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魏督主 > 第一百五十六章废物
    “陆公公,抱歉了。”

    中年校尉对着陆行舟拱了拱手,一脸无奈。

    他自然是不可能把太子的话原封不动的告知陆行舟。

    那样会激化太子和东厂的冲突。

    但凡是个有脑子的下人,都不会那么做。

    但他也委婉的表达了太子的意思。

    就是不能进。

    “太子殿下应该不是想要包庇白莲余孽。”

    陆行舟笑了笑,扭头对着汪亭笑道,

    “你说对吧?他可能,就是被蒙蔽了。”

    汪亭也是笑了笑,弯着腰凑到了陆行舟的身边,将一块令牌递给到了陆行舟的面前,道,

    “公公说的对。”

    “殿下怎么可能包庇白莲余孽呢。”

    “殿下也是被骗了。”

    “但咱们皇命在身,白莲余孽是必须要抓的,而且,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殿下有危险啊。”

    说完,他把令牌展示了出来。

    那是东厂的鹰鱼令。

    凶鹰衔鱼。

    皇权特许。

    文武退让。

    “公公……”

    中年将领见到这令牌,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鹰鱼令。

    虽然命令不了太子,但却可以让他这位守门的校尉不敢阻拦。

    这陆行舟是要硬闯太子府了!

    “徐川校尉,咱家看你是个懂事儿的,不想让你为难。”

    方才这将领回太子府报信儿的时候,陈慷已经将其情况给陆行舟介绍过了。

    这老朋友叫徐川。

    原本是金吾卫里的一名校尉。

    和陈慷有过命的交情。

    但因为得罪了上面的人,就被踢了出来。

    没办法。

    才委屈在太子府做一个守门人。

    他和陈慷喝酒的时候,不止一次抱怨过,这太子府乌烟瘴气。

    这太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慷体谅老友。

    方才一番介绍,算是把他推荐给了陆行舟。

    陆行舟见这人表现也不错,是个有脑子的,心里也有接受的意思。

    所以,这才是多说了几句话。

    “但你若是硬拦,就是抗旨了,咱家也不能容你。”

    “你……”

    徐川面色僵硬了一下。

    又看向了陈慷。

    陆行舟叫出了自己名字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

    现在是他做选择的时候。

    迟疑了稍许。

    徐川一咬牙,侧身闪到了一旁,并对着身后几名手下吩咐道,

    “开门。”

    “多谢。”

    陆行舟笑了笑,直接带着汪亭走了进去。

    他自己闯太子府是没有关系的。

    毕竟皇权特许。

    但如果把这三百多名番役都带进去,就麻烦了。

    太子虽然废物,毕竟还是皇家的脸面。

    陆行舟现在还没有资格光明正大的打皇家的脸面。

    多少得顾忌一点。

    “说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

    戏台上,薛红怜已经扮上了铁镜公主,正对着思朗杨延辉苦诉惆怅。

    那一曲调儿悠扬。

    那一双眉眼好似要把人间荡漾。

    太子武昭看的着迷,听的也着迷,身子忍不住往前倾着。

    脑袋随着曲调儿上下摇晃。

    一旁的赵丛山,也是跟着轻轻哼了起来。

    没办法。

    仆随主愿啊。

    赵丛山对这一套还是非常的讲究的。

    “东厂陆行舟,拜见太子殿下。”

    就在这时候,陆行舟二人已经是来到了这戏台之侧。

    陆行舟微微拱手,一声尖喝,打断了一切。

    台上正在唱曲儿的薛红怜,还有那扮演四郎杨延辉的武旦,都是一愣。

    只有琴瑟快板的声音还在继续。

    但很快也停了下来。

    “大胆!”

    众官员方才都听到太子的吩咐了,分明是不让陆行舟进太子府,此刻见到陆行舟竟公然硬闯了进来,一个个都义愤填膺。

    “好你个太监。”

    “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太子府!”

    “太子已经让你滚了,你怎么还敢……”

    闹得最欢的就是那赵丛生,他想尽量激化太子和东厂的矛盾,以使得东厂没时间和精力关注自己。

    同时,这一嗓子,也能提高自己在太子心目之中的位置。

    啪!

    但是,这赵丛生的话还没有说完,汪亭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甩手一个巴掌,抽在了赵丛山的脸上。

    汪亭也是个练武的。

    这一巴掌又没有留手。

    赵丛山弱不禁风。

    闷哼一声,直接就飞了出去,身后的桌椅之类的,也是被他砸了东倒西歪。

    哗啦!

    这一巴掌,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打傻了。

    就连太子都哆嗦了一下。

    愣是没说出话来。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太监敢在太子府打刑部侍郎?!

    “陆公公,岂是你能辱骂的?”

    汪亭站在七荤八素的赵丛生面前,冷冷的盯着他,道,

    “本还想给你几日快活日子,既然你这么自寻死路,那咱家就成全你。”

    唰!

    汪亭说完,直接弯腰抓着赵丛山的脖领子,给拎了起来。

    转身朝着太子府外走去。

    “死太监,你干什么?”

    “殿下救命啊!”

    “杀人啦!”

    赵丛山被硬生生的拖着往外走,吓的肝胆俱裂,忍不住尖叫出声。

    这时候,太子终于是反应过来了。

    他猛地窜起来,怒吼道,

    “住手!”

    “这里是太子府,不是你们太监撒野的地方。”

    然而。

    汪亭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把赵丛山拖拉到了门口,直接扔了出去。

    “陈千户。”

    “长生帮的幕后侍郎,赵丛生在此。”

    “接着。”

    砰!

    赵丛生连滚带爬的从石阶上滚了下去,摔的满脸青紫一片,鼻血都流了下来。

    他挣扎着抬起头,还没开口。

    唰唰!

    两道刀光已经是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赵丛山脸色一白。

    僵硬下来。

    不敢再出声了。

    “陆行舟,你好大的胆子!你敢在本太子面前……”

    太子见这般情形,更加怒不可竭。

    这可是当着好多文武官员的面儿呢。

    陆行舟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这是公然打脸。

    他这自尊心哪里受得了。

    他眼睛发红,一把抓起了旁边的茶壶,朝着陆行舟就扔了过去。

    砰!

    茶壶还有那些茶水,飞出来的茶叶,即将落在陆行舟身上的时候,尽数被震飞。

    陆行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他拱了拱手,冷笑道,

    “太子殿下,咱家是奉旨办事,捉拿白莲余孽。”

    自从得知了太子已经睡了薛红怜。

    陆行舟就知道了。

    太子,废了。

    日后绝无机会继承大统。

    现在还是太子之位,只是陛下用他来试探朝臣而已。

    如果不是如此。

    陛下早就把他不知道贬到哪里去了。

    既然是个废太子,陆行舟也就不需要太给他本人面子了。

    反正,两人原本也就不对付。

    “赵丛生,乃长生帮幕后之首。”

    “长生帮在长安城为祸多年,甚至还公然走私货运,更与天人观的白莲教有勾结,白莲教运送入长安城的那一批明粉,就是赵丛生和长生帮一起做的。”

    “太子殿下,咱家手里证据确凿。”

    “您最好不要牵扯。”

    太子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听到陆行舟这句话,到嘴边的话,一下子就噎住了。

    白莲教勾结?

    这是皇帝的大忌!

    这赵丛山如果真的是如此……自己肯定不能在牵扯了。

    “多谢太子殿下体谅。”

    陆行舟早就料到太子不敢说话。

    这个废物。

    稍微吓上一吓,就不知所措了。

    他没有理会呆滞的太子,而是转身看向了戏台上的那薛红怜,又笑着道,

    “梨园春,薛红怜,江南名角儿。”

    “咱家也是如雷贯耳啊。”

    “只是不知道,白莲教右使,楚青云,有没有和你在一起?”

    太子见陆行舟又开始针对薛红怜,这时候又反应了过来。

    他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这份委屈。

    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

    拦在了陆行舟的面前,冷声道,

    “陆行舟。”

    “抓了一个赵丛生,还不够吗?”

    “梨园春是本太子请进府里来听曲儿的,绝对不是白莲余孽。”

    “你别得寸进……”

    陆行舟猛地转身,吓的太子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口。

    陆行舟盯着他,笑了笑,道,

    “太子殿下,咱家证据确凿。”

    “梨园春,乃白莲余孽。”

    “他们的班主,楚青云,是当年的白莲教右使。”

    “而这位,江南名角儿薛红怜,更是祸害中的祸害。”

    “她身患绝症,花柳病,时常借着唱曲儿的机会,勾引朝廷官员,把这病传出去……已经害了不少朝廷文武官员了。”

    “您可不要被她的美色蒙蔽了啊!”

    “什么?花……柳……”

    太子原本还有些气势,听到这三个字,所有气势瞬间消失。

    眼睛也突然瞪大。

    脸色也唰的一下子就白了。

    花柳病?!

    而太子身后的那些阿谀奉承的官员们,也是脸色纷纷惊恐。

    一个个不由自主的朝着两边退散。

    花柳病这玩意。

    可是传染的。

    他们看向太子的眼神儿,一下子就变了。

    没有了丝毫的谄媚。

    全都是厌恶。

    如果陆行舟说的没错,那太子,肯定完了!

    一个的了花柳病的太子。

    不可能再继承大统。

    他们现在,甚至已经开始想退路了!

    “不可能,这不……”

    太子已经彻底慌了,他有些哆嗦着扭过了头,盯着戏台上一直没有说话的薛红怜,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咯咯……咯咯……”

    薛红怜大笑了起来。

    她一边笑,一边将头上戴着的那件公主王冠摘下来,狠狠的摔在了戏台上。

    金冠碎裂。

    珠玉飞溅。

    然后她盯着太子,阴笑道,

    “这太监说的没错,我,就是有花柳病!”

    “你这个废物。”

    “你完了!”

    “哈哈,哈哈……”

    薛红怜早就萌生了死志。

    这时候。

    陆行舟已经来了,当面揭穿了自己,她也就不在乎了。

    她根本都没想逃。

    所以,就直接也不隐瞒了,当场告诉太子。

    也恰好看看这位废物太子吓坏的样子。

    “不……不……啊……”

    太子果然是被吓的不轻,他眼睛瞪大到了极点,僵硬了一瞬间,脸色瞬间惨白。

    然后一声惨叫,直挺挺的晕倒了过去。

    哗啦!

    他把身后的那些桌椅都给砸翻了。

    狼藉一片。

    但可笑的是,那些方才围绕在他身边的官员们,竟然都迟疑着,没有一个人上去搀扶。

    花柳病这玩意儿,真的会传染的。

    谁也不敢碰啊。

    “真是个废物。”

    “狗皇帝没想到自己能生出这种货色吧?”

    薛红怜看着太子这般没用的样子,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咻!

    紧接着,她又是把唱戏所用的佩剑,抽了出来。

    对准了陆行舟。

    冷声道,

    “死太监,你想抓我们?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唰唰唰!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这戏班子后面,一下子便是涌出了数十人。

    每个人都是头戴白绫。

    手握兵器。

    煞气森然。

    这些人,都是白莲教的余孽。

    而为首那人,正是白莲教的右使,楚青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