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催妆 > 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
    皇帝升许子舟为京兆尹府尹,将刺杀案移交大理寺沈怡安手里后,便在第五日清早,宣凌画入宫。

    凌画本来早早起来,按照与宴轻的约定,前往栖云山,但没想到还真如她所言,这一日赶巧皇帝宣她入宫。

    她只能让人去端敬候府给宴轻传信,让他等等,她从宫里出来,若是陛下没安排什么差事儿,她便再动身带他前往栖云山。

    宴轻今日解禁,早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神清气爽地等着凌画前来出发去栖云山。

    凌家的小厮前来传话后,宴轻一下子泄了气,不高兴地嘟囔,“陛下早干嘛去了?他是不是知道她今儿要带我去栖云山,所以故意把她喊进宫?”

    端阳在一旁小声说,“陛下不可能知道,咱们府里没有陛下的人。”

    “但是凌家有陛下的人。”宴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恹恹郁郁,“好烦。”

    端阳想想也是,凌家自然是有陛下的人的,“但陛下近来因为东宫和朝臣心情定然不虞,有心思故意给小侯爷您设置什么障碍吗?”

    “这话也没错。”宴轻更郁闷了,“那就是赶巧了,赶的可真巧。”

    端阳劝慰,“小侯爷耐心等等吧!凌小姐既然答应了小侯爷,一定会带小侯爷去,栖云山也跑不了。”

    宴轻也不能怎样,点头,“不等还能怎么办?”

    他凭着凌画未婚夫的身份,是能去栖云山,但是进了栖云山之后呢?他不是为了赏海棠去的,是为了喝凌画酿的酒,她不去也白搭。

    凌画来到皇宫,这一回没用等多久,陛下便下了早朝回了御书房。

    皇帝看着凌画,闲话家常,“你与宴轻相处的如何?”

    凌画笑着回答,“小侯爷性子纯善,只要摸准他的脾气,投其所好,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皇帝笑,“他性子纯善是没错,但脾气可不怎么好,天生就不会主动讨好人,从来都等着人讨好他,他生来金尊玉贵,什么都有,想投他所好其实并不容易。他看人顺眼,便会多看几眼,看人不顺眼,理都不理人,投他脾气,入他眼的话,自然与他好相处,但多数时候,他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凌画抿着嘴笑,“臣对吃喝玩乐,也很在行,所以多数时候,算是能够对小侯爷投其所好的,少数时候面对小侯爷突然有了脾气,也很是莫名其妙,的确有些郁闷,不过臣相信,假以时日,臣能做到彻底摸清小侯爷的脾气,与他好好相处的。”

    皇帝点头,“也是,吃喝玩乐的事儿,他如今最喜欢,你名下产业无数,俱是吃喝玩乐,自然有好东西能投他所好。”

    他说着好笑,“这样说来,你们倒也般配。”

    凌画大大方方点头,“臣也觉得。”

    “他的伤势如今可好了?”皇帝琢磨着时间改差不多了,养伤也有十几日了。

    “已好了。”凌画点头,“小侯爷在府中闷了许多十日,早就闷不住了,臣为了让他好好喝药养伤,答应等他伤好后,带他去栖云山玩几日。”

    皇帝颔首,“也好。”

    倒也没旧事重提让她带宴轻来宫的事儿。

    “陛下今日喊臣来,可是有什么吩咐?”凌画不想跟皇帝绕来绕去了,她如今也摸准了几分宴轻的脾气,知道他这些日子就惦记着去栖云山喝她酿的酒,如今听她进宫指不定在府里有多郁闷等着呢。

    皇帝绕了这么半天,自然不是真的为了闲话家常,自然是要说正事儿的,她看着凌画,“你被刺杀的事儿,内情如何,朕如今已心中有数。朕已腰斩了钱耿,随后也会给太子惩罚,但不宜张扬,动摇国体。”

    凌画想要的已经到手,本来也没指望皇帝一下子废除太子,于是点点头,一脸忠心,“陛下说的是,为了后梁江山好,臣觉得陛下做得对。”

    皇帝不意外听到凌画这话,叹了口气,“委屈你了。”

    凌画摇头,“臣不觉得委屈,毕竟臣没伤着。至于小侯爷虽然受了伤,但陛下已给了他一匹汗血宝马,小侯爷也不会有意见的。”

    提起汗血宝马皇帝就肉疼,但觉得到底是一匹畜生,比起东宫太子联合绿林刺杀凌画和宴轻的事儿被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来说,也就不算什么了。

    皇帝道,“太子的确不像话,朕对他的惩罚不会轻了,你放心。”

    只不过不能放在明面上来,也不能让朝臣以为他要废太子,动摇朝纲。

    凌画理解,“陛下是为了社稷,臣本就是为了尽忠陛下,都听陛下的。”

    皇帝满意,“朕会下旨召温启良和他的长子温行之进京面圣,温家这些年的确是太过猖狂了。温行之会留在京城。”

    凌画心思一动,陛下这是要拿住温行之为质,震慑温家,警告温家别再跟着太子萧泽乱来?

    据说温行之可是温家最有才华的子孙,被温家成为下一代的希望。把温行之留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大概是能让温家夹住尾巴。

    “据说温行之很有才华。”凌画心里琢磨着,面上露出好奇之色。

    “嗯,的确是很有才华,被人称为幽州第一公子。”皇帝身居皇宫,自然要知天下事儿,这种坊间传言,他也十分关注。

    他除了对太子的事儿外,皇帝算是个极圣明的皇帝。

    凌画很多时候也觉得她是比较幸运的,生在当世,没有皇帝的破格启用,她不会成为如今的凌画,所以,对于皇帝,她也是敬重的。

    凌画笑,“幽州第一公子,毕竟不如天下第一公子听着名声响亮,天下多少州郡县,有才者太多了。”

    皇帝被逗乐了,“哪里有什么天下第一公子?”

    他顿了顿,“若是宴轻不做纨绔,也许还真能成为。可惜,他自入歧途,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待你们大婚,时日久了,你也劝劝他。”

    凌画头摇的像拨浪鼓,“臣觉得小侯爷做纨绔挺好,臣等卸任了江南漕运之后,也打算跟着他一起做纨绔夫人。”

    “胡闹!”皇帝训斥,“胸无大志。”

    凌画自然不会跟皇帝顶撞这个,乖巧地笑了笑,承了这句骂。

    皇帝叹息地摇摇头,倒也没继续揪着不放,“总之,关于温家,朕自有打算,温家若是收起嚣张,也就罢了,若是……”

    皇帝眉峰一冷,意思不言而喻,“朕绝不姑息。”

    凌画点头,“陛下自有成算,您放心,只要温家不再惹臣,这笔账,臣这里可以轻轻揭过。”

    一切为了后梁朝局嘛!毕竟,下一个太子妃还是要出在温家的。陛下一日不动东宫,温家一日就不会倒。她懂得很,本来也没打算让东宫和温家这么快倒,这么快也倒不了。

    “你能理解朕,朕心甚慰。”皇帝心里松了一口气,“你的四哥凌云扬,是不是金秋科考?”

    “是呢。”

    皇帝点头,“只要他能考个差不多的名次,朕便让他做朕的御前行走。”

    凌画眨眨眼睛,立即道谢,“是四哥的福气,多谢陛下。”

    凌云扬一旦取得名次,便能被陛下叫在跟前,也就是天子门生,天子近臣,顶多跟在陛下身边半年一年,也就是陛下对他的考核阶段,若是他能考核过关,便会被陛下委以重任,那么,六部可能随便他选。这是一步登天的阶梯。

    陛下这是对她忠心识趣不揪着东宫和温家不放闹的人尽皆知动摇朝纲让陛下难做自己吞下委屈的补偿,给到她四哥身上,也就是给在凌家身上了,她最重要的,本身也不是自己,而是振兴凌家,这也正是她需要的。

    所以,她的道谢也很诚恳,没想到在给许子舟谋了京兆尹府尹之后,还有这个意外的收获。

    皇帝又道,“至于绿林的案子,朕已让京兆尹转交给大理寺了,朕会盯着大理寺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凌画又道谢,“多谢陛下。”

    皇帝虽然维护了萧泽,但也给了她好处,帝王的平衡之术,让人佩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