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六十四章帝王心
    大殿里安静的可怕。

    几乎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没有。

    小太监趴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那脸色也已经是惨白如纸。

    他都快要瘫了。

    陆行舟看似紧张,但心里却异常冷静。

    他在等待皇帝的训示。

    他已经准备好了几乎无数的说辞和方式,可以借着这幅图,勾起皇帝对东厂的回忆。

    然后,再刺探他对东厂的心意。

    就等皇帝开口了!

    “哎。”

    老皇帝已经被陈暮搀扶着,坐在了几案后面,他面前摆放着的便是那副被撕破的鹰鱼图。

    凶鹰,华鱼。

    还有那天穹山川。

    勾起了他的一丝回忆。

    “陛下息怒。”

    陈暮小声劝慰道。

    “罢了。”

    老皇帝脸上的缅怀尽数散去,旋即微微的笑了笑,对着下方三人道,

    “一张字画而已,几十年了,朕不至于为此砍了你们的脑袋,弄坏字画的人下去领杖十五,罚半年俸禄,其余人无罪,就这样吧。”

    “多谢陛下!多谢陛下!”

    那弄坏字画的小太监,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兴奋的发抖了起来。

    真的是劫后余生啊。

    按照惯例,但凡是毁坏了陛下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条。

    绝无可能幸免的!

    自己竟然逃过一劫?!

    这真是隆恩!

    他几乎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用力的磕头,把这青石板砸的咚咚作响。

    “谢陛下隆恩。”

    陆行舟和另外一个小太监,也是纷纷叩谢隆恩。

    相比较于小太监的欣喜,陆行舟这心里却生出了一丝失落,还有意外。

    老皇帝的态度,似乎,对这鹰鱼图很不在意?

    难道,他真的是对东厂没有丝毫怀念?

    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的计划可能就要夭折了。

    陆行舟目光闪烁。

    顿了一下,他又试探性的道,

    “陛下,小的学过一些字画的修葺,或许可以尝试给陛下将它修好,请陛下准许,也好让奴才弥补今日的过错。”

    “修葺?”

    老皇帝将鹰鱼图举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眼,捋了捋近乎透明的胡须,洒脱的笑道,

    “没必要,都是一些陈年画作,没什么意义,坏了,扔掉就可以了。”

    说话间,老皇帝将字画随意的团在一起,扔在了陈暮身旁,吩咐道,

    “处理了吧。”

    “是。”

    陈暮将字画捡起来,然后便是放在了一旁的废弃纸篓里。

    嘶!

    见着这一幕,陆行舟的心里更是倒吸了一口气。

    扔了?

    这可是完全出乎他预料了。

    皇帝直接把字画给扔了,让陆行舟准备的一系列说辞,勾起老皇帝对东厂的怀念,试探他对东厂的心意的计划等等,都无法继续了。

    这……

    陆行舟一时间,有些发懵。

    这是他入宫以来头一遭,遇到这种不知所措的情形。

    因为老皇帝的举动,完全让他没想到。

    “还愣着干什么?御书房清理了一半,剩下的都还没做完,难道让咱家帮你们做?”

    沉默时,头顶上传来了陈暮陈公公带着些许怒意的训斥声。

    “陛下息怒,陈公公息怒,奴才这就去做。”

    陆行舟猛地恍惚过来,连忙拱手。

    然后使了个眼色,带着另外一名小太监,去忙碌了。

    “陛下,尝尝这北辽送过来的千年参茶。”

    陈暮给老皇帝端过去了一杯参茶。

    隔着两丈远的距离,陆行舟都能够闻到里面传出来的香味儿。

    有些沁人心脾。

    但他这心里却一直恍惚。

    老皇帝对东厂无念。

    这真的……让他失望,这样一来,就只能另辟蹊径了。

    但想别的办法,谈何容易?

    “倒是不错,北辽这参,咱们中原是真的不能比。”

    老皇帝轻轻的抿了一口,旋即又是把参茶放在了几案上。

    然后扶着几案站起来,靠在了一旁的卧榻上。

    似乎有些疲倦了。

    “老奴给陛下捏捏肩膀。”

    陈暮识相的凑到了老皇帝身后,给后者按捏了起来。

    老皇帝闭上眼睛,呼吸逐渐平复。

    “睡了?”

    这个时候,陆行舟恰好是转过了身子,正对着老皇帝。

    看到后者这副模样儿,他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

    睡着了?

    更没办法刺探了。

    估计,自己关于东厂的计划也就要夭折了。

    “恩?”

    不过,就在陆行舟打算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老皇帝微微的叹息。

    “还没睡着?在想事情?看看他想什么!”

    “或许能找到新的办法。”

    陆行舟目光微微闪烁,施展了窥心术。

    “哎,三十年了啊。”

    “不知不觉间,你都死了三十年了,如果不是看到这鹰鱼图,朕都要把你给忘了。”

    “当年,若不是你,朕如何能开创这大魏盛世?”

    “可惜啊,你只能……身死道消!”

    “你也看不到这三十载盛世。”

    老皇帝看到鹰鱼图的那一瞬。

    其实,已经想起了当年的那番腥风血雨,策马辉煌。

    杜先隆。

    还有一个身份,任何人都不知道。

    他是老皇帝于民间游历时所认识,并结拜的义兄弟。

    也是他最大的谋臣。

    当初,东辑事厂之计划,是他提出,也是他,自愿入宫,为老皇帝鞍前马后。

    而待天下太平时,老皇帝其实并不想东厂入鞘。

    他感念义兄之情谊。

    不想狡兔死,走狗烹!

    甚至,想给杜先隆皇亲国戚之待遇,荣耀加身无限。

    又是杜先隆。

    忠心苦劝。

    天下太平,不用重典,这是必然。

    而且,东厂这把刀,太过于锋锐。

    朝堂,江湖,蛮族。

    无所不能斩!

    若不入鞘,若再给荣耀加身,它绝对会失控,会成为下一个世家,勋贵,豪阀。

    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它将是天下再乱的祸源。

    必须封刀!

    必须入鞘!

    必须,烟消云散。

    再者,皇帝平定天下这些年,东厂横刀,也造下了无数的杀孽。

    民怨积深。

    皇帝封了东厂,也可以再招揽天下民心。

    天下一心,大势所归。

    可开盛世。

    杜先隆为了说服皇帝,甚至,当着皇帝的面,自废武功。

    一朝白发。

    老皇帝怎么会不懂这些道理。

    又怎么会不懂义兄的心思?

    然后。

    东辑事厂彻底消失。

    但,杜先隆,却永远成了老皇帝的心结。

    “呵。”

    “朕老了啊。”

    “这天下很多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你想不到吧?如今,朕在这御书房里,都需要演戏了……哈哈……”

    “朕多想对着鹰鱼图,念一声义兄安好?”

    “哈哈……”

    “如果你还在,多好?”

    “你我虽老,却也还能镇一镇这天下宵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