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大魏督主 > 第一百五十四章如此太子

第一百五十四章如此太子

第一百五十四章如此太子 (第1/2页)

小公子冯谦益!
  
  陆行舟脑子里闪过这个名字,有些无奈。
  
  他与冯谦益见过一面。
  
  喝过一次酒。
  
  然后,他便是看出了冯谦益的处境。
  
  这人在所有人眼中,在江湖人眼中,都是汇聚玄机阁万千宠爱于一身。
  
  风光无限。
  
  可为所欲为。
  
  但陆行舟却能够看出她的无奈。
  
  真正的风光无限,无所顾忌,和装出来的嚣张,还是有区别的。
  
  那么。
  
  他猜测,冯谦益在玄机阁之中,怕是也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找她合作,也是无用。
  
  但是。
  
  正如汪亭所说。
  
  东厂人手有限。
  
  誉王一旦谋反,必然会乱象连连。
  
  东厂还需要控制那些帮助誉王谋反的关键人物,这需要很多人。
  
  陈慷手底下那两千人,恐怕都会忙的焦头烂额。
  
  密谍司,也基本上全动了。
  
  他们要盯着那些人。
  
  但凡有异动者,必须得及时发现并处理。
  
  否则,也会有危险。
  
  人手是真的严重不足啊。
  
  还真的找人帮忙。
  
  “万家?”
  
  “不行啊,万家的主要力量不在蜀地,如果强行调遣人手过去,必然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还是得找蜀地附近之人……”
  
  陆行舟真的有些愁。
  
  无人可用的尴尬。
  
  “难道只能找她?”
  
  陆行舟迟疑。
  
  ……
  
  汪亭下午的时候,回来了。
  
  带来了太子府以及梨园春的最新消息。
  
  当初。
  
  他第一次给陆行舟提起来,梨园春已经进入了太子府,很容易对太子造成威胁,提示陆行舟,要不要先去解决梨园春。
  
  然后再解决吏部尚书崔远。
  
  陆行舟那个眼神儿,让他记忆犹新。
  
  他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但也能够猜的出来。
  
  陆行舟和太子不对付。
  
  或许,主子是故意不去管太子,故意不去管梨园春的。
  
  就是想让太子进入陷阱。
  
  然后染上那花柳病?
  
  想通了这些。
  
  汪亭虽然已经决定了,接下来要拿梨园春和刑部侍郎赵丛山开刀,但依旧没有着急。
  
  他本想先从赵丛山开始。
  
  等赵丛山这边结束。
  
  再动太子府里的梨园春。
  
  但刚刚得到了消息,太子府上出了点状况。
  
  他急着给陆行舟送了过来。
  
  “主子。”
  
  “太子府的丫鬟传出来的信儿,太子昨晚上喝醉了酒,和梨园春的那位角儿,薛红怜,在一起过的夜。”
  
  他靠在陆行舟的面前,小声说道。
  
  同时,他低着头,没敢看陆行舟的表情。
  
  他得懂规矩。
  
  陆行舟万一这时候高兴呢?
  
  他看到了。
  
  岂不是知道了陆行舟的秘密。
  
  他没看到。
  
  最好。
  
  哪怕他已经知道了,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也比装看不到更好。
  
  “哦?”
  
  陆行舟的语气很平静,然后接过了汪亭捧过来的卷宗。
  
  打开。
  
  白纸黑字记录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辰时,一曲戏罢。
  
  太子醉酒。
  
  梨园春的当家花旦,薛红怜,伺候太子回寝殿休息。
  
  彻夜未出。
  
  当晚,伺候太子的丫鬟,还听到了声音。
  
  “呵。”
  
  陆行舟看着卷宗,忍不住笑出了声。
  
  太子,终归还是没有忍住。
  
  入了陷阱了啊。
  
  当初他离宫的时候,就曾问过陛下。
  
  梨园春和吏部尚书。
  
  都将威胁太子和三皇子。
  
  要不要尽快解决。
  
  但陛下回答的很肯定。
  
  不需要。
  
  虽然他没有明说其中原因,但陆行舟也能够猜个大概。
  
  如果太子入了陷阱,那只能说他没用。
  
  即便做了这君主,未来也是个昏庸之君,不如现在就显露出来,然后彻底排除在外。
  
  而如果三皇子入了陷阱。
  
  那就更不得允许。
  
  科考。
  
  乃是关系着大魏朝社稷,黎民苍生的大事。
  
  牵扯国运。
  
  如果三皇子胆敢舞弊。
  
  皇帝不仅不会传他皇位,还会砍了他的脑袋。
  
  如此不知大体之人。
  
  即便是皇家子孙,也留之无用。
  
  当时陆行舟对老皇帝的话有些担心,还特意使用窥心术确认了。
  
  确认皇帝就是这么想的。
  
  无疑!
  
  知道了皇帝的这番心思。
  
  所以,陆行舟才敢一直拖延,一直不对梨园春和吏部动手。
  
  他在替陛下考验这两位皇子。
  
  后来,也是吏部尚书暂停了科考舞弊之事,陆行舟才动手的。
  
  至于梨园春。
  
  他则是一直在尽量的拖延。
  
  说是继续考验。
  
  但其实。
  
  他就是在故意害太子。
  
  花柳病。
  
  太子一旦染病,那就是回天无力了。
  
  这个年代。
  
  花柳病治好的几率,几乎就是零。
  
  太子得花柳。
  
  名誉扫地。
  
  那做为未来太子妃的徐盛容,她最终会落个什么下场?
  
  她敢退婚吗?
  
  她敢嫁给太子吗?
  
  不管怎么样。
  
  她肯定是再没有母仪天下的机会了!
  
  “梨园春现在还在太子府上,据说,连那赵丛山过去捧场了。”
  
  “主子,择日不如撞日。”
  
  “咱们过去瞧瞧?”
  
  汪亭低着头,脸上带着有些阴险的笑容,说道。
  
  说实话。
  
  他也想去看看这位当朝太子的笑话。
  
  而且反正要抓的人都在一起,就直接全都抓了,还省事儿。
  
  “那就过去瞧瞧吧。”
  
  陆行舟把茶杯里的水彻底喝光,站了起来。
  
  汪亭则是一脸谄媚的,搀扶住了他的手臂,陪着他走出了屋子。
  
  不久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 第九守秘局 三寸人间 农民小神医 重生之魔教教主 逆宅雄起 龙王的女婿 燕云风云录 迷失蔚蓝 上清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