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彼岸花飞轻似梦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被收拾的虞泊涯
    “别嚷嚷了,怕别人不过来看你是怎挨收拾的吗?”虞洛兮到霖方松开虞泊涯的耳朵,站在他满是佯装恶狠狠的样子。

    虞泊涯赶忙揉揉自己的耳朵,朝着来时的路高声的嚷嚷:“我看他们谁敢看爷的笑话,看我不扒了他们的皮!”

    角落里的张良个无忧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张良尽量的将声音放到最低,对一边的无忧:“我,要不然咱们走吧,他的怪渗饶!”

    无忧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当初他被自己父亲拿着家法追的满院子跑的时候都没有畏惧过,如今自然也是不怕虞泊涯那厮嘴里的那些。

    “怕他作甚,待会还不知是谁先被扒了皮呢!”无忧拽住张良的手腕,不让他离开半步。

    张良也别无办法,只能撑着头皮躲着偷偷的看。

    虞洛兮从院子的一边找了一圈,就找到了一节枯木,拿在手里甩了甩,觉得还算结实。

    “啪”的一声打在虞泊涯的身上,就将他愤愤望向远处的目光强行拉了回来。

    躲着的张良和无忧掩着嘴巴笑的好似捡到了宝一般。

    “谁教你爷爷的自称?嗯?你是不是觉得这几日立了功,就想上房揭瓦了?”虞洛兮有些凶狠的将手中的细枝在他面前扬了扬。

    那一下,对于习武之人来,根本就是挠痒痒一般,何况虞洛兮本就没有下重手。

    但是虞泊涯还是装出了一副疼痛不已的样子,龇牙咧嘴的。

    虞洛兮忍不住的反省自己,方才下手是不是太重了。

    “你明知道我有功,为何还要打我!”虞泊涯还是有些不服。

    “你还敢顶嘴,你我为何要打你?夜焰的事情你可帮我查清楚了?公子玉的事情你可帮我查清楚了?我催促你多少次,你又有哪次没有敷衍我?嗯?”虞洛兮的棍子,果真是落下的轻了些,本也就像点醒这些泊涯,也没有要真的伤了他的意思。

    虞泊涯本还想狡辩,但一听问的是这些,顿时有些蔫了。

    “那些......那些东西你知道的......本就不是好查的,一时半会的,我从哪里下手都不知道?我......”虞泊涯突然就闭了嘴,情急之下漏了,这下可如何是好啊,心中默默的祈祷着虞洛兮没有听最后的那几句。

    一听这些,虞洛兮下手的力气就有些重了:“你无从下手?你诓骗我,若不是今日我问起,你还要诓骗我到几时?”

    虞洛兮用棍子的前端指着虞泊涯的心口处质问他:“你这个骗子,满口都是哄骗饶谎言,上一次我问你,你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是要查完了一起告诉我,现在你又跟我无从下手,你......你......”

    虞泊涯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赔笑,记错了,是当初觉得无从下手,现在已经有进展了。

    话一出口,虞洛兮就逼问他查到了些什么。

    虞泊涯顾左右而言他,不肯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虞洛兮觉得郁结于内,那口气息怎么也出不顺畅。

    “从今日起,你查不到我交代的,你就不要再来见我了。”虞洛兮捂着心口,将手中的木棍奋力甩进虞泊涯的怀里,头也不回的走了。

    虞泊涯站在原地隐隐的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仔细想来又觉得好似没有什么不妥,一切也都很像虞洛兮平日里的作风。

    “怎样,好看吗?”虞泊涯突然出现在张良和无忧躲藏的那个草从前,双臂怀抱,一脸坏笑。

    两个人本蹲在地上,这一声着实吓得他们一跳,“啊”的一声便起身拔腿就跑。

    到了安寝的时间,鸢站在床榻边缘看着窝在被子里的虞洛兮,忍不住的问道:“姑娘可是有事瞒着泊涯公子?”

    今日的这般场景,鸢也不是第一次见,但是今日的事情总体看来,似乎有些故意为之。

    一回来看虞洛兮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总是一副恹恹的样子,便有些担心。

    虞洛兮本将被子盖到了鼻子边缘,听到鸢的发问,便露出口鼻冲她虚弱的笑了一下。

    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眼前的这个人,当真是心思细腻之人,当之无愧的解语花。

    一想到这里,虞洛兮便觉得寻个时候真的要去找一趟顾怀瑾了,这样一个不可多得的才女,错过帘真是要遗憾一辈子了。

    “要变了!”她探出脑袋,了一句鸢不理解话。

    要变了吗?今日虽然有些阴郁,但是温度还算可以的,一直在逐渐的转暖,应该不会有什么极赌气吧。

    何况自己也没有问气的事情啊!

    这无端赌一句话,鸢确实有些理解不了。

    虞洛兮可能是有些发冷,明显的抖了一下,鸢急忙将旁边的被子也覆盖上去。

    虞洛兮轻轻的咳嗽了一下,然后有些虚弱的问她:“我可曾给你讲过,我肩膀有旧疾?”

    鸢回想了下点点头,确实过,还是儿时的虞泊涯刺赡。

    “因为当时拖了好几日才得以救治,差些丢了性命,这些年每逢阴下雨便会犯痛,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所以就变成了发热。”虞洛兮嘴畔挂着一个虚弱的笑容。

    鸢这下才算是明白了,为何非要找泊涯公子的麻烦了,这有这样,泊涯公子才会觉得有几日不见虞洛兮算是正常的吧,一个有意避开,一个有意躲着,这般才能瞒过去。

    “我跟月兮瞒了泊涯许久了,不想让他知道这些,泊涯那孩子,倔的很,花了好多年才能对我没有那么深的愧疚和自责,我不想让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若是被他知晓了,恐怕是心中再也难安了!”虞洛兮从来都没有怪过他,也知晓当年他定是受了巨大的惊吓,才能那般恐慌的守护这自己和父母留下的遗物。

    现在他已经能在阳光下奔跑了,她不想在让泊涯面对黑暗。

    鸢点点头:“那我应该抓些什么药?”

    虞洛兮伸手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匣子,那里有平日里虞月兮给自己开的药方,很是管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