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家长姐凶且媚 > 第壹壹零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后来窑湾渡口流传只《挂枝儿》,单表高坤重富贵弑子嗣一事:“富惹心猿,贵扯意马,富贵无边无际,心猿意马无止无息,奔奔波波,度度劫劫,何时有个休期,贪欲终难填,迷离眼,抛却夫妻情长,深执念,管他骨肉亲疏,我只要独守富贵。”

    老夫人泪已流干,萋萋哀鸣如只负伤重行的孤雁。

    顾佐大声问:“肉身做祭,是怎麽个祭法?”

    萧滽回道:“先饿七日,择吉时三更阴阳界门开时,摆坛作法,拜天拜地拜四方,再拜邪灵,便可献祭,匠人将高骥四肢捆绑使其不得动弹,掰开其嘴大张,把混好的泥浆灌入喉咙冲进肚腹,直至腹胀如鼓,身僵如石,再全身刷涂厚泥桨用火烘干,塞进挖空的金丝楠木内,直接上梁。”他看向高坤:“屋顶终于搭成,荣华富贵保住,至于子嗣,去了一个还会来一个,高老太爷,我可有诳言麽?”

    众人皆瞠目结舌,惊惧难掩,唯有几个老仆平静的垂首侍立。

    高坤冷笑:“小儿无赖,凭你几句信口雌黄,就能治我的罪麽?”

    萧滽摇头:“你昔时贪得富贵害人命,定有收你人在后头,我既敢说自有分寸。”他回身指向屋顶的那根双步梁,突然疾言厉色:“高坤,你那嫡长子骥哥儿在看着你呢,你个怂包,终是做下亏心事,怕遭报应,便将这里搭成祠堂,供上神龛,求祖宗佑你。我代骥哥儿问你一句,何时让他入土为安,得以转世托生人家去?”

    顾佐怒极攻心,从腰间扯出一块令牌,指着个管事喝道:“速拿此物去把衙官叫来,勿要让老子等得不耐烦,否则削他的官。”

    那佣仆唯唯诺诺不敢接,燕靛霞上前接过,自走了。

    高坤不由后退两步,一个老仆上前搀扶,被他甩开,抚了抚衣袖,他再看向龛里牌位,慢慢道:“不能让祖宗基业败毁于我之手,这个罪人我当不起。”

    恰此时一个管事气喘吁吁跑来,一路高喊:“着火啦,房子全烧起来,快跟我去灭火喛!”

    果有股子烧焦味儿被夜风送来,佣仆们大乱,争先恐后的往外涌,邢夫人被撞的摔跌在地,仍紧紧握住澄哥儿的手,沈岐山上前将她扶起送出廊外,果见火光照亮天际,浓烟滚滚,他倏得想到甚麽,脸色骤变,疾步狂奔而去。

    萧滽暗道糟糕,也往外跑,他和燕靛霞出来时,长姐和小妹早早睡下了。

    高简抓住那管事前襟,厉声问:“怎会无缘无故的起火?”

    管事未答,老夫人却大笑起来,拍手道:“是我放李贵进的门,他要替小红报仇,善恶相报总有时,十年不为晚。”

    “你这疯妇!竟敢毁我高家大业。”高坤满脸暴戾,今日之事皆由这妇人而起,容她不得。

    三两步冲至妇人面前,抬手狠狠一掌刮,打得她栽倒在地,嘴里鲜血直流。

    高简失魂落魄地站着,并无上前相阻之意。

    作者的话:虽是佛系,但看在我这么努力写文的份上,求月票求订阅呢!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