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唐朝好大哥 > 第一百零四章 就是我啊(上架第三更求订阅啊)
    不用说,这个古怪公子自然是河间王李孝恭的掌上明珠,长宁郡主李欣了。

    李欣虽长得极美,但气质却很烈,加上腰间那把货真价实的军中战刀,他的这男扮女装一时半刻的还真识破不了,一般人只会认为这小子真帅,而不会冒出类似于‘这是个娘们吧’的感觉。

    那日他打晕了自己的护卫以后,骑着霹雳火就往洛阳而去,可她毕竟是第一次出门,又没个向导,不迷路才是奇迹呢。

    好在她第一次离开长安,看啥都觉得挺新鲜,索性走走停停,走错了路就权当是看风景,换了一身男装之后因为一看这雍容华贵的衣着就像有钱人,倒也不是没人来打劫,但大多都变成了李欣的刀下亡魂。

    就这么走走停停,秦浩他们都来洛阳半个多月了她才姗姗来迟,一打听,今天居然是秦浩买卖开张的日子,自然是大感兴趣,索性便来看看,还十分大方的把从他老爹那里偷来的宝刀作为了贺礼。

    要知道,这把刀当年李靖想要李孝恭都没给。

    这大戏楼的各种布置,秦浩都是仿照晚晴时期的风格所造,虽说差了七百多年,但工业革命之前的技术手段其实并没有相差太多,可是这风格却是处处透着新鲜,此时正戏未开,人人都东张西望地看着这迥异甚至怪异的布局,只有李欣却坐在座位上,好似傻了一般,不断地嘀咕:他让女人当掌柜,他让女人当掌柜。。。。

    铛的一声,铜锣敲响,四周顿时鸦雀无声,秦浩缓缓的从后台走了上来,双手抱拳,深深地鞠躬朝四面八方分别行礼。

    “感谢今日各位朋友前来捧场,我这大戏楼里准备了些许新鲜的玩意,正好让诸位品鉴一番,诸位要是觉得好呢,还请日后多多宣传才是,我这戏楼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三班倒,您若是嫌麻烦不愿意来,也可以让我的弟弟妹妹们到您府上去演,一般的堂口庙会,也会有我们的人在。”

    接着,秦浩又说了些场面话,下面的观众纷纷鼓掌,他自己打了个哈哈也就下去了,时至今日,再想看秦浩的亲自表演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台下人多,秦浩自然没发现李欣,而李欣却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半个多月不见,这人好像瘦了些,也长高了一点,看上去更精神了呢。

    随着秦浩下去,便听得又是叮咚一声,舞台四周的高处翻开了几面铜镜,将阳光折射而去,让舞台比周围更亮了几分。

    叮咚一声锣鼓,一段节奏分明的配乐便已响起,却是个众人从未听过的曲子,这曲子简单至极,却处处打在节拍上,让人听了忍不住的摇头晃脑起来。

    这是什么曲?好怪异啊。。。。一点也不优美,乍一听与平日里听的舞曲可谓天壤之别,只感觉颇有些躁得慌,可是稍微听上一会,看大家全都跟着一起摇头晃脑,有感觉。。。。好热闹啊!

    于志宁一听就愣了,他也是识货之人,不由叹道:“此曲。。。。好生怪异!全然不合乐理,却又别有一番风味,却是从没听过这般。。。。这般。。。。”

    魏徵接话道:“荒诞!”

    杜县令笑道:“这般怪异的曲子,似乎也只有那天马行空之人可以做得出来啊,呵呵。”

    不用说,这所谓的天马行空之人,自然是秦浩无疑了。

    唐朝时的怜人表演,其实挺简单的,无非是歌舞而已,可以参考倭国,倭国一千年后的那套艺伎类的东西跟唐朝歌舞其实是差不多,大多倭国所谓的民族舞乐都是唐朝传过去,而咱们自己又失传了的。

    这一类的曲子,共性的特点是柔美,重旋律而不重节拍,秦浩现在弄出来的这个,确是重节奏甚于旋律,简单说,就是京剧。

    唐时歌舞,适合在包厢里给少数几个知己好友表演,说白了就是贵族的游戏,而京剧这东西,适合给大众表演,看得人越多就越热闹,没什么高低之分,只是此时京剧沾了新鲜的光,竟然让三楼这些行家也忍不住惊叹了起来。

    而京剧,背景的曲子只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真正的核心,还是在一个唱字上的。

    随着一声尖锐的锣响,大牛从后台迈着四方步就晃了上来,开口唱道:

    “嬴秦无道动兵机,吞并六国又分离。项刘鸿沟曾割地,孤霸东来汉占西~”

    正是经典京剧桥段,霸王别姬。

    将唱词用半唱半念的方式唱出来,再看这脸上涂的花花绿绿却穿了一身假的蟒袍,沾了一大挂的大胡子,众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在模仿项羽,听得耳中那霸气外漏却并不如何晦涩的唱词,只觉得头皮发麻,精神一震,纷纷不由自主地大声叫喊道:“好!!”

    三楼中,那些达官显贵也不由得目瞪口呆,李承乾狠狠咽了口吐沫道:“还能。。。。还能这么演?”

    这还没完,不一会的功夫各武行的配角纷纷扮演刘邦和韩信的部众,与大牛在台上像模像样的厮杀了起来,配合着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急的背景音,直教人看得是酣畅淋漓,大呼过瘾。

    李欣双目中都是小星星地喃喃道:“秦浩哥哥真是。。。。神人啊。”

    可是随即,当虞姬上场的时候,李欣的心中又是狠狠的一抽。

    只见虞姬的扮演者小蝶款款走了上来,用清脆地嗓音唱到:“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轰的一下,李欣脑子里好像断了跟弦一般,台上唱的什么已经一句都听不见了,脑海中仿佛又想起那一日他们彼此闲聊时说过的话来:

    “如果有一天我嫁人了,就要像我父王的那些王妃一样,每天除了不停在房间里着装打扮自己,等父王偶尔想起来睡上一觉,其余时间就在自己的小院子里逐渐腐烂。”

    “那不一定啊,也许你未来的男人,会专门给你修一个马球场让你打个够,会让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会让你抛头露面做出一番事业也说不定啊。”

    “噗呲,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男人,你啊。”

    记忆到了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可是内心深处,李欣仿佛又听见那个人说:“就是我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