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二十七章移花接木
    御马监的战马,是给禁军使用的。

    而禁军又是保护皇城安全,保护皇家安全的。

    如果在草料的供应上出了问题,那陆行舟做为问题的源头,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法子,可谓是诛九族的狠招。

    陆行舟看着眼瞳里闪烁着隐晦凶光的赵常,心里也浮现出了阴森。

    “你想弄死我。”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他表面上装作什么都看不出来的样子,脸上陪着笑容,作了个揖,道,

    “赵校尉放心吧,账目我看过了,没有问题,我马上就会安排人去做这件事情,一万一千多斤,三个月之后,就能够从运过来。”

    御马监的战马,用的都是最好的草料。

    是从西北草原上运送过来的。

    周期很长。

    最少都得需要三个月。

    因为这个长周期,所以出了纰漏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

    这也是这个办法的阴险之处。

    说话间,陆行舟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印章,然后当着赵常的面叩在了上面。

    “你死定了。”

    赵常看着那红色的印章,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掩饰不住了。

    后面的事情,他都已经安排好了。

    等陆行舟将采购的命令传达下去,很快就会有人将账目上的一,改成九。

    万无一失。

    “赵统领,我这边还得需要去和下面的人交代一下,毕竟是您御马监的事情,不能耽搁了,所以……”

    陆行舟对着赵常又鞠了一躬。

    “我明白,你去忙吧,我不在这里耽误你时间了。”

    “等草料到了,派人通知我一声,御马监会派人过来领取。”

    赵常很是爽朗的拍了拍胸口,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待他走远,陆行舟脸上的笑容瞬间阴森,然后把账目塞到怀里,也走出了屋子。

    他要去找胡庸。

    陆行舟有自己的考虑。

    如果只是单纯的化解了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太子还会不断的找机会暗算自己。

    想要彻底太平,只能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转移到别人身上,而忽略自己。

    而最佳的转移对象,就是胡庸。

    他已经有了办法。

    此时此刻。

    胡庸正躲在自己的住处,斜靠在躺椅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他的心情很不错。

    自从把陆行舟提拔上来,秉卷司的很多事情,都可以交给后者了。

    尤其是那些繁琐的账目往来,还有和各个司监打交道的事情,以前都让胡庸忙得不可开交。

    如今,陆行舟忠心耿耿,办事也利索。

    胡庸终于可以松口气。

    “这小子倒是不错,以后还得好好培养啊。”

    胡庸心里想着。

    也开始计划自己的未来了。

    陆行舟起来了以后,自己就可以有心思,也有时间,朝着更高的位置努力了。

    “胡公公,小的有事跟您汇报。”

    门口传来了陆行舟的声音。

    经过这一阵子的表现,陆行舟已经深得胡庸的信任。

    都可以不经过通报直接进入他的住处了。

    “有什么事情?进来说!”

    胡庸直起身子,又是在对面倒上了一杯茶水,推给了陆行舟。

    这个中招揽人心的手段,胡庸在陆行舟身上也是用的炉火纯青。

    “谢谢胡公公。”

    陆行舟满面的受宠若惊,连忙是抿了一口,然后这才是把账目送到了后者面前。

    弯着腰,给后者解释道,

    “胡公公,小的今日收到了御马监的草料采购账目,发现了一些问题,小的有点儿担心,感觉他们……是不是要给咱们使绊子?”

    “什么绊子?”

    胡庸眉头皱了起来,面露怒色。

    司礼监和御马监,本就是内廷的两大监司,因为地位都很尊崇的缘故,彼此之间也自然有冲突,彼此下绊子的事情,也不少。

    他对御马监,也是有不少抵触的。

    “您看这里。”

    陆行舟看了一眼胡庸皱起的眉头,心里暗暗冷笑,然后便将自己的猜测,讲了出来,

    “御马监今年冬天,竟然只需要一万一千多斤草料?小的觉的哪里不对劲儿……刚刚小的又查了一下往年的账目,每年这个时候,御马监都需要大概两万斤的草料……”

    他自然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讲出来。

    循循善诱。

    让胡庸自己推测出来。

    才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

    “是吗?”

    胡庸对这些数字记的倒不是特别清楚,幸亏,陆行舟早有准备,把往前十年的账目,都给拿了过来,一一给他展示。

    随着胡庸依次翻过往年的账目,他的面色逐渐凝重,然后阴沉。

    啪!

    当翻到第六本账目的时候,胡庸脸色猛地一寒,用力将这账目摔在了石桌上。

    他能够坐到秉卷司掌事的位置,脑子自然不笨。

    在陆行舟的提醒下,他已经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胡公公,您息怒……”

    陆行舟见他这副样子,心里一喜,知道胡庸上钩了。

    但他却还是表现出诚惶诚恐。

    “不是你的问题。”

    胡庸阴沉着脸,指着中间的一字,问道,

    “你看这个一字,是不是有问题。”

    “啊?”

    陆行舟仔细靠近了些,端详了一会儿,面露疑惑。

    “你看着。”

    胡庸冷笑一声,用手指蘸着茶水在石桌上划了一个一,然后,又紧接着,笔画一转,将一变成了九。

    “嘶……”

    陆行装出舟恍然大悟的样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简直不甘相信。

    他有些结巴的指着账目,道,

    “这……这……御马监这是……要害死我们吗?草料这么重要的事情,出了岔子,那可是要杀头的啊……”

    陆行舟故意将杀头两个字咬的清晰。

    激发胡庸的愤怒。

    “这群混蛋!”

    胡庸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脸上的皱纹都紧绷了起来。

    草料失误,战马虚弱。

    这是威胁皇城安全,威胁皇族安全的大事。

    追查下来,就算能够在秉卷司内找到其他顶包的人,但他胡庸这个掌事,也得受牵连。

    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

    他逃不掉!

    “这是想把咱家往死里整啊。”

    “他娘的,咱家这些日子不收拾他们,他们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好,既然你们不仁,就不要怪咱家不义!”

    胡庸的脸阴沉的好像锅底,扭头对陆行舟道,

    “小舟子,你就按这个数字,去采购草料,这个账目,留在咱家这里,任何人不能见,不能动,不给他御马监丝毫更改的机会!”

    “咱家倒要看看,到时候草料出了问题,他御马监怎么收场!”

    这就是陆行舟想要的结果。

    但他,这个时候没有表现出开心,或者兴奋,反而是担忧的道,

    “胡公公,这样做,事情会不会闹的太大,到时候,御马监可能会死不少人,咱们两个监司的冲突可就……”

    “别这么胆小。”

    他的话音未落,胡庸已经阴笑出声,

    “事情再大,咱家也能收场,这次,必须给御马监一个狠的……不然,他们真不把咱们秉卷司放在眼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