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完美神话世界 > 第485章:无常
    杀身吞魂,不留半点余地。

    马灵官的神庙中,只留一具狐精的尸身,有着一丈多长,此时头颅被割去,鲜血喷涌,洒落了一片地。

    地面被染得血红,鲜艳如玫瑰。

    “好一只百年老狐,血肉中蕴含着丰富的元气,烧烤之后,吃在肚子里,精气缭绕,如同白光弥漫。”

    “要是懂得秘法,好好的炼化一番,能让一个普通人,足以踏足炼气三五层,却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施展符法,把狐尸情理了一下,体内的精血,全部放了出来,倒在一口大缸中储存起来。

    这些鲜红的血液,蕴含着狐精的丰富元气,血腥味变淡,反而有着若有若无的奇香从中弥漫出来。

    甚至还不时的有着缕缕的精白光芒,缭绕在大缸的上方,这是狐精血液中的元气被释放,消散在天地间的迹象。

    要是不尽快服用,一旦精气散尽,这狐精的血液也就变成了普通的血液,没有了其他的效果。

    “我记得以前的时候,有过鸡血、羊血的做法,做出来之后,吃着也是非常的美味,这狐血中蕴含丰富的精气,带着奇香,做出来之后,也应该味道不错。”

    “尤其是对普通人而言,就算是无法炼化血液中的蕴含的精气,也可以让他们在服用了狐血之后,身体变得更加的健康。”

    “甚至,还能消除一些不大的毛病。”

    把狐精的血放了个一干二净,林雷并没有打算喝血,而是拘出一尊鬼神,“且把这狐血,送给一些行善的人家,记住,不要吓到别人。”

    送人一血,毕竟是件非常诡异的事情,可是这狐血,林雷不太喜欢,又不愿意留着浪费掉,倒不如送人。

    尤其是这个时候,民不聊生,任何可以吃的东西,都是非常珍贵的。

    “谨遵掌门令。”

    一尊鬼神出现,带来一阵阴风,卷动大缸,前往附近的各处,寻找着良善人家分发狐精之血。

    至于狐精的肉身,同样蕴含丰富元气,被老狐百年打磨,其中的杂质,都被剔除了很多,肉质晶莹,一旦煮熟,味道必然精美。

    用储物戒收了狐尸。

    林雷望向了马灵官神庙之外,月影稀疏,光芒淡淡,有着凉凉的夜风,从远方吹来,树叶嗦嗦作响。

    “夜色已经太深,范无救的鬼体,应该已经成型,我得赶紧去看看,免得他成了厉鬼之后,祸害附近的平民百姓。”

    林雷步子一动,神行道符自动在丹田中绽放一缕亮光,瞬息的工夫,速度便已经提了起来,大步如流星,向着神庙外不远处的乱坟岗中奔去。

    乱坟岗坟头林立,远远望去,宛如一片鬼蜮,不过这里的阴气,已经被林雷用万灵幡收走,从而显得这里的气息不再那么阴森恐怖。

    而且,乱坟岗中的冤魂厉鬼,早已经被林雷以灵宝度人经度化,使那些冤魂厉鬼重新投胎轮回。

    走到这个地方,林雷的心情并没有完全的放松。

    因为,他一对眸子里,激射而出两道明亮的精光,精光笼罩在了范无救的坟头上面,范无救的坟头,仿佛是被大犁犁过了一样,从坟头的中间,向着两边翻卷了过去。

    坟头被毁,露出了里面一截几乎是全部被毁了的破席,这席子是范无忌死去的时候,范父用来偷偷的卷起范无忌的尸体的席子。

    一张破席为棺木,偷偷的葬了范无忌,范父不敢大张旗鼓的用棺木为他安葬,以免得罪了陈国的士兵。

    死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好重的鬼气,看样子,范无救的鬼体,已经彻底的成型了,此时月上中天,他的怨气极重,此时鬼体凝聚,神智归来,应是去寻那些害死的士兵了。”

    林雷的脸色微变。

    范无救一旦杀人,会给他的神魂上面,沾染更多的业力,业力缠身之下,想要踏上修行道,却是有些不易。

    “我得去找它。”

    鬼体凝聚成功,范无救的神智清醒,他望着四方。

    月光铺地,坟头林立,四周也有着不少的参天松柏之树,夜风吹拂,显得有些阴森和恐怖。

    普通的人,根本就不敢在这样的地方行走。

    哪怕是不得不路过,也会急匆匆而去,不敢有半刻逗留。

    “这里是哪里?”

    四周除了坟头,便是坟头,有的坟头上,还有着墓碑,可是更多的地方,却是一个个的土堆,土堆历经风雨,露出里面埋着的棺木的一角。

    棺木大多都已经腐朽,里面透出腐尸的味道,还有些棺木被翻开,露出里面还没有彻底化为黄土的森森白骨架。

    漫漫无际的乱坟岗中,不知道埋了多少人,乱坟岗中的大树上,也不时有着老鸦尖鸣,如同鬼哭神嚎。

    “好多的坟头,这是乱坟岗,我曾常来这里,可是现在,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作为贫民窟的小混混,附近的十里八村的地方,他都摸得很清楚,尤其是这乱坟岗,他更是时常来。

    希望能够在这乱坟岗中,从死人那里获得一些好处。

    就算是没有金银财宝,也有的时候,能够获得一些祭品,带回去之后,便可以大块朵硕,饱餐一顿。

    风中雨中,范无救来了这个地方不知道多少回。

    对此地非常的熟悉,就算是闭着眼睛,他也能走到这里来。

    “我这是怎么回事?”

    范无救感觉有些恐惧,他发现了自己的情况特别的不对劲,此时的他,竟然飘在半空,脚不沾地,甚至他感觉到月亮照在他的身上,居然有着一种柔和的感觉,似乎是他在吸收着月亮的能量。

    “我不会是死了吧,然后被埋在了乱坟岗中?”

    范无救的眸子里一片血红,神智都有些紊乱,强烈的杀机汹涌而出。

    他一步步向着坟头旁边的大树走了过去,穿树而过,地上无影,无一不说明现在的范无救早已身死,化身为了鬼魂。

    “早就听人提起,人死之后,会化为厉鬼,现在我这个样子,就是厉鬼,成为了一缕幽魂,是他们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他们不死,我心不平。”

    范无救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做鬼就做鬼了,有什么不好,至少做了鬼,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为了吃几口东西而四处奔波。”

    “不过,在这之前,我一定要去找到那几个杀死的士兵,取了他们的狗命,为我自己报仇雪恨。”

    所有的事情,他都已经回想了起来,回头四望,在他的坟头的四周,也有着几个新的坟头,可是这些坟头中,虽然有着淡淡的鬼气,可是却没有孕育出来厉鬼,甚至魂魄虚影都没有成形,必须等七日之后,才能真正的成形,成形之后了却心中事,再入轮回路。

    “既然你们还没有成鬼,我就不带你们去了,我一个人,杀他个血流成河,为弟兄们报仇。”

    范无救卷起一阵阴风,向着贫民窟而来,他记忆中,这些杀害了他们的士兵,兵围贫民窟。

    这些士兵,在范无救看来,都是该死。

    衙役们,心生贪念,毁了神仙赐下来的神奇米缸,村民生怒之下,痛揍了一群衙役一顿,出手虽然有些重,可是并非是重罪。

    可是为了这些衙役,兵围贫民窟,且杀了他们这几个叫嚣最厉害的人,让范无救感觉,这个世界太过不公平,心有义愤填膺。

    范无救化作了厉鬼,鬼体无形,无视任何的阻挡,遇树穿树,遇墙穿墙,遇到小河,也能飘飘而去,一路直行,没走半点弯路,很快便到了贫民窟中。

    贫民窟中,很多人,饿着肚子睡下,手里的半斤米,他们每一次都只是舍得放几个米粒,不舍得大口、大口的吃。

    食物太少了,每一粒米,都非常珍贵。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大口、大口的喝水,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只能图个水饱。

    “这是怎么回事,成了鬼,鬼眼中的世界都不一样了?”

    到了贫民窟的时候,范无救心中发憷,有些恐惧,在他的眼中,整个贫民窟和他活着的时候相比,都有些不一样了。

    在贫民窟的上空,有着一缕缕的血气腾空,这些血气腾空之后,汇聚在一起,化作一口火炉,火炉中散发出来炽热的气息。

    范无救一靠近,就会觉得身上传来一种火烧的感觉,似乎这火气能够化去自己的神魂。

    “老人常说,火气重的人,就算是厉鬼也不敢近身,我如今成了鬼,所以也不能靠近人口密集的地方了吗?”

    贫民窟的人血气不足,可是这么多的人聚集在一起,不足的血气也能够化作强大的气血火炉,气血火炉散发炽热的气息,普通的鬼怪,根本无法靠近贫民窟。

    一旦靠近,就会被气血火炉的气息所灼伤。

    “难道说,从此以后,我只能成为孤魂野鬼,游走在阴潮孤寂的地方,无法走入人群中?”

    范无救的心,有些沉寂,感觉有些凄凉。

    从此以后,行走在田间,行走在坟头,与孤魂为伍,与妖鬼相处,难回人世间。

    “没有了我,那老头,气也算是消了吧,无人在给他带去任何的麻烦。”

    想起家中的老父亲,范无救的心有些伤感,可是想要再见他一面,却是不容易,至少现在的范无救,还没有想到办法。

    “咦,有了,听老人说,人死之后的头七,任何孤魂野鬼,都可以回家一趟,见一见家中的父老乡亲,或许等我头七的时候,这里的血气火炉对我就没有了作用,可以让我回到家中,见上那老头最后一面。”

    “只是人鬼殊途,到时候,我们对对面错过,他也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他吧?”

    人鬼殊途,阴阳相隔,若是无缘,无法相见。

    若是普通人遇到鬼,就会使自身的阳气削弱,从此体弱多病,终究奄奄一息,撒手西去。

    望着贫民窟上空的那一口巨大的血气火炉,范无救叹息一声,他知道,今晚他是无法进入这贫民窟了,更是无法回家去看他的老父亲。

    “只是,围着贫民窟的士兵,都已经撤去,他们都回到了兵营了吗?”

    范无救的脸,再次沉了下来,一个普通的村子,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就能够形成可以震慑厉鬼的巨大的血气火炉。

    那兵营中呢?

    每一个士兵,都是血气冲天,青壮有力,更是带着兵器,有着煞气,这么多的兵在一起,汇聚而成的血气、煞气,怕是更为雄伟壮观吧?

    普通的鬼神,估计都很难靠近。

    “难道,就这么算了,无论如何,这仇我都报,不能这么白死。”

    “不行,无论如何,我都得先去兵营看看,看一看有没有机会进入兵营,要是能够进去的话,我一定要杀了他们。”

    卷起一阵阴风,范无救离开了贫民窟,向着单城的兵营而来,兵营离贫民窟很近,瞬息急至。

    陈国的兵营已经非常腐朽,范无救对这个地方,比较熟悉,这单城的兵营中,有着五千士兵,这些士兵领着俸禄,却是经年不演兵布武。

    营中的士兵,也大多懒散不堪,每日里在兵营中点个卯后,都会散去,只留下一部分没有什么关系、背景的士兵在兵营中站岗放哨。

    不过,当范无救赶到兵营的时候,仍是在距离兵营一百米的地方,清楚的看到,在那兵营的上空,不但有着气血火炉熊熊燃烧,而且在那火炉中,还有着一杆红樱长枪迎风飘舞,长枪直指长空,枪意刺破苍穹。

    血气火炉熊熊燃烧,如同一轮小太阳,离得很远,范无救都感觉到神魂被灼烧的感觉,似乎是再向前踏出一步,他都会被烧的魂飞魄散。

    “兵营就是兵营,这里的血气之浓郁,要比贫民窟的血气火炉要强大好几倍不说,还有着一柄长枪凝聚而成,那长枪上,有着威势,也有着煞气,难道是权柄和煞气凝聚而出,可以斩杀鬼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