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一百五十五章百态
    “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

    “沙滩赴会十五年,雁果衡阳各一天,高堂老母难得见,怎不叫人泪涟涟。”

    戏台上,曲调儿悠扬婉转。

    两道身影来回转动。

    台下,是太子还有几位官员,都是过来陪太子消遣的。

    当然他们也不是每日都陪在太子这里。

    都是每天在衙门把自己的事情做完了以后,大家再聚集到一起,过来在太子面前露脸。

    太子坐在戏台下的正中。

    旁边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些精致的糕点,还有零嘴儿之类。

    其中一个比较明显的,是银盘。

    里面装着的都是铜钱,碎银子,还有银票之类的。

    这是太子专门准备好的。

    铜钱是给那些小角色的打赏。

    碎银子是给一般戏角儿的打赏。

    这银票是一百两一张的,准备待会儿,薛红怜上场的时候,大手一挥,赏个几千两。

    “嘿嘿,太子殿下,昨夜可睡的舒坦?”

    戏台上的人影丛动,太子看的津津有味,脑袋随着鼓点拍子不断摇晃。

    这时候,身边凑过来了一个人影。

    是个瘦瘦高高的老者。

    脸庞有些瘦削。

    头发也有些花白了。

    一双小眼睛贼溜溜的乱转。

    他是刑部左侍郎赵丛山。

    原本,他是打算投靠在誉王身边的,借着誉王的关系,平步青云。

    但长生帮出事了,后来又传出来了一些谋反啊,誉王清理手下等等的风言风语。

    他这心里有点儿坐不住了。

    他并不是誉王的核心党羽,所以不知道谋反的事情。

    但他不傻。

    听到这些风言风语以后,也猜出了一些事情。

    他害怕誉王清理自己。

    也害怕东厂找到自己。

    为了自保,他只能另寻高主。

    便找到了太子。

    在赵丛山看来,太子这副样子,还真是……能够借力的好地方。

    尤其是没有徐盛容在长安盯着。

    太子就成了个任人摆弄的蠢货。

    三言两语过去。

    一番涕泪横流。

    他就能把你当作忠心耿耿之臣。

    也不知道他这太子之位,怎么维持了这么多年?

    但太子越蠢,赵丛山越喜欢。

    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好好利用,保住自己的小命。

    所以,这几日他频繁往太子身边凑近乎。

    完全是一副狗奴的样子。

    “哈哈。”

    太子看了赵丛山一眼,顿时眉开眼笑,道,

    “昨晚多亏了赵侍郎,若不是你最后那几番话,怜儿怕是留不下来的,嘿嘿,昨晚上,那可真是……百转千回……啧啧……”

    “本太子记得赵侍郎的功,以后一定不会亏待了你的。”

    昨晚上。

    原本他醉酒以后,薛红怜并没有想要送他回后宅的。

    但关键时刻。

    赵丛山三寸不烂之舌,把薛红怜说动了,后者这才是陪着太子回了后宅。

    有了那一些风流之事。

    赵丛山以为。

    这些事情是自己的功劳。

    太子也这么认为。

    他们都不知道,其实这些都是梨园春里的计谋。

    他们两个才是被耍的团团转的那个。

    “给太子殿下办事,自当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赵丛山见太子高兴,这脸上也是露出了谄媚笑容。

    虽然跟着这个蠢货实在是,有点儿对不起自己一身才华,但现在也没辙了。

    誉王,可不能再碰了。

    先借着太子的势,把自己的命保住了再说。

    以后再寻良主。

    赵丛生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太子又拍了拍身边的那个空着的座椅,道,

    “来来来,大功臣,坐本太子旁边,一起听曲儿,怜儿马上就出来了……”

    “诶诶。”

    赵丛山弓着腰凑了过去。

    他只有半个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身子佝偻着。

    他原本比太子高半头。

    但这一佝偻,就看起来比太子还矮了半头。

    格外的滑稽。

    但是他笑的非常开心。

    ……

    戏台后面。

    人们正忙碌的换妆,补妆。

    戏台上的那些风光都是后面这些人辛辛苦苦换来的。

    顺着这喧闹嘈杂的逼仄空间朝着里面看去,在最深处,一间单独隔离起来的,比外面安静很多的屋子里,便是那位角儿。

    薛红怜。

    此刻。

    她正坐在铜镜之前,右手捏着眉笔,在眉梢上慢慢的瞄着。

    画眉的时候,她嘴唇儿上还抿着红纸。

    她旁边是一个身材肥胖,甚至可以说是臃肿的中年男人。

    他的眼睛也很小。

    但里面闪烁着阴森的光。

    他就是楚青云。

    李子龙所说的那位白莲教右使。

    也就是梨园春戏班的班主。

    “怎么样?昨晚上顺利嘛?那个废物有没有……”

    “差点儿就没成事。”

    薛红怜将嘴唇上红纸去下,食指轻轻的抹了抹嘴角儿上多余的红妆,冷笑道,

    “咱们的太子殿下,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要不是我见多识广,办法多,他昨晚上屁都做不了,真是个废物。”

    “那最后到底是成还是没成啊?”

    楚青云脸上的肉颤动了一下,哼道。

    “成了。”

    薛红怜一边往脸上扑了脂粉,一边咯咯的笑了起来,

    “他躲不掉,也逃不掉,以后就和咱一样,是个破烂了。”

    “行啊。”

    楚青云那肥胖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更加明显的阴森,笑道,

    “咱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再唱两日,找个由头离开长安吧,最近这情形不太对劲儿,走的晚了,咱们可能就都走不了了。”

    外面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

    心里担心。

    “走不了就留下呗。”

    薛红怜扭头瞥了一眼楚青云,那妖艳的红唇微挑,妖异笑道,

    “咱这身子,走出去,留下来,又有什么区别?都是死路一条!”

    “留在这里,或许还能再把别的皇子也拉下水!”

    “咯咯,狗皇帝自诩英雄一世,谁也不放在眼里,不知道看到自己的儿子们都染上了这生不如死的病,会是什么表情……咯咯……”

    “不过有些可惜了,不能把那狗皇帝也一起拉入地狱。”

    薛红怜说到这里,把手里的脂粉扑用力的扔在了桌上。

    她是瑶族的一位部落首领之女。

    当年瑶族被毁掉。

    她也被人抓走。

    大部分的姐妹都是被卖入了青楼,她因为生的一副好嗓音,被梨园春原来的戏班班主花高价钱买了下来。

    然后培养成了角儿。

    但她的命运并没有因为成为名角儿就变好。

    被老班主染上了花柳病,从此……一言难尽。

    她恨透了这个世间。

    也恨透了毁掉她族人,毁掉她一切的狗皇帝。

    她不惜一切代价,要报复。

    楚青云接管了戏班以后,她便是全力配合。

    “好了。”

    “等离开了长安,你就离了戏班吧。”

    楚青云看着薛红怜那死灰憎恶的眼神儿,叹了口气,道,

    “这病,也不是完全没有治的。”

    “我听说,水月谷那边儿正招募药人,你若是……可以过去试试,说不定能活下来呢。”

    “活下来?”

    薛红怜皱了一下眉头,目光恍惚。

    活下来有什么用?

    她还能再见到她曾经的青梅竹马,还能够回到曾经的那个时候吗?

    “雨哥哥……”

    薛红怜眼前出现了一道白月光。

    还有一个生的比她还要美的身影。

    那是她心里唯一的,对这世间一点留恋的了。

    ……

    太子府门外。

    三百东厂番役严阵以待。

    陈慷和汪亭分别立于陆行舟左右。

    陆行舟则是一身黑袍,面庞冷冽,站在那太子府的石阶之下。

    他对面,站在石阶之上的。

    是太子府的守卫。

    一位从禁军退下来的中年校尉。

    “太子府重地,你们带兵前来,是什么意思?”

    中年校尉居高临下审视着陆行舟,脸上并没有倨傲。

    他和陈慷是旧识。

    之前一起喝过很多次酒。

    听说过陆行舟的本事。

    别人他不相信,但是对自己这位旧友,还是很信任的。

    所以,也不敢怠慢了!

    “咱家来抓人。”

    “梨园春,乃白莲教余孽,咱家听说他们在太子府上,怕他们伤了太子殿下,特意亲自过来了,还请通报。”

    陆行舟不急也不躁,笑吟吟的说道。

    “白莲教余孽?”

    中年校尉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道,

    “陆公公可有确切证据?他们可是太子府的贵客,若是……”

    中年校尉能够做到太子府的守卫,自然不傻。

    白莲余孽。

    这几个字分量不轻。

    但他肯定也是不敢轻易放人进去的。

    所以,要再三确认。

    “咱家既然来了,必然是有证据的,你且去通报便可。”

    陆行舟笑着道,

    “只要能够让咱家见到梨园春的那谢人,咱家自然有办法让他们现出原形!”

    “好!陆公公请稍后。”

    中年校尉看了陈慷一眼,见对方不漏痕迹的点了点头,知道这事情必然不小。

    也没有再迟疑。

    他拱了拱手,便是飞快的进了太子府内。

    ……

    “什么?”

    “白莲余孽?”

    “狗屁!”

    “怜儿那么柔弱的姑娘,怎么可能是白莲余孽?”

    “我看他陆行舟是想立功想疯了吧?”

    太子正听的入神,听到了中年将领的汇报,这气顿时不打一出来。

    他本就对陆行舟恨之入骨。

    但奈何对方做了东厂督主。

    他想收拾,也没得办法了。

    只能忍气吞声。

    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又自己的太子府上来闹事了?

    还要抓自己请来的梨园春的人?

    说他们是白莲余孽?

    “是啊。”

    一旁的赵丛山听到陆行舟这个名字,目光也是闪烁了一下,道,

    “这太监有点儿太不识趣了,太子府上怎么可能有白莲余孽?这分明是故意给太子殿下找不自在呢啊,这要是传出去,太子府的脸面往哪搁?”

    “太子的脸面往哪搁?”

    他对陆行舟多少有点恐惧。

    还有恨意。

    如果不是陆行舟,长生帮那么大一块油水宝地,也不会被清理的一干二净。

    他赵丛山也不会被吓的屁滚尿流。

    躲到这个废物太子身边来委曲求全。

    他报复不了。

    但是,他可以给后者添点儿堵。

    反正这太子挺好用的。

    “让他滚!”

    太子听到了赵丛山的花,这脸上的不耐烦更加浓郁了,摆了摆手,吼道,

    “有多远滚多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