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一百四十三章一曲肝肠寸断
    又是三日的时间过去。

    这座宅院在众多匠人们卖力的修复之下,已经逐渐的恢复了原来的形态。

    虽然还不是完全恢复,但却已经看不出破败的样子。

    院墙,窗户,屋顶,地上的青石砖等等。

    所有的表面,都几乎修缮一新。

    有人正在给新安装的木门涂漆。

    有人正在给窗户糊纸。

    还有人把一盆盆新买来的花按照小玉的要求,摆放在原来的位置。

    似乎,这房子就要焕然一新了。

    房子如此。

    陆行舟也是如此。

    这几日的时间。

    他吃了太多的汤药,竭尽所能,补充身体修复所需要的能量。

    身上的那些伤势,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黄昏的光线。

    带着一种殷红,一种黯淡,从西边投射过来。

    它们就像是一道道的利剑。

    从这窗户的缝隙,门框的缝隙,刺入了屋子里。

    原本的那些冰块,都已经完全融化掉了。

    几个冰桶里面,只剩下了水。

    平静没有波澜。

    陆行舟并没有让放置新的冰块。

    因为他已经不需要了。

    这屋子里的雾气,也已经逐渐散去。

    但是还多少有一些的。

    光射在了上面。

    然后将它们穿透。

    最终都落在了陆行舟的身上。

    他依旧是赤着身子。

    依旧是保持着六日前的那种姿态。

    他一直都没有动过。

    不过,他整个人身上的气态已经和六日前完全不同了。

    他的眼睛恢复了。

    漆黑的瞳孔,森白的眼仁。

    里面倒映着射进来的那些黄昏的光线。

    还有屋子里的一切。

    清晰而敏锐。

    他脸上的那些坑坑洼洼,也应该是恢复了。

    因为那些黑色的血痂,已经完陆续的从皮肤里面凸了出来。

    有些血痂已经开裂,挂在脸皮上。

    摇摇欲坠。

    他身上的皮肤也差不多。

    那一个个密密麻麻的血痂,那些原本凹陷在皮肤里面的血痂,经过这几日的生长,慢慢的从皮肤里面凸了出来。

    有些已经开始掉落了。

    地板上,散落着七七八八。

    还有他身上的那些皱纹,也已经减弱了不少。

    不过。

    那满头的白发,依旧是白发。

    “差不多了啊。”

    一片沉寂与安静里,陆行舟轻轻的叹了口气。

    然后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

    脖子,肩膀,还有下巴上的那些血痂,慢慢的从皮肤上掀开。

    然后坠落。

    哗啦!

    哗啦!

    一个个指甲盖儿大小的血痂,像是豆子一样,落在了地板上。

    随后,陆行舟抬起了双臂,耸动了肩膀。

    哗啦啦!

    哗啦啦!

    血痂继续坠落。

    然后,陆行舟右手握紧了拳头。

    轰!

    磅礴如烟海般的内劲,从体内扩散而出。

    所有的血痂,都是一瞬间被从皮肤上剥离了出去。

    啪啪啪!

    有的血痂砸在了墙壁上,有的血痂砸在了窗户上,还有的打穿了窗户纸。

    不过,大部分都是落在了他的脚下。

    堆积成了一片。

    有些窟窿显然还没有完全恢复。

    他的手背上,胸口上,都有没完全恢复的窟窿。

    随着血痂撕裂,鲜血再度流淌了出来。

    他轻轻的用食指指尖抹掉,放在了嘴里。

    是腥甜的。

    “还有这些陈旧的东西。”

    把指尖上的鲜血舔干净,陆行舟看到了指尖上残留的指甲。

    新的指甲已经生出了。

    因为这几日都不动弹的缘故,旧的指甲还残留着。

    他笑了笑。

    一个一个的拽了下来。

    并没有什么疼痛感。

    因为这些指甲也早已经和身体失去了联系。

    彼此之间只连着一些死皮而已。

    很快。

    他清理干净了身上的一切。

    来到了那面铜镜之前。

    镜子上残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那是这几日积攒上去的。

    他用手轻轻的抹掉。

    虽然不能够完全抹干净,但已经依稀能够看清楚里面的自己。

    满头的白发,异常扎眼。

    脸上,身上,那些肌肤,都是几乎这几日新生出来的。

    一块一块儿。

    像是鱼鳞一样,密密麻麻的覆盖了全身。

    有些地方还往外渗透着血。

    额头上,眼角间,多了一些掩饰不住的皱纹。

    那一双眼睛。

    虽然依旧依旧黑白分明,但似乎有些不同。

    陆行舟皱了一下眉头,弯着腰,凑近了铜镜面前。

    他几乎把自己的整张脸靠上去。

    他呼吸出的气息,落在了铜镜上,然后又凝结成了新的雾气。

    他轻轻的抹掉。

    指肚和铜镜之间摩擦,发出嚓嚓的声音。

    然后。

    他看清楚了自己的眼瞳。

    眼睛里,无论是眼黑还是眼白上,都布满了那些密密麻麻的小针孔。

    距离近了看。

    让人觉的有些恶心。

    像是,被冻过之后的豆腐。

    又像是被无数只蛆虫从里面钻过一样。

    “至少,还是个人样儿。”

    陆行舟对着铜镜,轻轻的抚摸着脸颊,脸上说不清楚是笑,还是悲。

    就这样端详了自己一会儿。

    陆行舟直起了身子。

    “呼……”

    他轻轻的伸展开双臂,舒展身上僵硬了许久的肌肉,骨骼。

    他仰着头。

    闭着眼睛。

    感受着体内那种磅礴,浩瀚的内力。

    终于是笑了。

    但是眼泪却是从眼角流淌了下来。

    “也就咱家自己觉的咱家还是个人吧?”

    是啊。

    任谁见到这样的陆行舟,会觉的这是一个人?

    大家都会觉的这是一个怪物吧?

    或许。

    比怪物还要更可怕。

    “哈哈……呵呵……”

    陆行舟又哭又笑。

    歪着脑袋,右手捏成了兰花指,轻轻的捋过了耳鬓之间的白发。

    左手也捏着兰花指。

    拂过头顶那些倾洒着的黄昏光线。

    一片暮色下。

    他学着那凄凉悲怆的戏腔,轻声唱道,

    “咱家本是那书院一书生。”

    “才高八斗,世无双。”

    “去年今日此时间。”

    “咱家辞了那旧友,别了那师长,满心欢喜来了这长安城呀。”

    “本想着金榜题名状元郎,红袖添香把酒欢……”

    “却不料……”

    “如今落了个人不是那人,鬼不是那鬼。”

    “是人也嫌呐,鬼也厌。”

    “咱家该找谁来说说这个理呀……伊呀!”

    那姿态,依旧是妖娆。

    那声音。

    字正腔圆,好像要穿透暮色。

    但那模样儿。

    此时此刻看起来,却是无法形容的一种诡异。

    “找谁来说说这个理呀……咿呀……”

    “说说这个理呀……咿呀……”

    陆行舟把这最后一句,重复唱了三遍。

    然后嘎然而止!

    兰花指依旧悬在半空,脑袋依旧歪着。

    白发从侧面垂下来。

    他闭着眼睛。

    但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找谁说这个理呀……”

    “自然是找那千娇百媚,魂牵梦绕的容儿啊,啊啊啊啊……”

    凄凉酸涩的声调,悠扬起伏。

    转折如人生。

    大起大落。

    肝肠寸断。

    ……

    半个时辰后。

    暮色已经真正的降临了下来。

    天边的最后一缕霞光也慢慢的消散。

    黯淡逐渐吞噬了整个苍穹。

    这关闭了整整六日的屋子大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吱呀!

    因为一直关闭着,再加上屋子里水汽颇多,这门轴有些发涩了。

    酸酸的声音异常清晰。

    尤其是在这刚入夜的时分。

    万籁俱静的时刻。

    好像虫子一样,能钻到人的耳朵里。

    陆行舟穿着一身简单的青袍。

    白发随意束在脑后。

    走了出来。

    夜色里。

    他脸上的那些疤痕看的不是特别的清晰。

    眼睛里的小孔。

    也是完全看不到。

    但他依旧是略微低着头,不想让别人看到。

    有轻微的风吹过。

    银色的发丝慢慢飞舞。

    挡住了一点脸颊。

    “陆公公!”

    “主子!”

    门开的时候,已经有人飞快的向陈慷和汪亭传递消息了,两个人一直就守在前后门。

    听到消息。

    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然后跪在了陆行舟的脚下。

    “卑职在!”

    陆行舟扫了两人一眼,轻声道,

    “备车。”

    “咱家,今夜要灭长生帮。”

    他需要杀人。

    来发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