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公主嫁到之莫少太傲娇 > 第46章 针尖对麦芒
    古玩街,老张东张西望看向古玩街门口方向,左边摊位的老板有些取笑老张“老张,我说你这两天都看了那么多次,那夫人要来的话早就来了,还是顾好自己摊位吧”

    右边另外一个摊位老板好奇的问着老张“老张,你说那位夫人给你的那药丸真的那么有用吗?你母亲的病真的好了吗?那可是陈年旧疾。”

    左边的老板有些不相信“若不是相信老张你的为人,不是见到伯母,打死我也不信那药就吃了一粒就完全康复了。。”

    没错,这老张就是凤九舞买白灵玉的摊位老板,前两天他母亲动手术,本来手术万无一失,不料那医生出了点岔子,差点让他母亲出事,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想起恩公给他的那瓶药,索性给他母亲吃了。

    幸好,他母亲醒了,他张榭只有母亲一个亲人,不想再失去他对世界仅剩下的念想了。

    所以,恩公是救他母亲的人,同样也是救他的人,他只想见到恩公,跟她道谢。

    几个临近的摊位上的老板都无语的看着张榭那样子,也不再取笑张榭,纷纷招呼起走到他们摊位的顾客。

    凤九舞不知道,她的一时好心让一憨厚的汉子念念不忘着,凤九舞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太大的感觉。

    莫宅,早上七点,莫家四口人都在大厅里坐着,四人脸色都沉沉的,大厅死一般的安静,李管家担忧看着沉默不语的一家子,从昨天少夫人没回来之后,这几人就是这样表情,跟诡异的是少爷,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感觉怪怪的。

    车停下来的声音惊动坐在大厅的四人,莫老爷子三人刚想站起身出去外面看看,一个修长的身影越过三人,朝门口跑去。

    莫渊刚到门口就看到他想了一个晚上,念了一个晚上的女人下了车,凤九舞刚下车就对着袁绍说“你先回去,到时候我去找你。”袁绍咧了咧嘴,笑的有些傻气“好的,师傅”

    车刚启动凤九舞转过身,一个黑影就扑了过来,凤九舞皱了皱眉,脚步一转就退来了些,定睛一看,原来是莫渊。

    莫渊握了握扑空的双手,心里空落落的,面无表情与凤九舞对视着,“你没事吧?”莫渊语气有些沙哑,若是让别的女人听到莫渊这声音,肯定会有一大群花痴前仆后继扑过来。

    凤九舞挑了挑眉,有些诧异,这家伙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知道昨天发生的事,那也行,这样她等一下拿出来的这家伙应该会同意签了。

    “舞儿,你回来了,吃早餐了没”冷静悦亲亲蜜蜜的拉着凤九舞的手,眼中有担忧,她忍住不问儿媳妇昨天去那里了,若是儿媳妇不说她也不问。

    凤九舞有些不习惯,按捺住自己不喜旁人触碰的感觉,“我吃了,”

    “进去说,外面冷”莫连末说着,凤九舞唇角勾了勾“爷爷,爸。”

    莫老爷子和莫连末点了点头,五人才进入大厅,一时,大厅坐着的五人都没有开口说话,过了十几秒,凤九舞开口了“我有事要说。”

    莫渊在凤九舞话音刚落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在四人的瞩目中,凤九从手中袋子拿出几张纸,出了莫渊,其他三人都一脸不解看着凤九舞。

    凤九舞抿了抿嘴,把文件放到了莫渊面前,“看一下吧”

    莫渊强烈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不要看,不要看,莫渊心里不停叫嚣着,可他还是拿起文件,当看到上面那五个黑黑加粗的大字时,莫渊脸涮的白了起来“……”

    三人惊讶的看着自家孙子(儿子)反应,这是怎么了,能让这小子反应那么大,莫老爷子脑中灵光一闪,从红木椅上站了起来,直接抽过莫渊手中的离婚协议书。

    莫老爷子心里叹了口气,眼神依旧慈爱看着凤九舞“舞丫头,你是认真的?”得到凤九舞肯定的回答之后,再次叹了口气,把文件摆放在莫渊面前“签了吧”

    莫连末和冷静悦似乎想到了什么,纷纷拿过文件看了起来,看到那五个醒目的大字,两人默契的看向凤九舞,心里也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这两人有缘无分。

    莫渊眼眶有些通红的看着凤九舞,丝毫不理会莫老爷子的话,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是处的很好吗,怎么要离婚,难道昨天的事这女人怪他了,怪他不应该把橙汁拿给她喝,还是怪他听信程天莲离开,还是怪他没保护好她?

    莫渊不知道心里那种该死的疼痛是什么鬼,他觉得是他生病了,可他是看到离婚协议书才痛的,“凤九舞,你是下药了是不是?”

    莫家三位古怪的看着莫渊,包括凤九舞也看去,“你是我下药了是不是,我胸口怎么会那么痛?”莫家两位男人看向莫渊的表情更加微妙了,这是莫渊?他们老莫家的种?若不是五官跟莫家人很相似,他们早就怀疑莫渊不是莫家的种了,情商都低出天际了,怎么可能像他们两个。

    莫老爷子和莫连末齐齐把头看向心疼看着莫渊的冷静悦,嘴角抽了抽,好吧,这个肯定是遗传她的。

    “你说啊,凤九舞,你这女人,以前怎么说也要跟我结婚,现在呢,我结婚了,不想离婚了,你就想离婚,凤九舞,你存心耍我是不是。。”听到莫渊这怒吼声的几人都有些无语这是什么鬼?

    凤九舞不说话,在场的人都紧张看着她,凤九舞抿了抿嘴,眼神冷冽看着莫渊“以前的凤九舞,早在那时候就死了,”众人漠了漠,“早在二十多天就淹死了,我没了记忆,忘了你,以前的情情爱爱我也没继承,那就是重新的开始,你要怎么说我不会理,今天,离婚协议签了。”这是凤九舞来这个世界上所说最长的一句话了。

    “为什么你说签就签,我偏不签,要离婚,两个字,没门,窗户也没,窗户缝也没有。”莫渊朝凤九舞怒吼一声,气冲冲朝门口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