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1283章 夫妻同手,花式吊打
    “帝司,还记得吗?在人皇墓中东皇无极他们没有灵力,之后使用的那个吸入剂,像不像里昂口中说的这东西?”

    “有点像,但并不是完全一样。”

    “所以现在我们大致掌握的信息就是,抓走流云的组织是第六帝国,这个组织和东皇无极有某种密切的关联,目前对于他们的目的,未知,成员信息,未知,根据点,未知……连流云被关在哪里,也暂时一无所知。”

    灵诡若有所思的抚着下巴,琢摸着,整理着这一系列事件之间的联系,就听里昂又多说了一句。

    “还能够确定的一点是,第六帝国,古老悠久,已经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们不属于任何国家,可以为任何一个国家服务,却不受任何国家控制,并且资金充足,而且源源不断……”

    白斐然的伤被宫司屿瞬间治愈了。

    他又可以重新下地走路,且活动自如。

    当下他最着急的事情,就是尽快找到流云,救出他。

    可不管是他自己,还是灵诡,又或者是宫司屿,都没有任何有关于这个“第六帝国”的头绪。

    而正当宫司屿和灵诡商量着,准备带着白斐然和家里两个老头子离开里昂的佣兵基地,里昂的对讲机中,忽然传出了嘈杂的报告声——

    “boss,基地门口出现了三个人,两男一女,带头人自称是尤恩·宫,说是刚刚我们带回来那男人的表弟,是否准予放行?”

    “是宫尤恩。”宫司屿凤眸眯起,冰冷彻骨,“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

    “帝司,他是西冥府的死神,你忘了吗?就像冥界可以检测人界动向,在西冥府,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他们一定可以获知我们的方位,这不奇怪,说白了就是我们现在去哪儿都会被人监视。”

    灵诡对昨晚上公寓中出现的窃听器和监控摄像头很是介怀,此时此刻对宫尤恩的意见很大,所以她眼神不善,一副准备将宫尤恩扒皮抽筋,暴打一顿的模样,像极了发怒的母老虎。

    “司,你们认识?”里昂确认了一遍。

    “嗯,认识。”

    “那我放他们进来?”

    “不用,多有打扰,我们这就走了,不必让他们进来。”

    宫司屿一行人离开了治疗室,正顺着地下三层的楼梯,往地面走。

    血气方刚,肌肤古铜粗狂俊朗的硬汉里昂走在最前面,负责带路,在用对讲机严肃回复手下后,他回头看向宫司屿和白斐然,挽留,“你们确定要走?我们这很安全,设备设施也齐全,人手充足,你们应该是要去救人,说不定我的人能帮上忙,毕竟是里恩的老婆的被抓了。”

    “兄弟,这事很复杂,稍有不慎生死一瞬,如果真需要你们帮忙,我会让白斐然联系你,如何?”宫司屿谢绝了里昂的挽留,毕竟灵诡还有任务在身。

    “也行。”

    离开深藏在森林中的隐蔽超大别墅,在围满铁丝网的大门口。

    宫司屿和灵诡见到了一副吊儿郎当站在那,玩世不恭金发碧眼的宫尤恩。

    宫尤恩的身后,跟着两个跟班一样的男女。

    女人黑长直,画着浓妆,是哥特式风格的黑色眼睛,十指涂着黑色甲油,穿着人字拖、破洞牛仔裤,还戴着鼻钉,非常的……个性。

    男人银发寸头,黑人,耳垂戴着重金属圆耳环,鼻子形如牛鼻,高大健壮,只是体格比起硬汉里昂,还差了不少。

    里昂亲自将他们送了出门,还没道“再见”,目瞪口呆就见宫司屿和他妻子,也就是灵诡,二话不说就朝着那个金发俊美的少年冲了过去,夫妻两个对着那少年就一顿拳打脚踢,毫不手下留情。

    “欸!欸!表哥,你打我干嘛?”

    “诶哟!表嫂,疼!别打脸!”

    宫尤恩抱头鼠窜,却被宫司屿凌空一脚揣进了灌木丛里,浑身沾满了枯叶松针,踉跄爬起之后,又活生生的挨了灵诡一打耳光,“啪”一声,清脆又响亮,扇的宫尤恩一头撞在了树上。

    他那两个一男一女的跟班早在宫司屿和灵诡对宫尤恩动手时就强加阻拦,还试图对宫司屿和灵诡出手,却被夫妻二人一脚踹飞,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打人不打脸!表嫂!轻点!”

    宫尤恩蹲在地上,抱着头,咬牙承受着劈头盖脸的一顿毒打。

    “打我总要给个理由的吧?”

    话音刚落,灵诡捡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哐”一声就往宫尤恩的头顶砸了下去,顿时砸的宫尤恩头破血流,满脸是血。

    这不经让里昂看呆了,费解的用英文问白斐然道:“不是表亲关系吗?为什么下如此狠手,这是会出人命的,里恩,你确定他们没有深仇大恨?”

    白斐然不戴他那金丝框眼镜了,因为镜片碎裂。

    其实他也根本不是近视眼,只是从前觉得,既然要上班,做个正常人,那么似乎就得戴一副眼镜才能显得斯文有涵养。

    “放心,这是小操作,习惯就好。”

    “老娘打你,你真的心里一点逼数都没有?”

    灵诡踹到了宫尤恩,一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居高临下,气势汹汹的冰冷质问。

    “要不要我给你提点醒?”

    “表……表嫂你说说看?”

    “窃听器!”灵诡狠狠用力踩了宫尤恩一脚。

    宫司屿蹲下身,凤眸森冷,揪住宫尤恩的金发,“针孔摄像头!”

    宫司屿额头上顺流下的血都淌到了脖子那儿,他湛蓝的眼眸先是一阵茫然,然后复杂疑惑,转而恍然大悟,气急败坏的看向那两个从山坡下面重新冲上来,就想对宫司屿和灵诡再次出手的“跟班”,用英文大喊道:“停手!伊芙,霍尔斯!窃听器和监控是谁找人装在他们下榻的公寓中的!”

    灵诡停住动作,和宫司屿相当诧异。

    怎么着?

    宫尤恩这话里面的意思是他根本不知情?

    安装窃听器和监控的,其实是西冥府?

    可是,灵诡和宫司屿也没这么容易相信,毕竟口说无凭,如今流云被抓,白斐然庆幸捡回一条命,他们现在,谁也不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