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战兵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信阳公子够狂的啊!】
    叶天辰不知道生死,而萧元则是因为强行施展“鼎宗奥义”,让自身受到了很大的损伤,很没有来得及证实叶天辰是生是死,便已经自己就快坚持不住了!

    但是,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会有人出手,并且这个人也是很强的,绝对算得上是年轻一辈的强者,他就是信阳家族的信阳公子。

    信阳公子出现了,叶天辰在第一次到达临仙城的时候,就听闻了信阳公子的名头,知道信阳家族一直在跟王氏家族接触,想要让王栾香嫁给信阳公子,只不过王栾香一直反对,对这个信阳公子没有什么好感,所以才让这件事情僵持不下,而如今信阳公子出现了,是为了什么而来?三大古武界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头衔?还是说得知了王栾香跟叶天辰走得很近,要来灭杀叶天辰?

    到底这信阳公子有什么目的,其他人是不得而知的,只是他现在出现了,一出手就是将萧元给击杀,动作非常的快,力量也很强大,是让人惊讶的。

    “没想到信阳家族的信阳公子会出现!”

    “这也是一个年轻的强者,从他刚才出手来说,不会弱于叶天辰和萧元。”

    “但是,这信阳公子趁人之危,多少有些卑鄙了,也不怕在场的人不耻吗?”

    “呵呵,成王败寇,信阳公子真的能够成为三大古武界年轻一辈的最强者,还有谁会说这些事情?”

    “不,以萧元的实力来说,即便是自身受了重伤,想要这般轻松的杀他,还是很难的,这只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信阳公子十分的强大。”

    有些武道者小声的议论了起来,而在高空之上,一个身穿紫色道袍,长相可以说是有些妖媚,皮肤惨白得吓人,尤其是他那一双眼睛,深邃而阴狠,一看就是一个狠角色,手中拿着一把五彩斑斓的折扇,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下方,这个人就是信阳公子。

    在场的这群武道者,谁都没有多加妄议,也都是看着上古道场的中心处,他们想要看看这信阳公子会如何灭杀萧元,或者说是萧元已经被杀掉了?

    要知道,不管是萧元背后的鼎宗,还是信阳公子身后的信阳家族,那都是三大古武界之中的强大传承势力,不是说惧怕,反正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有其他的传承会去得罪,如今信阳公子和萧元动手了,谁生谁死,都没有其他人敢插手!

    唰!

    信阳公子妖娆无比,就跟一个变态的男人一般,走到了萧元的面前,冷冷的笑着说道:“都说你萧元是鼎宗数十万年来最强的弟子,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你这样的卑鄙无耻,趁人之危,难道就不怕被耻笑吗?”萧元皱眉说道。

    “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并且我会击败这里所有年轻一辈的武道者,我的潜力是无限的,武道之路也是不可限量的,有谁敢得罪我?”信阳公子还是不屑的笑着说道。

    “你……我就算是死了,你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萧元冷声说道。

    “只可惜你看不到了,要先走一步了,对了,有件事情我得感谢你……多谢你帮我杀了叶天辰,让我节约了不少的力气!”

    嘭!

    信阳公子出手了,一掌就朝着萧元的头颅拍击了下去,掌力强大无比,瞬间就锁定了萧元一般,让萧元无法逃走,而萧元一愣,自然是不会坐以待毙的,快速的出手反抗,只可惜,他先前跟叶天辰一战,已经消耗了太多的力量,尤其是在强行施展了“鼎宗奥义”后,他整个人都是受了重伤,已经无法发挥巅峰力量了!

    嗡!

    一方金鼎出现在了萧元的身后,若隐若现,只可惜,在这方金鼎还没有完全现形的时候,信阳公子就是冷笑了一声,一掌拍击了下去。

    嘭咚!

    噗!

    信阳公子的一掌,直接就拍碎了萧元身后的金鼎,并且拍击在了萧元的脑袋之上,鲜血飞溅而出,一掌就将萧元杀了一个粉身碎骨,手法很是果断血腥,看的很多人都是皱眉不已,这信阳公子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唰!

    信阳公子在一掌拍碎了萧元的脑袋后,右手随即一挥,将萧元的神念也给弄散了,杀了萧元一个神形俱灭,这一连串的动作,那都是一气呵成的,丝毫没有犹豫,足见这信阳公子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绝对不是简简单单之辈!

    死了!

    萧元死了!

    被杀了一个神形俱灭,并不是叶天辰将其震杀的,而是信阳公子,趁人之危,卑鄙无耻,捡了一个大大的漏子,这或许是所有年轻一辈武道者的看法,并不觉得这信阳公子有多厉害,可是,老一辈的武道者们都是皱眉,心里都有了同样一种想法,那就是这信阳公子的实力,只怕还在萧元之上。

    “虽然信阳公子有些趁人之危,但是,如果真的一战的话,只怕萧元会不敌!”

    “没想到信阳家族真的出现了这样一位年轻强者,难怪这些年来,信阳家族有了要掌控整个蓬莱仙岛的心思了!”

    “信阳家族一直想要跟王氏家族联姻,也是想要壮大的原因吧!”

    “什么联姻,你们还当真以为信阳公子深爱着王栾香吗?那不过是一个托词罢了,要不是王氏家族有着两件强大宝器,只怕信阳家族早就取而代之了!”

    “传说这信阳公子的修为境界在十年前就已经到达了武圣中期,现在只怕已经成为了武圣后期的强者了吧?”

    “武圣后期?这……如今的三大古武界,即便是所有武道者加在一起,想要找出几十名武圣后期的强者也是很难的吧?这信阳公子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多岁,就已经位列到了武圣后期的修为境界,太过于恐怖了些!”

    的确如此,之所以这些老一辈的强者都是看出了实质,认为信阳公子尽管有些趁人之危的感觉,将萧元给震杀了,但是,都看得出来,真要是全力一战的话,只怕结果是一样的,还是萧元神形俱灭,因为单单从信阳公子一掌拍落下去,即便是萧元已经身受重伤,可是,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是不可小觑的,却是被信阳公子如此轻描淡写一般的给击毁了,还一掌将萧元震杀得粉身碎骨,这份力量绝对不可小视!

    这个时候,信阳公子转身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年轻一辈武道者,不由得打开了右手之中的折扇,淡然的一笑说道:“今日有战王前辈在这里主持,年轻一辈的强者皆可出来一战,生死由命,我信阳公子现在就在这里迎战你们所有人,有谁想要出来一战的都行!”

    “好狂妄!”

    “不可一世啊!”

    “这信阳公子当真以为三大古武界没有年轻一辈武道者,能够跟其一战了吗?”

    “狂妄自大,不把我等放在眼里,不可忍受。”

    “我是不敢去一战的,我不敌他,你们这样忿忿不平倒是可以出去一战啊?敢吗?”

    当最后出口议论的这名年轻武道者话一出之后,几乎大部分年轻一辈的武道者,都是停止了议论和愤恨,的确如此,信阳公子很是强大,不是他们能够胜之的,加上这家伙心狠手辣,真要是站出去跟他一战的话,一旦失败,就是一个神形俱灭的下场,武道者再厉害,命也只有一条,谁都还是怕死的。

    “怎么?没人敢出来一战了吗?既然年轻一辈的人没有敢跟我一战的,那我就自封三大古武界年轻一辈的最强者了哦?诸位没有意见吧?”信阳公子嚣张到了极点的笑着说道。

    “信阳公子,做人如此的狂妄不可一世,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一名鼎宗的太上长老站了出来,狠狠的看着信阳公子,恨不得立刻将其撕成碎片的说道。

    鼎宗的太上长老站出来,这是很多人都预料到了的,萧元死了,被信阳公子杀了一个神形俱灭,鼎宗的人一定是不死不休的,萧元的死,对鼎宗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要知道,萧元可是鼎宗的圣子,是鼎宗数十万年来最杰出的的一名弟子,寄托了很多鼎宗的希望,现在居然死在了这里,死在了信阳公子的手中,怎么能够让鼎宗的人不气愤。

    但是,有典威和战王秦空道在此,即便是鼎宗的人再愤怒,再怎么想要灭杀信阳公子,为萧元报仇,也是不敢轻易动手的,谁敢触动战王的威严?只怕如今的三大古武界,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做的,真敢触怒战王,那肯定就是灭门灭派之祸,这跟一个萧元死了比起来,那就太重大很多了!

    “过分?呵呵,是你们鼎宗的圣子太弱,被我一巴掌就拍死了,我还能够说什么呢?”信阳公子耸耸肩膀很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哼,我们在这上古道场不能够把你怎么样?出了这上古道场,就是你的死期!”鼎宗的这名太上长老紧紧的握了握拳头说道。(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