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五十二章废掉
    “并无不公?”

    刘直似乎再度被这句话给刺激到了。

    他恍惚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无法形容的悲苦,旋即,这悲苦又变成了浓浓的疯狂。

    他抓着瓷片的手猛地紧绷。

    眼睛里闪烁出了无尽愤怒。

    他声音尖锐的道,

    “咱家知道,这个世界,是能者居之而不是勤者居之!”

    “但,总得允许咱家不服气吧?”

    “咱家现在就来看看,你这能者,有多少斤两!”

    轰!

    话音落下的瞬间,刘直这身上爆发出了一阵劲气,那被撕碎的夜行衣都是因此而飞舞了起来。

    下一霎那。

    他的瘦削身影直接暴掠而出,然后出现在了陆行舟的面前。

    云水功爆发出的速度确实很快。

    超出了陆行舟原本的预料。

    他几乎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再加上他是第一次与人真正的交手,也是有些经验不足。

    紧张之间,以双臂格挡。

    嗤啦!

    刘直的手腕一翻,手里握着的瓷片在他小臂上划过,留下了一道血淋淋伤口。

    咻!

    紧接着,刘直又趁势前冲,以瓷片划向陆行舟的脖颈。

    杀机毕现!

    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所以,这交手也没有留任何余地。

    临死之前的疯狂。

    便是如此。

    陆行舟虽然经验尚浅,但也不会坐以待毙。

    吱呀!

    他施展出了蛇盘步法,因为力量用的比较大,脚下的木质地板都是出现了碎裂。

    裂纹密布。

    他的身子也是瞬间退出去了丈许之远。

    刘直的攻击落空。

    “哼,有时候,能者不一定比勤者更厉害。”

    “就比如这练武!”

    刘直那有些干裂的嘴角儿上泛起狰狞冷笑,

    “咱家三十几年的苦修,总是会比你这一年时间窜上来的,更稳。”

    他已经看了出来。

    陆行舟实力虽然境界和自己相同,但对内力的使用,武功招式,对敌经验等等。

    都颇为不足。

    这种东西,就算是有经验,也得经过长期的历练才行。

    他盯着陆行舟,舔了舔裂开的嘴唇,眼睛里的杀意更加浓郁。

    反正都要死。

    那就拉着陆行舟垫背。

    黄泉路上不寂寞。

    咻!

    心思闪烁,刘直不等陆行舟回应,已经是再度出手。

    云水功运转,他的身体好像是轻盈的云。

    漂浮不定。

    他的双臂好像是柔软的水流。

    陆行舟伸手格挡,两者刚刚互相接触,他的身体就像是飘开了一般,而手臂也以一种十分诡异的方式弯曲。

    嗤啦!

    瓷片又一次划在了陆行舟的身上。

    肩膀处,鲜血淋漓。

    陆行舟低头看了一眼,这次伤口比较深。

    皮开肉绽。

    几乎能够看到下面的森森白骨。

    “哈哈……”

    “你不是咱家的对手。”

    “今夜你想瓮中捉鳖,也是自寻死路!”

    刘直的声音好像在四面八方传来,尖锐,刺耳。

    他的身影飘忽不定。

    “气囊?”

    陆行舟站在原地,肩膀,手臂上的痛楚,并没有让他丧失理智。

    他的脑子在迅速的思考。

    经过刚刚几次交手,他发现,刘直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长条形气囊。

    轻微柔软。

    稍微一碰就退回去,然后变形,让自己防不胜防。

    但,气囊,它难道就不能应对吗?

    当然可以!

    陆行舟的嘴角儿挑了起来,眼睛里闪烁出了一丝掩饰不住的笑意。

    内力奔涌,灌注在了双掌之内。

    呼!

    隐约有劲风吹动,他的袖袍猎猎飞舞。

    那双掌也变成了爪的形态,小拇指上的黑芒也似乎闪烁出了一抹幽光。

    咻!

    这个时候,刘直似乎发现了机会。

    一个闪身出现在了陆行舟的面前,他狞笑着,双手如同虎豹扑食,分别从两侧击向陆行舟的脖颈。

    “去死!”

    同时他尖锐喊道。

    “咱家可没那么容易被你个老废物杀死!”

    陆行舟猛地抬起了头。

    眸子里的峥嵘也勃然而起,好像是苏醒的猛兽。

    哗啦!

    他的左腿往后退了半步,右腿微屈,整个身子形成了弯弓。

    双爪分别迎接刘直的攻击。

    毫无花哨。

    直接以硬碰硬!

    砰!

    一瞬间,互相碰撞。

    低沉的炸响随之传出。

    哗啦!

    那个被刘直当作武器的瓷片,硬生生被震碎。

    四散纷飞。

    同时,刘直的双手也是受到了这种极强的瞬间冲击。

    噗!

    他双手之上都瞬间迸射出了鲜血,那传出来的声音,就像是气囊被戳爆了一样。

    “啊……”

    刘直惨叫着,倒退了出去。

    瘦削的身子重重的砸在了后面的桌椅上,桌椅纷纷散落在地。

    刘直也跪在了地上。

    他低头一看。

    自己的双手已经是鲜血淋漓。

    尤其是没有瓷器抵消力量的左手,五指都是被硬生生的折断,手腕处也被陆行舟的爪子撕扯的皮肉飞溅。

    白骨可见。

    有瓷片抵消力量的右手,倒是好一些,但也是血肉模糊。

    他双手哆嗦着,惊恐的抬起了头。

    陆行舟依旧站在原来的位置。

    强行硬碰硬,以至于他的手被瓷片所伤,也是鲜血淋漓。

    但总体来看他的状态比自己强很多。

    黯淡的火光映衬下。

    那道身影看起来如同从地底钻出来的黑暗幽灵。

    压迫感十足。

    “事实证明,在任何时候,能者都比勤者都更占据优势。”

    陆行舟用带着鲜血的手,捏着兰花指,捋了一下自己那有些凌乱的黑发。

    脸上的笑容阴柔而瘆人。

    旋即,他慢条斯理的走向刘直。

    胜负已分。

    “不可能……”

    “咱家三十几年苦修,不可能打不过你刚刚修炼一年……”

    刘直感觉有些恍惚。

    巨大的失落,巨大的悲痛和绝望,让他脑子嗡的一声,彻底失去了理智。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

    颤抖着将双手再度握紧,死死的盯着陆行舟。

    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树。

    又像是歇斯底里的疯子。

    而陆行舟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侧着听外面的脚步声。

    稍许,他听到了有人闯进来,也听到了神武司掌事赵星河的喊叫声。

    “证人终于到了。”

    他淡淡的笑了笑,继续走向刘直。

    砰!

    刘直心里恐惧,身子忍不住的后退了一些,撞在了门框上。

    “啊……咱家跟你拼了!”

    但很快,他的心里又生出了一些疯癫,挥手朝着陆行舟的脑袋砸了过去。

    咻!咻!咻!

    陆行舟身形闪烁,双手化为利爪,分别在刘直的手腕,脚踝位置迅速的撕扯而过,皮肉被拽了下来,同时,也扯断了他的手筋脚筋。

    “啊……”

    刘直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身子也是剧烈的抽搐起来。

    嘎吱!

    陆行舟打开了屋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