味着什么?”

    宫司屿似看破其中玄机,凤眸冷眯。

    “意味着,他不需要那根拐杖了。”纪由乃和宫司屿默契的对视一眼,“不需要拐杖,无非一种可能,他的腿伤不会影响他行走了。”

    “但是短时间内,腿伤不影响走路,只有两种可能,他的腿不治自愈,或是有人治好了他的腿。”

    “大少爷和纪小姐的意思是,破坏封印的人,是宫二少爷?”

    诸葛青云目瞪口呆带,似不敢置信。

    “就凭宮司懿那个废物自己,自然是没本事的,除非……有人帮他。”纪由乃眼尖,看得到了水银池边落满灰尘的地上,在黑色脚印旁,还有一串鞋印,蹲下,观察。

    “有人帮他?怎么可能?那个权缪不是死了吗?”诸葛青云皱眉,质疑纪由乃的说法。

    而这时,神情戏谑妖魅的姬如尘抱臂,不屑轻哼。

    “糟老头子你可真是个老糊涂,常人若觉得权缪死了,那便是死了,可我们都是常人吗?你一个玄境通灵术士,竟会如此天真的以为,肉身死了,就真死了?不,你错了,对于我们来说,身死,魂未死,一样能复活,只是普通人不知其中奥妙罢了,那权缪本就死得蹊跷,暴露了自己,该跑不跑,却落得个惨死的下场,着实矛盾,他死之后,我们至今未找到他的灵魂,你就不觉得奇怪?”

    “可权缪从头至尾,都没有露出过一丝灵力的深浅,你们怎就能断定他很厉害?”诸葛青云一头雾水。

    糟老头子话音刚落,纪由乃幽幽站起,侧眸,勾唇神秘淡笑。

    “你错了,权缪早就无形之中暴露了自己,他会术法,也有灵力,否则你告诉我,他是如何看出坤灵阵的奥秘的?又是如何让陆轻云看起来像个活人,蒙骗了我们所有人,又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杀了宫爸爸,伤了宫司屿?东皇无极身边的人,怎可能没有灵力,不会术法?”

    纪由乃拿出手机,拍了张地上的鞋印照片。

    继而,又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