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八十六章加一
    长安菜市口。

    这里原本是斩首犯人的地方。

    但是今日,并没有犯人被处斩,却依旧有着不少百姓驻足观看。

    因为这里的行刑台上,挂了一个道人的尸体。

    长安城的很多百姓都认识这个道人。

    因为天人观真的很有名。

    李子龙被戳破的眼睛已经发黑,腐烂。

    混身上下血污一片。

    剩下的那只眼睛,还在愤怒的瞪大着。

    死不瞑目。

    他被绳索吊着脖子,就那么挂在了行刑台上。

    旁边,张贴着李子龙的罪行。

    “白莲妖道,蛊惑人心。”

    “偷入万岁山,以旁门左道毁万岁碑,更传遥言祸害九皇子。”

    “更有借天人观之名,行邪教之事。”

    等等。

    一系列的罪名,被罗列上去。

    围观的百姓们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听着旁人议论公文的内容,有人相信,有人不信。

    议论纷纷。

    但却并没有人真的站出来,替李子龙说什么。

    人都死了。

    谁还会真的在意一个不真不假的道士?

    私下里念叨几句就够了。

    在这菜市口的东北边,有一道身影混在人群中。

    她身上的衣服很普通,头上带着很旧的发巾,有些驼背。

    正随着人群慢慢的靠近行刑台。

    她是裴红衣。

    四海苑的苑主。

    她是来给李子龙送行的。

    李子龙与她,从密谍司建立之处,便并肩作战。

    江湖,草原,辽东,甚至东海诸岛。

    两个人都一并走过。

    这数十年,两人同生共死,情谊深厚。

    如今为了东厂重启之愿,李子龙身死道消,她裴红衣必须要来送一程。

    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也算是对得起曾经的袍泽。

    “李子龙。”

    “你所受之仇,之辱,我裴红衣铭记在心。”

    “今日,我对天起誓,有朝一日,必将那陆行舟千刀万剐,生吞活剥!”

    “以慰你在天之灵!”

    裴红衣隐藏在人群之中,向着李子龙的尸体微微低头。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眼眶红了。

    一滴泪,落下。

    没有人明白,为了东厂重启,她和李子龙所做的努力,所做的牺牲。

    如今,李子龙还没有看到东厂重启。

    结果先身死道消!

    裴红衣心里的痛,根本无法释怀。

    “让开!”

    “都让开!”

    “陆公公有令,白莲妖道,蛊惑人心,杀之不足惜。”

    “今日还要断其手脚,钉其天灵,封其口鼻,让他灵魂永囚幽暗。”

    “永世不得超生!”

    远处传来了禁军的呼喝之声。

    围观的百姓们被纷纷推搡着后退开,让开了一条通道。

    有道人拿着一应器具,嘴里念着奇怪的咒语,走上了行刑台。

    开始处置李子龙的身体。

    砍断手脚。

    以手臂般长的铁钉钉入天灵盖等等。

    行刑台上,血溅一片。

    恐怖至极。

    “真可怜。”

    “这群人疯了!”

    “不要看,会做恶梦的……”

    围观的百姓们都是被这情形吓住,纷纷摇着头,不敢再看。

    裴红衣看着这一幕,脸上的神色更加阴沉。

    恨不得要冲上去,把那几个做法事的臭道士,都给杀了干净!

    “王八蛋!”

    “你们都得给李子龙陪葬!”

    裴红衣霍然转身,朝着人群之外走去。

    “加一!”

    裴红衣离开的时候,引起了远处一个人的注意。

    这个人就是陆行舟。

    今日当众处理李子龙,是他故意设计的。

    给陈慷的理由是,要借着杀白莲妖道一事,震慑天下。

    也警告那些白莲教众。

    胆敢再死灰复燃,必将是死无葬身之地。

    而真正的原因是为了引出同党。

    最主要的是密谍司的同党。

    密谍司,不可能只剩下李子龙一脉。

    陆行舟想找到他们。

    无论是日后重启东厂,还是彻底的把李因缘给灭掉。

    都需要找到这些潜藏着的力量。

    所以。

    从今早上开始,陆行舟就在这菜市口对面的楼亭上,盯着这里的一切。

    他在观察所有可疑的人。

    因为人太多了。

    所以他不可能全部用窥心术,只能先大概记住可疑之人的样貌,然后留在画纸上。

    日后有时间再确认。

    乔装易容后的裴红衣,被落在了画纸上。

    加上她,总共已经有三十几个人,都被陆行舟以最快的速度画了下来。

    ……

    同一时刻。

    深宫城墙内。

    天空晴朗的好像是被水清洗过,那种蓝让人看一眼,都能够觉的心旷神怡。

    思绪不自觉的飘远。

    庭院里的花已经断断续续的开了。

    偶尔还有鸟雀划过,经过娇艳花丛的时候,猛地一个俯冲,不知道抓住了什么。

    把花朵震的微微摇曳。

    天空上,也随之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叫声。

    似乎是很欢快。

    一切,都是春暖花开,生机勃勃的迹象。

    照理说,人在这种环境之中,应该会觉的心情舒畅。

    但李因缘绝对没有这种感觉。

    他借口头痛,屏退了所有身边的人,躲在屋子里发呆。

    窗户,门,都关闭着。

    只有些许的光线,顺着缝隙洒了进去,光线下,可见淡淡的浮尘。

    李因缘那肥胖的身子,靠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

    低着头,像是被阴影给笼罩了。

    肥厚的手指头,慢慢的揉捏着额头。

    没有丝毫的声音。

    李子龙!

    死了!

    在审讯过程之中,因为陆行舟的失误,被打死了!

    这个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他的耳中。

    刚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刻。

    他的震惊,无法形容。

    纵然是,他有着皇帝都看不出来的深厚城府,依旧是差点儿失控。

    当时陆行舟没有在他身边。

    如果在眼前,他一定会一巴掌把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给拍死!

    三十年啊!

    李因缘为了今日,为了东厂重启!

    苦心布局,精心策划。

    足足三十年。

    耗费了无数的精力和人力!

    他算好了一切,算好了所有的可能,只待白莲案牵扯出誉王府,然后惊天动地。

    东厂重启!

    但他唯独没有算到,自己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因为一个失误,而夭折了!

    李子龙这个棋子。

    这个引出誉王,白莲教等等人物的关键棋子。

    还没有发挥作用直接就毁了!

    李因缘的脑袋是真的疼了。

    那种不受控制的疼。

    像是被人用针扎一样,而且还是一下一下的扎,扎进去还要搅动。

    他的小眼睛里也因为焦躁和压力,浮现出了浓浓的血丝。

    “李子龙也是个废物,竟然被人打死了!”

    “该死的蠢货,不知道灵活变通!”

    “废物!”

    ……

    “怎么办!”

    “三十年的准备,不可能就此罢手啊!”

    “一定有办法的弥补的!”

    ……

    “一定有的!”

    李因缘按捏额头的手指肚,因为用力过大,都是变的青紫。

    他的头,肩膀,也都微微颤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