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944章 你为何不认我?
    可由于没有光线,太暗,纪由乃穿梭在一排排高大的书架之中时,没看见脚下地面有一个黑黝黝的入口。

    “啊”

    一脚踩空,她整个人直线下坠,掉进了那通往地下的入口处。

    “谁啊没事地上开个坑,都不提醒一声”

    纪由乃直线下落,感觉这“黑洞”没有底似的,三秒过去了,也没到底,她的叫骂声回荡在这个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洞穴”中,正当纪由乃想身后去抓周围的内壁,企图停止下落时,她赫然发觉,底部竟有点点黄光,似是灯烛在闪烁。

    半空翻身,她变换了一个姿势,俯冲下落。

    本以为可以稳稳落地,不会摔,不会跌,结果纪由乃没看脚下,倏地又踩到了好几卷捆起的竹简,整个人失去重心,后仰摔得四仰八叉,后脑勺还磕到了满是灰尘的地面。

    “谁啊有病啊没事儿地上放这么多竹简干嘛”

    好几卷竹简被她踩断了,纪由乃娇悍的怒骂道,不忘吐出进到嘴里的灰尘,站起身,白色毛衣转眼变脏,下一秒,她头顶上方深不见入口的地方,骨枯的声音幽幽传下来,空幽瘆人。

    “书店深入地下几十层,昨晚有客到访,在我这秉烛夜读,我忘记关入口的暗门了,摔不死你,小点声儿。”

    “”

    纪由乃极度无语,腰疼屁股麻。

    有客到访,秉烛夜读

    谁啊不睡觉跑这来用功读书

    纪由乃手里攥着偏门左道杂谈录,狐疑的回眸,赫然就见不远处,以一望无际书架书海为背景,一个甚是眼熟,和自己长得极为相似,俊美绝伦,寒如冰雪的紫眸男人,正目不转睛,诧异的看着自己。

    他坐在一张堆满了竹简、古书、羊皮卷的红木书桌旁,周围也摆满了各类已经翻看过的书籍,目光略显疲惫,却清亮深邃至极,看着她的眼神,也莫名的闪着一抹琢磨不透的暗芒。

    这不是三界总局副局长灵殇吗

    纪由乃弯腰掸了掸自己的淡粉色珍珠纱裙,毛衣脏了也就脏了,大不了一会儿回家换一件,想着,仰头朝地面入口处的骨枯吼了一句

    “我要上去”

    “你自己走上来罢。”骨枯冷森森,很不近人情道。

    接着灵殇书桌上的煤油灯,纪由乃隐约望见了周围螺旋式一路沿着向上贴墙面而建造的石梯,相当的高,望不到尽头。

    正当纪由乃假装没看到灵殇,打算回到地面时。

    身后,灵殇却突然叫住了她。

    “你等等。”

    清寒冷冽的嗓音,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感。

    “不等。”纪由乃没回头,提起裙摆,打算飞上去。

    “你好像很不乐意看见我”

    灵殇感觉到了,这个纪由乃很排斥他,见到他,跟见到蛇蝎鼠蚁似的,很不屑。

    他在这看了一夜有关于灵诡的种种记载,震撼,惊奇,心情十分沉重,又觉得悲伤。

    最意外的是,在他最想跑去找纪由乃验证一些事的时候,这个人却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闻言,纪由乃侧过身,朝灵殇比了个中指,冷哼道:“跟我家男人过不去的任何人我都不乐意看见,敌视明白吗”

    “你知道灵诡吗”

    完全不在意纪由乃说什么,灵殇突然意味不明,眸光深邃,紫光闪烁,逼问道。

    “不知道,干嘛”纪由乃几乎想也不想,矢口否认。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指的是,除了总局副局长之外,另一个身份。”

    “昂,知道,好像是什么神帝小儿子”

    如画的细眉微微一挑,纪由乃冷漠脸回答。

    “灵诡公主是我同父同母的姐姐。”

    灵殇也不在意纪由乃对自己的大不敬,他虽未被封神,可三界之中,知道他名讳的人,皆对他尊敬万分,唯独这个冥界阴阳官,很是不屑他。

    “哦,好的。”纪由乃面无表情,依旧是冷漠脸。

    她极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确保不会被面前的灵殇看出一丝一毫的端倪来。

    实则,在听到灵殇的话后,她心底早就掀起了万丈波澜。

    面前这个灵殇,竟然是自己同父同母的弟弟

    他们还真有血缘关系啊。

    “就这样”灵殇拧眉,他觉得纪由乃的反应,很奇怪。

    “不然呢”纪由乃反问。

    “我们长得这么像,我很难不把你认成我素未谋面,却仙逝已久的亲姐姐。”

    “都跟你讲了,我们长得像只是撞脸,巧合,巧合知道吗大众脸不小心撞了谁是你姐姐,你姐姐会是一个小小的阴阳官吗只有玄境的灵力,分分钟能被你们总局的人弄死的小透明”

    纪由乃话语中讥讽味道十足,她是死都不会承认自己就是灵诡的,因为一旦承认,就意味着宫司屿的身份也得到暴露,所以,此刻,她对灵殇的态度,也很凶,很恶劣。

    灵殇没理纪由乃,见她对自己说话的口气,如此不耐烦,心底莫名有些委屈,母妃自他出生,就未疼爱过他,那些所谓的哥哥姐姐,都他也不是真正的关爱,好不容易知道自己有个亲姐,可这女人,却不认自己,似乎还很讨厌他。

    灵殇默默的捡起了一卷竹简,摊开,起身,拿着竹简走至纪由乃面前,照着竹简上的记载和图画,看向了纪由乃手腕上的粉玉芙蓉魂镯,“这卷竹简上有明文记载,灵诡公主当年身怀许多至宝,其中,一只笛子,通体黑色,名诡幽,吹奏出的笛音可杀人弑鬼,灵诡公主曾靠这一支笛子,一人击退残杀魔族千万大军,那笛子,就是你昨晚用的,还有一只魂镯,可吸收天地灵气,藏纳灵魂,就是你手上这只,我姐姐的东西,都被她下了禁咒,除她之外的人用,必死无疑,那黑笛,也只有她一人能吹响。”

    “”

    纪由乃无语,这都喊上姐姐了这么亲切她没想认他这个弟弟啊。

    “你为何不认我”

    灵殇紫眸黯然,一阵失落,数千年积压在心底深处的孤单,在得知自己有一个亲姐姐后,慢慢的爆发了出来,仿佛从前的冰冷如雪,清寒绝情,都只是掩饰自己脆弱的伪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