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1051章 事不宜迟,救人!
    “什么?你辞职了?”

    姬如尘不敢置信,见鬼似的看着封锦玄。

    三界总局的局长!这种耀眼瞩目的权位制高点,封锦玄这个人脑子不灵光了?竟随随便便就放弃了?

    “嗯,毕竟你要知道,司屿是我最好的兄弟,兄弟有难,必当两肋插刀,誓死救之,所以辞职了。”

    姬如尘震惊了,不敢相信,看似斯文清冷的封锦玄,竟是如此一个兄弟情义深,重情重义的汉子!竟能为了宫司屿,放弃他好好的三界总局局长不做?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出事的?”

    流云似发现了疑点,质疑问。

    “他说的。”封锦玄神情清寒,指向一旁一脸犯错悔过中的灵殇,惜字如金。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姬如尘拧眉看向灵殇,见面前这个纪由乃的野生弟弟,半低垂着头,搅动着腰间的流苏,盯着自己的脚尖,一副做错事的模样,突然脑子开窍了,倏地冷脸,“你……等等!三界总局和蒋子文里应外合,出现在我们家,捉拿宫司屿,这是有预谋的计划,倘若没有总局的指挥官下令,绝不可能来这么多人,你她妈别告诉我,这是你干的好事?!”

    “我……”灵殇欲言又止,那双勾魂摄魄的瑰丽紫眸,黯然充斥歉意,漫天灿烂的晚霞之下,看起来水光闪闪,惨兮兮的,那和纪由乃一模一样的小脸,甚至一度让姬如尘产生了面前这人就是纪由乃的错觉,他向后退了一步,躲到了封锦玄的身后,贝齿咬着嫣红如花的唇瓣,面容沮丧,“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吗?我只是……算了,我不解释,错了就是错了,我承认,我不喜欢宫司屿。”

    “我以前也挺不喜欢他的。”流云冷不丁附和了一句,“可之后觉得他人不错,他是真不错。”

    “原因呢?弟弟?”姬如尘知道灵殇是纪由乃的野生亲弟弟,干脆直接喊上了。

    “姐姐为了他,死活不认我。”

    “……”

    “……”

    姬如尘和流云无言以对,相视一眼,甚是无语。

    就为了这原因?

    玩的这么大?

    兄弟,你脑子没病吧?

    “为什么说,只有灵殇能救人?”

    “三界总局明文规定,除了监狱内部管理,只有局长和副局长才有资格进入最高秘密监狱,其余人,一律不得靠近,而且……三界最高监狱的位置,没有灵殇,或是三界总局的内部人员,绝对找不到。”

    “在哪?”

    “海底,东海恶魔眼海底大裂谷千米之下的地方。”

    -

    天色全黑,夜幕降临之时。

    封锦玄和灵殇,带着姬如尘和流云,重新回到了那片已经成了废墟,消失不见,只剩残垣的庄园。

    却没想到,竟在这里,好巧不巧的遇到了从帝都赶回来没多久的白斐然和唯一一个没被抓走的天道盟成员北冥,还有抱着鸾鸟云霄,呆在原地哭丧着脸找不到姬如尘而心急如焚的当归。

    俊秀干净的当归,一见到远远和封锦玄、流云呆在一起的姬如尘,风一般的奔跑到了姬如尘的面前,撞进了他怀中,泪目,哽咽。

    “家没了,小乃没了,宫司屿没了,大家都不见了……我以为,你也出事了……”

    被当归撞了个满怀,姬如尘微微一怔,魅眼如丝的迷人瞳孔骤缩,下一秒,缓缓闭眸,圈住当归瘦弱的身躯,生涩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哭什么,家没了可以再建,人没了找回来,我们还在,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我们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人。”

    仰天,赤红瞳孔的流云,望着漫天璀璨的繁星,坚定不移的说道。

    白斐然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不露情绪的走至流云面前,在上下打量流云一便,发觉他没伤,只是四肢脖颈上戴着好几个如同镣铐般的圈,蹙眉,什么都没说,只是攻气十足的一手将流云拽入了怀中。

    而不远处的北冥,似乎在一片废墟的庄园中找寻着什么。

    素来放荡不拘,玩世不恭,嬉皮笑脸的他,神情阴狠毒冷,满眼尽是愤然,却强压下满腔震怒。

    最终,他在废墟的很深处,找到了一个绿色的保险箱。

    扛着那只保险箱,北冥走向了他们,也不啰嗦,开门见山就问:“有没有营救计划。”

    “有。”闻言,流云和姬如尘相视一眼,皆看向灵殇,指着他道,“这厮,是我们全部的希望。”

    “你为何扛着个保险箱?”封锦玄不解问。

    “回魂镜在里面,主子曾再三嘱咐过,此物绝不能丢,它乃彻底复活灵诡公主,让其灵魂和真身合二为一的关键。”

    一听到“灵诡”二字,灵殇瑰丽梦幻的紫眸,蓦然晶亮,他不费吹灰之力抢过了北冥扛着的保险箱,宝贝的抱在了怀中。

    “你干嘛?”北冥眸色闪过一丝阴毒,皆被的看向灵殇。

    “我来保管,能复活姐姐的东西……何其珍贵,不能再出差错了,我要我姐姐回来。”话落,灵殇将保险箱,丢给了他身后的宠物雪狼,“阿鲁!吞下去!没我命令,不准吐!”

    阿鲁因知道自己犯了错,如今乖的像条狗,说吞就吞,根本不带犹豫的。

    “事不宜迟,救人!”

    旋即,封锦玄眼眸一凛,清寒道。

    -

    当晚,灵殇最终带着剩下的所有人,回到了他秘密的居所,也就是那处白天阿鲁带着姬如尘和流云去过的景致极好,依山傍水,远眺雪山,近观湖景的小木屋。

    灵殇不知从哪找来了一张东海海域的地图,平铺在了一张建议的绿竹木桌上,旋即凭空变出一支毛笔来,在地图的中心海域位置,画出了一个圈。

    桌边,站满了人。

    令人意外的是,封锦玄因不放心阿萝独自留在帝都家中,竟把她接了过来,阿萝一听纪由乃和宫司屿竟遭遇了如此重创,混世魔王级的小暴脾气,扬言要去将蒋子文打的落花流水,气鼓鼓的加入了营救计划,并保证,绝对不捣乱。

    “救人,只能我救,因为那个地方,目前只有我进得去。”

    灵殇指了指地图上标注“东海恶魔眼,海底大裂谷死亡海沟”的位置,继而又道,“这个地方,就是三界最高秘密监狱的所在地,死亡海沟,它比目前人界普通人所已知的11034米马里海沟还要深5000米,且此海沟方圆100海里内,全是混乱的磁场,因被三界总局下了矩阵,一旦进入,必然船毁人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