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八十三章放弃
    惊天大案。

    果然是惊天大案。

    陆行舟听着李子龙的讲述,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这心里,却当真是钦佩。

    钦佩李因缘的手段和脑筋。

    他竟然能够借助密谍司,布局出这样一个大案。

    更主要的是,这大案里面的所有人,吏部尚书,誉王,这些关键人物,还都不知情。

    他们,还都认为,整个事件都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推波助澜的。

    他们自己是最终的受益者。

    殊不知,都只是棋子。

    李因缘这一手,当真是不可思议啊。

    古往今来。

    能做出此番布局的,怕是也只手可数吧?

    汪亭也是被李子龙交代的事情,给震惊的不行。

    他自然是不知道,这幕后还有李因缘的大手在操纵。

    他以为这一切都是誉王的布局。

    即便如此,他也是被这一环扣一环,毁掉皇子,助自己做辅政王,然后夺皇位的计划震骇。

    这些人们为了皇权,可真是绞尽脑汁了。

    “我知道的,都说了……”

    李子龙按照李因缘的计划,把自己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

    按照计划,他只交代了万岁山之事的细节。

    以及还没有来得及展开的,要借白莲圣会把九皇子彻底拉下水毁掉的事情。

    还有自己中间传信人的身份。

    至于科考舞弊和梨园春传病这两件事的细节,他以自己不是参与者,不知道其中具体的过程而遮掩过了。

    因为。

    从誉王的角度来考虑,如此庞大细致的计划,不可能只由一个人来完成。

    必须分别行动。

    以保证即便哪一个人出现了什么失误,也不会影响大局。

    至于负责毁三皇子和太子的那两个人,李子龙只交代了其中一个,就是白莲右使。

    楚青云。

    此人目前是梨园春戏班的班主,正在筹划毁掉太子的事情。

    但具体进度,李子龙不知情。

    因为两人曾经都是白莲教的左右使,私交不错。

    所以侥幸知晓一些。

    这一切非常的合理,如果不是陆行舟提前知晓李因缘这支幕后最大黑手的存在,他也看不出什么破绽。

    随着李子龙讲完,囚牢里的气氛,逐渐变的安静了下来。

    只有鲜血滴落地面的声音。

    还有几人的呼吸声。

    以及,李子龙偶尔因为痛苦而扭动脖颈,引起的铁链碰撞声。

    陆行舟双手负在身后,就那么安静的站着。

    脸上的表情说不清道不明。

    似乎,是被这件惊天大案给震惊到了。

    这也确实在李子龙的预料之中。

    任何人听到如此大的案子,都不可能泰然处之的。

    陆行舟没有被吓的六神无主,已经是心理足够强大的了。

    “陆公公,贫道劝你一句。”

    李子龙面色闪烁一下,强忍着右眼处传来的痛苦,冷声道,

    “别自寻死路。”

    “誉王殿下能布置出这般大局,把太子,三皇子,还有九皇子全都拿掉,他所掌控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

    “你查到贫道这里,还没有出事,算你运气好,也是贫道大意,没有提前发现。”

    “你若再深究,老天爷都保不了你了。”

    “你想清楚,这功劳虽然滔天,但你也得有命拿才行!”

    “你就是一个没了卵子的太监,天下皇权归属,干你何事?何必为了这种事,把自己折进去?就算最后案子破了,誉王倒了,谁能知道你的存在?”

    “适可而止吧!”

    这句威胁。

    也是李因缘亲自设计的。

    是为了激发起查案之人的逆反之心。

    不过,这些话对陆行舟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依旧是那副平静的样子。

    一动没有动。

    也没有说话。

    倒是汪亭被激出了几分怒气,他冷冷的哼道,

    “你这狗道人,死到临头还满嘴喷粪,我们太监怎么了?我们太监就不能立功,不能扬名立万吗?”

    “娘的,老子非得把……”

    陆行舟扭头看了汪亭一眼。

    后者到嘴边儿的话嘎然而止,不敢再说了。

    但脸上的愤怒,却依旧是看的出来。

    太监去了势,没有根。

    是所有太监心里最深的痛,也是所有人最在意的事情。

    所以被李子龙如此当面直白的讽刺,汪亭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由此可以看出来。

    李因缘真的很聪明。

    他设计的一切,包括这些说辞,都考虑的详细周到。

    如果是任何一个别人,事先不知道李因缘这只幕后黑手的存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像是汪亭一样,被激发出火气来了。

    人有了火气,再加上这滔天之功劳的诱惑,一定不会太过于理智。

    也不会善罢甘休。

    他只会铤而走险,像打了鸡血一般,继续往下追查。

    也就会顺着李因缘的计划往下走。

    乖乖的做那一颗棋子。

    但陆行舟不同。

    他早已经提前洞察了一切,然后,不仅不要做棋子,还要给下棋之人摆一道。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又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最后,以兰花指揉了揉眉心,苦涩的道,

    “你说的对啊。”

    “咱家确实不能往下继续查了。”

    “人得有自知之明啊!”

    “?”

    李子龙听到这话,仅剩的一只右眼里的神色忍不住僵了一下。

    他抬起头,盯着陆行舟,完全不敢置信。

    因为动作比较突然,他把这脖子上的铁链子,都震的哗啦啦作响。

    什么意思?

    不查了?

    这死太监明明很疯狂的啊!

    怎么就被自己这一句狗屁话给吓到了?

    按照掌印大人的了解,这太监也不至于是那种被强权所吓退的孬种啊?

    怎么就突然……放弃了?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这陆行舟若是真的放弃了,他李子龙不就白折腾,白牺牲了吗?

    这???

    李子龙完全懵了。

    “主子,您……”

    汪亭听到陆行舟的这句叹息,脸色也是变的有些难看。

    他一贯对陆行舟言听计从。

    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但这一次,他迟疑了稍许,破天荒的往前走两步。

    跪在了陆行舟的脚下。

    他小声道,

    “请主子三思,无论如何,小的都愿陪主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陆行舟扭过头,低头看着汪亭。

    施展了窥心术。

    “主子不像是害怕的人啊。”

    “他应该不是真的放弃吧?!”

    “或许,另有所图……不管怎么样,我得让主子知道我的心意!”

    汪亭心里想着。

    陆行舟听着汪亭的心里话,嘴角儿有些不漏痕迹的挑了起来。

    这汪亭,也是够聪明的。

    挺了解自己。

    更主要的是,即便是在这个时候,在巨大的功劳面前,他都没有想着背叛自己。

    而是在揣摩自己的心思。

    自己这些时日的培养,倒是没有白费。

    “起来。”

    陆行舟笑了笑。

    然后走到了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的木架子前。

    他上下打量。

    最终,慢条斯理的,从里面抽出了一把带血的鞭子。

    这鞭子用金属打造。

    每一截上,都上镶着菱形的倒钩。

    已经锈迹斑斑。

    这是钩肉鞭。

    刑部,内廷,都常用的一种刑具。

    这种鞭子打在人的身上,这些倒钩能够顺便钩住人的血肉,随着鞭子被撤回去,便也能够将受刑之人的皮肉给拽下来一些。

    是一种极为严酷的刑罚。

    陆行舟之所以选它,是因为,这东西,有典故。

    在卷库里整理资料的时候。

    陆行舟看过了几乎所有的内廷记录。

    曾有人受钩肉鞭之刑时,因为鞭子上的倒钩断裂,形成了一道细小的利刃,而导致利刃巧合的切在了受刑之人的脖颈动脉上。

    受刑人,当场失血过多而亡!

    或许所有人都不记得这件事情了。

    但陆行舟记得。

    此时此刻,他也可以用。

    陆行舟在钩肉鞭上摸出来了一道倒钩,捏在了食指和拇指中间。

    然后内劲吞吐。

    啪!

    铁钩碎裂,出现了一道寸许的断刃。

    “你……”

    李子龙感觉到了明显的不详。

    他吓的剧烈挣扎,铁链子哗啦啦作响,但下一瞬间,便是一切都嘎然而止!

    噗!

    陆行舟指尖飞舞,划过了他的脖颈。

    鲜血,飞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