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833章 划去生死簿上任何名字,那人会立刻死去
    蒋王一口一个“本王的阴阳官”。

    其实不管是冥府司的柳生旦,还是冥界的其他一众鬼神或是官职人员,或多或少都知道,新上任的阴阳官,不仅是冥帝面前的大红人,能在冥界横着走,更知道,素来不近女色,连王妃都没有蒋王,心仪阴阳官已久,这是冥界公开的秘密了。

    柳生旦胆子小,平时因为蒋王器重,才很是得意,这会儿蒋王暴怒,他吓得连连叩头。

    “宫司屿?卑职记得这个名字,噬髓虫尽数归来时,有一只虫记录过此人的数据,显示的是‘非寻常人’,故而噬髓虫咬了他之后,清除记忆失败无效,这根本不关卑职科研部的事,问题出在那人自己身上,他并非是个普通人呐!”

    噬髓虫,先前介绍过,是冥府司科研部研发的新型清除记忆机械虫。

    咬上一口,就能被清除所需要抹去的记忆。

    闻言,蒋子文冰冷的瞳孔闪现一抹惊异。

    “他……不是普通人?”

    “千真万确啊!”

    蒋子文旋即蹙眉沉思,一时间,大殿中,寂静无声。

    气氛诡异安静的可怕,除了鬼面判官灵世隐,庭下三人,皆跪地不敢起身,心中各有所思,诚惶诚恐。

    蒋子文黑金皇袍裹身,气势凛然冷傲,不羁的墨发高高束起,以金簪固定,震慑人心又英俊尊贵绝世容颜,弥漫阴森的可怕煞气,如地狱深渊,宛若直击死亡的瞳孔,冰冷无情而残酷凶狠。

    沉默半晌,冷不丁,他又阴森开口:“鬼判。”

    “在。”

    “将生死簿和姻缘本拿给本王过目。”

    灵世隐拿出了生死簿和姻缘本交予蒋王。

    随即,当着庭下几人面,蒋子文迅速的查探了“宫司屿”生死簿上的记录,和姻缘本上的姻缘。

    可最终查探到的结果,让他瞳孔骤缩,寒眸眯起,似不可置信。

    姻缘本中有关于宫司屿的姻缘记录,竟然离奇消失了。

    从前与唤名江梨的姻缘,完全不在姻缘本中。

    更让蒋子文惊异的是,生死簿上,有关于宫司屿的命格,竟然发生了惊天的转变。

    真龙命格被破,生死簿上,有关于这个人的阳寿,变成了“未知”,命中格局也从极好,变成了大凶之相。

    “你们到底背着本王做了些什么……”

    蒋子文见即,细眯冷眸,咬牙切齿。

    生死簿上出现“未知”的标识,并不是意味着此人寿命会无限延长,而是恰恰相反,此人命局大凶,随时会丧命而死。

    结果很显然了。

    姻缘本上没有了这个男人和其他女人的姻缘。

    必然只有一种可能。

    这个叫宫司屿的男人,为了纪由乃,逆天而为,改了命局。

    如此不要命的行为。

    不仅震到了蒋子文,更让他如临大敌。

    能为了纪由乃牺牲至此……

    二人感情必然已经到了不可分割的阶段!

    而他……

    竟被瞒在鼓里这么久!

    一瞬,蒋子文冰冷残酷的寒眸中划过一丝触怒。

    可一想到纪由乃竟背着他就快和别的男人结婚了……

    心口的痛感,压制不住,泛滥剧烈。

    “判官笔给本王!”突然,蒋子文暴怒低吼,胸腔剧烈起伏,似压抑不住怒火,朝着灵世隐伸手。

    “是……”戴着猛鬼面具的灵世隐犹豫了片刻,担忧的看向范无救,旋即变出一支狼毫毛笔,终究是给蒋子文递了过去。

    庭下,范无救一见蒋王拿过判官笔,就知道他想做什么。

    这世间,唯一能在生死簿上留下痕迹的,便是判官笔。

    那支笔,划去生死簿上的任何名字,那人便会……立刻死去。

    范无救倒吸一口冷气,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忽然高声阻止!

    “蒋王大人请三思!您这一笔要是落下,那宫司屿死了是小,可怕是您今后和纪由乃的关系,只会进一步恶化,再也无法修补!她不仅会恨您,更会不惜一切的和您对着干,您忘记东皇无极了吗!您想纪由乃,成为下一个东皇无极,为爱而恨,背叛整个冥界吗!”

    谢必安震惊了,万万没想到素来冷面冷心的黑爷,竟会突然如此帮助纪由乃。

    紧接着,他也跟随范无救的步伐,开始求情。

    “黑爷说的没错,还请蒋王大人冷静!与其棒打鸳鸯,让小由乃恨您,还不如先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另寻机会从中作梗,让小由乃心甘情愿的离开那厮,办法总会有的,蒋王大人,可您此举,乃下下策!小由乃看似温柔乖巧好说话,实则性格刚硬的很,您务必要冷静理智!”

    “无救和小白说的不错,蒋王大人请三思,落笔人会死,可纪小姐的心,能回来吗?与其如此,不如采取怀柔政策,似乎更为有效。”

    灵世隐犹豫片刻,最终也帮腔道。

    “尔等都在帮纪由乃说话?”

    “并非帮她,而是为蒋王着想!”范无救一本正经道。

    “难道你们让本王眼睁睁看着她嫁给本王以外的男人?那个宫司屿?”蒋子文冷傲狂躁的扔了判官笔,“让本王在这坐以待毙?”

    “办法总会有的!您有卑职等出谋划策,您莫要担心!”

    谢必安叹了口气,安抚道。

    心想,能拖一阵是一阵。

    灵世隐是蒋子文的亲信,默默的捡回了自己的判官笔,宝贝的收回,又默默的拿回了生死簿和姻缘本,冷不丁就听蒋子文又开口了,吓得一机灵,立正,站得笔直。

    “等等!本王适时听柳生旦说,那宫司屿并非普通人?可是本王记得,先前查看生死簿时,他并无任何不寻常,此迹象,作何解释?”

    “估摸着……是逆天改命之后,不同寻常了吧。”灵世隐随便乱猜的,因为他并不认识宫司屿,也不知道实情,这么说,也就是为了自己的挚交好友范无救。

    灵世隐似看出来了,范无救有心帮纪由乃,他恐怕隐瞒了一些事。

    最终,蒋子文冷静了下来。

    似乎觉得范无救说的没错,他有千千万万种方法可以阻止他们在一起。

    不需要用这个偏激的法子,让那个男人直接去死。

    这么做,倒显得他阴险小人了。

    而且……冷静过后的蒋子文才想起一件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